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与艺术
在大数据的时代追寻智慧
2019-11-13
| ​Patrick Schreiner
帕特里克·史瑞纳解释:在这网路大数据的时代,基督徒可以向世界提供的是他们大君王的圣经智慧。
父啊,救我们脱离公式化祷告
2019-11-13
| Aaron Armstrong
阿姆斯特朗在本文中评论莫勒的新书《翻转世界的祷告》。
在谈论文化战略之前,我们更需要基督徒勇气
2019-11-08
| Matt Chandler
钱德勒鼓励那些担心我们文化变迁的基督徒以爱,正直和勇气来吸引文化。
真加尔文主义者如何争论?
2019-11-08
| Ray Ortlund
约翰·牛顿在本文中告诉我们,若被卷入论战,一位真加尔文主义者该怎么做。
视觉时代是否弄瞎了你的双眼?
2019-10-29
| A. Trevor Sutton
特雷弗.萨顿思考在时代如何看见。如果我们看太多智能手机和电视,那么,我们少看的又是什么呢?
列邦争闹之时基督徒当如何行?
2019-10-29
| Jordan J. Ballor
本文是乔丹·贝勒对约拿单·李曼的新作《列邦如何争闹?》的评论。
“另类事实”和轻信的怀疑主义基督徒
2019-10-18
| Trevin Wax
在一个充斥着“假新闻”,“另类事实”和有偏见的消息来源的世界里,基督徒需要谨慎对待媒体信息,避免成为轻信的怀疑主义者。
世俗世界对自由主义的反击如何唤起了人们对现实的醒悟?
2019-10-17
| Samuel D. James
美国自由主义阵营中的张力是对福音讯息的饥饿之痛,在反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挫败中,蕴含着传播福音的机会。
该隐的咒诅:旅行与我们想象的不同
2019-10-10
| Warren Cole Smith
旅行并非如我们想象的那样。人们对旅行或短宣的痴迷引发了两个问题,我们到底在逃离什么?我们到底在寻找什么?
审视《重审基督》
2019-10-10
| Dustin Messer
《重审基督》如实地展现了一个人非同寻常、引人入胜的信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