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
疫情过后,网上“教会”该不该继续?
2021-04-06
| Jay Kim
当教会的集体敬拜生活被放到原本承载我们娱乐的设备上时,许多以前习惯于上教会的人很容易就滑向了消费者的身份。
常见问题解答:新冠病毒疫苗基督徒须知
2021-03-23
| Joe Carter
通过对疫苗接种过程的基本了解,我们可以更好地做好准备,带领我们的家庭、教会和社区结束疫情。
爱看坏消息是什么罪?
2021-03-18
| Jeff Mingee
爱刷坏消息反映了我们内心怎样的邪恶和试探?
常见问题解答:新冠疫苗和治疗中是否使用了胚胎细胞
2021-03-15
| Joe Carter
本文是你应该知道的关于胎儿组织细胞的知识,以及使用它们来开发医药和疫苗的伦理问题。
教会聚会后的闲聊比我想象的更重要
2021-03-04
| Megan Hill
与那些与我们很不相似的人进行尴尬的对话永远不会是方便或舒适的,但它比我们想象的更重要。
教会是否已经在塑造基督徒的战斗中败下阵来?
2021-01-04
| Brett McCracken
基督徒更多地是被社交网络及其带来的结党所塑造,而不是被教会生活及教会用来培育基督徒的各种实践所塑造。
网飞的死亡观
2020-12-21
| Mitch Wiley
米琪·维利评论了最近两部关于死亡的影片《我想结束这一切》与《爷爷的死亡排练》。
危机面前,我们该讲什么样的道?
2020-11-03
| Phil A. Newton
当悲剧发生时,牧师应该做什么?他应该继续目前的讲道系列吗?费尔 ·牛顿对在危机中讲道作出的建议。
清教徒神学如何帮助了免疫学的发展
2020-10-21
| John B. Carpenter
清教徒神学家们从未想过了为拥抱圣经的真理需要而无视理性或科学的证据,他们认为自然之书与启示之书是没有矛盾的。
和孩子一起敬拜:全教会的事工
2020-10-16
| 谢昉
孩子聚会时吵闹?这不仅仅是父母要解决的问题,每一位成员都在其中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