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你的情绪既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最不重要的
2019-05-27
| Alasdair Groves
愿我们的心成长为更像耶稣的心,愿我们的情绪能够一同成长!
如今我们都活在马克思的世界里
2019-05-27
| Carl Trueman
我们都受马克思的凡事皆政治思想影响,而信徒都应停止恶毒的政治攻击。
再谈《权力的游戏》
2019-05-17
| Kevin DeYoung
节目本身并不是重点,要紧的是背后的总原则。
圣经究竟提倡宽容还是提倡不宽容?
2019-05-07
| Josh Moody
虽然许多人认为圣经反对不宽容,但圣经实际上为他们提供了宽容的基础。
研究政治神学,并等待君王耶稣的再来
2019-04-23
| Jonathan Leeman
摒除我担忧的两点之外,我认为史密斯的书是均衡及有智慧的。
现代敬拜音乐如何或好或坏地塑造我们
2019-04-11
| Matt Merker
我们采纳的敬拜方式并非中性的;它们会塑造下一代的敬拜者。
“#我也是”运动能否驱使好莱坞重新审视其性观念?
2019-03-26
| Brett McCracken
Brett McCaracken分析在“#我也是”运动揭露的丑闻中,好莱坞会否改变它以性为消费品贩卖的角色。
为了促进同事关系,我是不是该看点电视?
2019-03-11
| Luke Bobo
为了福音的缘故爱我们的同事有很多方法,分享关于电视节目的对话只是其中之一。
宣教神学家纽必真的生平与思想
2019-03-06
| Bruce Ashford
本文聚焦于莱斯利·纽必真(1909-1998)并且思考他的榜样如何能帮助到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基督徒。
基督徒应对饮酒问题有更好的探讨
2019-02-20
| Joe Carter
酒精的有害使用不再是基督徒可以忽视的议题。所有的信徒,不管是属于禁酒派还是饮酒派,都应当共同寻求探讨酒精问题的办法,以便能够更好地服事我们的邻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