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网上“教会”该不该继续?
2021-04-06
| Jay Kim

下周我将去外地出差几天,这将是我自去年三月以来第一次离开我的妻子和孩子,当时的疫情大流行病使一切会议和旅行都停止了。虽然我很感激这样的旅行所带来的些许“正常感”,但与家人拉开距离居然令我有了陌生感,这让我感到震惊。当然,我会非常想念他们。在疫情之前,旅行时想念家人也是常有的事,可现在疫情之后旅行中的想念却变得更加强烈了。

像往常一样,我旅行的时候会安排每天的FaceTime聊天,对技术带来的这点好处我很感恩。我能看到他们的脸、听到他们的声音,让他们看到并听到我的声音,FaceTime是我们分开时的绝妙恩赐。但享受这份恩赐最关键的部分是渴望。当我们在数字设备上进行互动时,应当加深我们对重逢的渴望——对回到家、在一起、彼此拥抱并彻底真实地在一起的渴望。

教会也是如此。

本周末我们教会将在停止实体聚会整整一年后第一次共同聚会。虽然我很感激在线技术带来的方便,但这个困难的季节里,最有益处的恩赐就是对共同、实体的聚集。我们并不孤单。全世界的教会都开始以某种实体形式重新聚集,虽然不是所有的教会都准备好了再次聚会,但那些已经开始实体聚会的教会似乎都带着新的渴望。

这对在线聚会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当“实体教会”开始稳步回归时,它对“虚拟教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被误解的敬拜

教会的敬拜生活是而且一直是一种共同参与的聚集。在《圣经》中,希伯来语和希腊语中的敬拜一词反映了全身心的参与。它们的意思是鞠躬、俯伏、彼此亲手等等。圣经中的敬拜是一种崇拜和忠心的体现。虽然它可以包括唱诗,但并不只是指唱诗。它当然更不意味着“一边看着台上的歌手,一边偶尔跟着哼唱”,这是现代基督教敬拜带来的普遍做法。

我们过去一年中就“网络教会”进行的各种教会论探讨就显出了这种误解。当教会的集体敬拜生活被放到原本承载我们娱乐的设备上时,许多以前习惯于上教会的人很容易就滑向了消费者的身份。早在2020年3月之前,我们的教会生活其实就已经体现了“参与”和“被动”这两者之间的张力,但至少我们还是在一起,亲身经历、肩并肩共同敬拜。现在,我们却可以呆在令自己感到舒适的地方,作为孤立的受众,点击着个人定制的按钮、消费着敬拜内容。

混合架构

当我们想要为“虚拟教会”、“网上聚会”的未来导航时,我们必须仔细考虑这种媒介的缺点。疫情后的未来教会很可能是一个混合架构的教会,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对于我们自己教会来说,这主要是因为许多人还没有准备好亲身出现在将来的几个聚会里。

当教会重新聚集起来,并再次参与到激发我们会众参与的努力中时,教会领袖们最好以同样的紧迫感来对待网络聚会中的敬拜表达。我们不应该只是简单地提供内容,而应该把重点放在激发参与者的行动上——无论是当面还是网上。例如,定期邀请大家起立、跪下、举手、祷告回应、拿起主餐饼和杯,这些动作可以简单而深刻地破坏我们默认的消费者姿态——把受众变成参与者。

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创造性地、深思熟虑地设计我们的敬拜礼仪,以减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机会,这将是非常重要的。但最终,对于那些继续使用在线聚会的人来说,我们必须向我们的共同体说明,网络“聚会”只是一些人的必要妥协,但不是所有人的方便选择。我们需要明确优先次序的重要性:对于所有有行动能力的人来说,有形的、面对面的聚会必须再次成为优先。

共同的喜悦

作为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我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长期与世隔绝的心理和情感准备。甚至有一部分的我,还有点期待这种强加的孤独。但我对这种孤独所带来的压力感到不快,不过最让我吃惊的是快乐的不断消耗。我没有意识到,我的喜乐曾经并继续与基督徒群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戴维·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在《第二座山》The Second Mountain: The Quest for a Moral Life)中这样写道:“快乐往往涉及到一些自我的超越性。需要你和其他一些人或实体之间的‘皮肤屏障’褪去,令你觉得融合在一起。”我想说的是,这还包括了我们之间的数字屏障也褪去的时候。快乐不同于浅薄的、短暂的幸福感,后者可以被单独人为制造出来。当我们从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中解脱出来(数字技术放大了这种倾向),沉浸在更大的故事中时,真正的喜乐才会产生。

人们喜欢把尼希米记8:10的经文印在咖啡杯和保险杠贴纸上:“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但我们常常忽略了这话是尼希米在所有神的子民聚集在一起敬拜时说的,这句话的背景是共同、实体的聚集。

经文告诉我们,百姓听到神的话被读出后集体哭泣,为自己的罪而忧伤痛悔,然而尼希米指示他们:“你们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预备的就分给他,因为今日是我们主的圣日。你们不要忧愁,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 

“你们”是复数人称代词,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一起得到的力量,就像一个人一样。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在孤立无援中失去了很多。网络技术将我们脆弱地联系在一起。但这还不够。还有悲伤、欢喜、盛宴,以及很多很多的所有事情,这些都需要实体、共同地在一起,并完全作为一个身体而行。愿我们的渴望能带领我们回家,回到上帝身边,回到彼此身边。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Online 'Church' Continue After the Pandemic?

Jay Kim(杰伊·金)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兹的Vintage Faith教会服事,负责教导和教会带领。
标签
网络
新冠病毒
疫情
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