抵制医生协助“安乐死”是福音的当务之急

我们该如何应对像吉莉安这样的人,他们认为没有理由继续活下去,他们希望生命结束,他们希望控制自己死亡的方式和时间?既然这个需求在我们当前的社会环境中显得如此直观和合理,那么有没有合理的理由反对这一做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