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面前,我们该讲什么样的道?
2020-11-03
| Phil A. Newton

按着圣经书卷连续性的解经式讲道能解决会众面临的所有需要和提供得救的智慧。透过年复一年地耕耘圣经书卷,牧者能处理坐在他们面前的会众常有和不常有的问题。   

但有的时候,不寻常的事情会发生。911事件后的那个主日,我正好在大学校园探访儿子,我们参加了北卡罗来纳州德罕(Durham, North Carolina)第一浸信会的敬拜。牧师安迪·戴维斯(Andy Davis)正好在讲解诗篇 46篇。他的讲章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上帝的主权、大能和那永恒不朽的城上。接下去的主日戴维斯回归他原先的解经讲道系列。911事件不同寻常的性质需要讲坛稍作变动,好让充满恐惧的心转向耶和华。   

从全球范围来看,每周都会发生一些地球遭到破坏的事情:有的国家发生内战、海啸卷走成千上万生命、飓风夷平海岸线、龙卷风造成破坏、洪水冲走社区、恐怖分子轰炸平民、地震造成城市崩塌、不公正令骚乱爆发、疾病肆虐各国……当社会的平衡因这些事情遭受破坏时,牧者应该针对性地讲论这些问题吗?  

在全球性疫情蔓延的今天,这是一个非常恰当的问题。  

指导性原则

牧师每周讲道的目标是顾及那些特殊的情况,并在审慎原则之下,讲论那些重大的文化事件。那么,我们用什么来指导讲台的教导呢?我要引用斯托得所主张的观点:“作为照料群羊的牧师,我们的主要责任就是‘喂养’他们。”

下面有三个指导性原则,这几个原则适用于所有季节的讲台喂养:

第一,传讲整本圣经全备的启示。

如果牧师耐心地每年都用解经式讲道逐卷讲下去,那么每个必要的题目最后都会被触及到。解经式讲道迫使牧者不得不去讲他可能会在主题性讲道时回避的问题。 

第二,逐卷解经帮助会众懂得如何阅读和诠释圣经。

解经式讲道就好像在培养会众的释经习惯。多听这样的讲道会让会众逐卷顺服圣经,教会成了他们验证圣经解读的实验室。   

第三,系列讲道建立起一个圣经神学框架,让会众学会正确地将经文应用在生命中所有层面。 

正如提摩太·凯勒(Tim Keller)所说:“讲道的重点,不仅仅是阐述教义,而是让人感受到教义的真实性,从而带来永久的生命改变。”  

逐卷解经式讲道遵循圣经作者的论点,主题,特质和独特性,教导会众分别创世记和约翰福音,罗马书和彼得前书,撒母耳记下和使徒行传各自的神学主题和特点。他们学会了如何在终生所有的问题上,应用合适的经文。    

当生命遇上困厄

但是,困扰时常会发生:一个深受爱戴的教会成员悲剧性的死亡、飓风摧毁社区、危机影响到国家和社会的结构、全球遭受病毒袭击……在面对这些和其他危机时,牧者可能需要适当地从常规的讲道系列中,短暂地停下来,将神的话语应用到当下的需要里。但在着急改变讲道系列之前,先问问以下的问题:   

  • 我是不是因为公众对近期事件的反应而中断了预定的讲道,因而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牧师需要评估这是否会导致他更经常地需要偏离原定的解经式讲道,以处理一些文化或社会议题。牧师是否准备好如何处理这问题,还是他只是在跟随流行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在 24 小时新闻不停转播的当下,这样做会不会让会众感到主导讲坛的是现今最新的新闻,而不是圣经的叙事?中断应该是特例、是鲜见的,在教导神的话语上更要看重逐卷解经式讲道。      
  • 比起研究圣经经文,我是否花了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文化事件或现象?我们生活在大量信息中,但并非所有信息都是好的或准确的。为任何特定事件阅读一堆材料都需要牧师大量的准备工作。说到底,牧师是根据上帝的话语提供帮助,还是只在为无休止地讨论当天发生的事件上简单地加上或引用一些经文和几点神学思想?后者可能会给社交媒体的追随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它却不会帮助到教会。  
  • 这一事件发生后给会众带来了多大的影响?有没有让他们在每天与主同行的同时还要在坚韧、盼望和喜乐上不断挣扎?在一些情况下,牧者可能需要暂停他的解经式讲道系列,用一两个信息,让会众转向经文的充足和神的信实上。例如,在新冠疫情流行之际,一两篇论述如何能不生活在恐惧之中的讲章就能适切地牧养会众。讲章会随着社区,会众,以及病毒不同程度的地区性传播有所不同。新泽西州的牧师可能比北达科他州的牧师更适合讲论这个问题。不过,在正常的逐卷解经式讲道框架内,即使不偏离既定书卷,讲章也可能有充份的机会被应用到当前的危机中。        

可以偏离,但不要过久

牧师是否可以偏离常规的解经式讲道系列来应对危机?毫无疑问,只要他认为这样做对会众是有益的,可以鼓励他们更深地相信神。但要止住恐惧,加强信任,燃点希望,这需要牧者尽快回到既定的讲道系列上。解经式讲道系列能提供养份,让会众的信心成长和迈向成熟。    

解经式讲道在混乱的时代里促进坚毅和稳定的信心。正如一位长老告诉他的牧师朋友,“我很高兴你通过继续讲论马可福音来传道,这让我们不是按照新冠肺炎来阅读圣经,而是按照圣经来解读我们目前的状况。” 


译:Casper;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Should We Preach During a Crisis?

Phil A. Newton(费尔·牛顿)在浸信会东南神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87年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会(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并担任主任牧师一职。他和他的妻子凯伦,有5个儿女以及6个孙辈。费尔著有一些书,包括:《训导教会:牧师和会众如何建立领袖》,与布莱恩·克罗夫特同著《举行以福音为中心的葬礼》,与马太·舒马克同著作《教会生活中的长老》,与以及与罗杰·杜克和德鲁·哈里斯合著的《为神冒险:约翰·班扬著作中的敬虔》。他还是东南神学院装备中心的客座教授。
标签
危机
讲道
苦难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