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为什么主日应当以讲道为中心?
2020-09-11
| Jeff Robinson
我们可以用戏剧、讲故事、音乐、访谈、艺术、视频和其他新技术、视频来取代讲道吗?
耶稣不是你的(美国)爱国楷模
2020-09-09
| Ameen Hudson
耶稣是天国的爱国者,而不是地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爱国者。
约翰·派博所在社区发生的骚乱
2020-09-0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这次骚乱的爆发地就在约翰·派博服事和居住的区域,教会做了什么?
自由、限制和快乐的“权利”
2020-08-20
| Trevin Wax
经历快乐的唯一途径是,放弃全面拥有快乐的可能性。
《小丑》说的是我们吗?
2020-08-14
| Brett McCracken
《小丑》这部电影中有令人深深不安的地方,我们要注意影片中对罪与暴力的描绘,并应对戏里戏外的世界、生活与文化。
LGBT自豪月如何成了宗教节日
2020-08-04
| Joe Carter
我们是要爱邻舍,与智慧独一的神站在一列,还是要与LGBT自豪月的造偶像者们结盟,实则在憎恨我们LGBT的朋友们?
更有智慧地读新闻
2020-07-29
| Bryan Weynand
我们需要知识和信息才能采取正确和明智的行动,然而过度的新闻消费往往造成焦虑、分裂、争竞和沮丧。
做自己热爱的事还是该做的事?
2020-07-21
| Bethany Jenkins
当有选择的时候,我们到底是该选择“做自己热爱的事”,还是做“应该做的事”?
基督徒应该如何对待观点不同的人
2020-06-19
| Roger R. Nicole
基督徒跟意见不同者讨论不应该带着拳击比赛那样的心态。拳击比赛者一门心思只想把对方击倒摧毁,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
美国常春藤名校的校徽与历史
2020-06-09
| 基甸
文化、思想、教育……也许可以拒宗教于千里之外,但很难跟信仰、跟世界观、价值观割裂。但愿常青藤与基督教的历史渊源,能够给中国知识分子一些另一个维度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