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是否已经在塑造基督徒的战斗中败下阵来?
2021-01-04
| Brett McCracken

在2020年给牧者们带来的种种“惩罚”中,最令人沮丧的是疫情进一步加速了这样一种趋势:基督徒更多地是被社交网络及其带来的结党所塑造,而不是被教会生活及教会用来培育基督徒的各种实践所塑造。

在新冠疫情之前,这一趋势对牧师们来说已经成了一场艰难的战斗。数字时代,以及更广泛地来说是我们的世俗时代,极大地扩大了塑造基督徒的“思想视野”。教会越来越多地只是众多向基督徒生活说话的声音之一,一个教会主日聚会可能只占据了基督徒一周生活的两个小时。但播客、广播节目、有线电视新闻、社交媒体、流媒体娱乐和其他形式的媒体占据了他们一周90多个小时的时间

几小时的基督徒培育(在疫情期间甚至可能是零小时)怎么能与冲刷人们大脑的媒体潮水竞争呢?即使是服事最有果效的牧者,也在努力保护羊群不受众多声音的影响上有挣扎。牧者们感受到了这一仍在持续增长的挑战,而新冠疫情和大选带来分裂教会的后果只是进一步暴露了这一点。因此,一些人预测在未来几年内会有大批人离开牧者岗位

要警醒,但不要危言耸听

我们应该对牧者面临的压力感到震惊,但不要成为一个危言耸听的人。牧者为争夺羊的心灵而战,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耶稣警告说,狼会抢夺羊和赶散羊群(约翰福音10:12);保罗告诫以弗所的长老们要“警醒”那些不放过羊群的“凶暴的豺狼”(徒20:29-31)。对于牧者来说,“狼”的威胁并不新鲜。

这个时代的新挑战是,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一只羊都很容易受到数以百万计的豺狼攻击,而这些狼的公开或微妙的危险只需点击几下就能看到。任何牧师都不可能知道所有的狼。牧师不可能追踪任何一只羊的网上活动,更不用说数百只羊了。搜索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属灵战场,然而基本而言,这又是一个隐蔽的战场,在这里,争夺人心的战斗是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的。即使牧师想在这场战争中拿起武器,但现实是100人的会众就意味着100条战线,每个人的网络生活都不一样。难怪牧者会疲于奔命。

这一切在新冠疫情中就更糟糕了,因为搜索框战场的“隐秘”性变得更加隐秘。在社交隔离的这一年中,基督徒又被驱赶到更远的地方,进入一种完全在线的生存状态:从各种网络论辩的毒井中饮水,而这是对他们的灵魂有害的。基督徒基本上没有浸没在来自圣经的生命培育与牧养中,相反,很多基督徒沉浸在他们称之为家的网络回音室中。

这并不是说牧者应该期待自己对羊群的心灵和思想有专属的影响力,这种危险的做法会导致一系列其他问题。问题在于,在互联网时代,羊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机会向各种方向游走,追随他们不认识的牧羊人。这些牧羊人不了解这些信徒,也不能照管这些信徒,更不用说很多这一类的网络牧羊人后来被证实是豺狼。

牧者们要把被引诱到各种危险的意识形态方向上的羊收拢起来,有的羊被引诱到极左,有的羊被引诱到极右。某一天,牧师可能会收到一封来自一位保守派成员措辞激烈的电子邮件,威胁说要离开教会,因为教会已经相信了比尔·盖茨策划的虚假疫情报告。一个小时后,牧师可能需要劝说一位左派成员不要随便离开教会,他认为教会对特朗普总统那一周说的任何话都不够愤怒。

这种来自左右两边的压力让许多牧师感到受挫。有什么办法能给如此不一致的羊群带来连贯的基督徒培育呢?

牧师们能做什么?

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也许是21世纪教会所面临的最大的数字威胁,我们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给出一个全面的答案。但就牧者可以采用的战术而言,在这个谷歌时代如果想要在基督徒门训成长上获得进展,这里有几个想法或许可以引发进一步的对话。

第一,媒体习惯应该是门徒训练要关注的一个焦点。

牧者们,要帮助基督徒看到他们在网上消费的东西给他们的心灵带去了什么,向他们展示当他们的“媒体饮食”都是在党派政论、有线电视新闻和推特上时,会有多大的毒害。教导他们培养阅读良好媒体的习惯,建议进行数字禁食,鼓励他们走向更可靠的智慧来源(这就是我即将出版的《基督徒智慧金字塔》一书的内容),给他们指出值得信赖的在线资源,帮助他们看清不断刷新闻、用社会去解读属灵生活的背后是多大的空虚,把过多地刷社交网络和上网时间当作与其他成瘾一样的严重牧养问题,还要带着爱心指出正在塑造教会成员的网络习惯。 

第二,看重主日以外的门训培育。

虽然主日崇拜聚会是必不可少的,绝对不能忽视或轻视,但提供其他的基督徒门训和塑造机会也至关重要。这并不意味着教会必须进入拥挤的媒体“红海”与之竞争,好像要打造基督教版的网飞(Netflix)和抖音(TikTok)之类的东西。我不是要鼓励发明噱头或追逐技术潮流,我说的是以创造性的方式促进一种一周的节奏,以带来整个一周里以神为中心的社区、教育、美学、工作和休闲生活。这方面的重担并不完全落在牧师身上,但我们迫切需要新的视野,来了解21世纪培育基督徒群体的模样。

第三,去教会不仅仅是为了获得“内容”。

任何教会如果把自己主要设想为内容的供应商——给人们提供精彩的讲道、顶级的敬拜音乐体验——最终都会成为一个死亡的教会。在谷歌时代,只要点击一下,总会有更好的讲道和更好的敬拜音乐。但这样的在线“内容”——是的,即使是来自福音联盟的内容——永远无法取代教会,牧师们必须仔细思考这是为什么。地方教会能提供什么是谷歌搜索不能提供的?为这个问题提供有说服力、有吸引力的答案,是教会最迫切的问题之一。

牧师和教会领袖们,不要失去信心。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时刻,但这只是基督的新娘所面临的最新挑战而已。她会挺过来的。不过,是的,要对你分散在互联网上的羊群保持警惕和关注。但请记住,我们是羊群的管家,而不是它的主人或创造者。如果不是那位大牧人的给予,我们这些软弱的牧羊人就没有什么可以给予羊群的。那位大牧人掌管着一切,是祂在建立祂的教会,没有什么——包括疫情、政治分裂,甚至地狱之门(马太福音16:18)——会胜过她。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re Churches Losing the Battle to Form Christians?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门训
社交网络
新冠病毒
疫情
分裂
两极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