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事工
如何在这世俗时代服事千禧一代
2021-01-14
| Derek Rishmawy
德里克·里什曼与查尔斯·泰勒一起阐述了在世俗时代对千禧一代开展事工的一些挑战和机遇。
牧师们为什么会自杀?
2021-01-08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孤独、忧郁、精神疾病在牧师们当中也屡见不鲜,甚至带来自杀。
从旧约人物那里汲取道德教训是错误的吗?
2021-01-08
| Jim Savastio
吉姆·萨维斯狄奥为教导旧约的传道人提供了有关大卫和歌利亚、路得、参孙等故事在应用上的帮助。
教会是否已经在塑造基督徒的战斗中败下阵来?
2021-01-04
| Brett McCracken
基督徒更多地是被社交网络及其带来的结党所塑造,而不是被教会生活及教会用来培育基督徒的各种实践所塑造。
教会成员与非基督徒结婚
2020-12-28
| John Piper
约翰·派博牧师回答了这个问题:“当一个基督徒明知故犯地与一个非基督徒结婚时,教会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回应?”
我该花多少时间预备讲道?
2020-12-28
| Juan Sanchez
胡安·桑切斯列出了一个忠实的传道者应该对他讲道的每一段经文所提出的问题,以便为宣讲给定的经文做好充分准备。
全美最大的白人长老会如何成为一间多元族群教会?
2020-12-22
| Sarah Eekhoff Zylstra
一般常识认为从一个稳固的白人教会转变为一个多元族群教会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一个位于种族隔离严重的南方城市的白人巨型教会。
多方向防御的领袖面对的巨大试探
2020-12-12
| Trevin Wax
多方向防御的领袖使耶稣高于我们的“部落”。我们对神的敬畏和对耶稣的爱,必须胜过对我们失去地位或被人看为出格的恐惧。    
促成单一方向领导者的因素:恐惧
2020-12-12
| Trevin Wax
害怕错误走向,以及害怕失去地位,使得我们成为单方向而不是多方向防御的属灵领袖。
我也是个牧师,为什么我就这么没特色?
2020-12-08
| Matt Rogers
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给出了他尝试找到自己在讲坛上的声音和风格从而避免仅仅模仿讲道领袖的六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