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向防御的领袖面对的巨大试探
2020-12-12
| Trevin Wax

在前面的文章中里,我们研究了“单方向防御”的危险和普遍性——就是当一个领导者熟练地抵挡从某一方向出现的危险,却可能会忽视或忽略来自其他方面的危险。请参阅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当受到害怕走上错误方向和失去领导地位的恐惧驱使时,我们很容易陷入不平衡的,单向防御的领导模式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详细地研究了这些恐惧。当危机来自你和你的追随者过往习惯的相反方向时,在你发出那些不受欢迎的警告同时,你也要预计自己会因对一些你先前警告过的危险宽松而遭受指责。人们质疑你的合理性,因为你看来似乎有一点儿相信敌对“阵营”所关注的东西。   

非黑即白的部落主义

之所以有这么多人对来自不同方面的危险警告没有耐心,是因为在我们社会中大部分人陷入了一场 “非黑即白” 的斗争观。我们会怀疑自己“部落”以外的人的关注点是否有道理。有些人不是因寻求共同的目标,而是因同样地鄙视他们的对手而更加团结。举例说,在政见的两端,许多民主党和共和党人发现,比起政治上的特殊纲领,对另一方共同的鄙视更能让他们团结  。    

在福音派圈子里,我们许多网络上的争吵似乎都是由类似的情绪驱动。在福音主义的圈子内,对另一方 “阵营” 的人提出怀疑或中伤是可被接受的,但是一个阵营的领袖如果敢于这样说另一个阵营:“我认为他们的观点很对,我们应该考量这个批评。” 这样的承认就是背叛了己方的根本,让对手有机可乘!  

难怪我们更喜欢单向防御的领导方式。因为这样更容易、更简单。要么全对,要么全错;非黑,即白。你说服自己忠于对抗面前看到的危险,却丝毫没担心你正后退到你身后的危险中。   

多方向防御的领袖会受伤 

当一个牧羊人很仔细地审视田野四周,发现野狼正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侵袭群羊时,会发生什么事? 

如果领导人意识到单向防御的危险,拒绝被恐惧俘虏,决定踏出一步,发出多个方向有危险的警告,又会发生什么事? 

通常情况下,转为多方向防御的领袖,会被看成“出格”,会招致其他领袖或部分追随者的愤怒。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极端化的时代,多方向的警告,可能会令别人质疑你的神学方向和整体的合理性。    

  • 这种多方向的警告是否预示着这位牧者的神学开始滑坡? 
  • 这位领袖现在是否对神学脱离常轨持开放态度? 
  • 领袖是否忽视了他一直都在警告的危险?  

就这样,多方向领袖发出的警告——并没因其原意是保护羊群免受多方面的危险而受到赞赏——反而积累起来,成了牧羊人 “走迷” 的证据 。  

受伤领袖面对的试探

讽刺地,这类型攻击路线,一开始时可能是完全错误的, 最终却导致自我实现。这些批评,实际上可能令多方向防御的领袖比之前更容易迷失。以下是这样一个情景。:

当身中那些曾经与你友好的人射来的箭时,你深深地受到伤害。因为“出格”而带来的痛苦,让你倾斜向那些曾经在类似情况下,经历类似伤害的人。然而,你以同情那些属于其他神学或政治 “阵营”的人,替代接受那些和你一样感受过反对和背叛刺痛,却仍和你有着相同信念的人的辅导。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受伤的牧羊人往往互相激起彼此最糟糕的冲动。自怜——一种微妙的骄傲形式 ——往下扎根。在友谊建立在同情经验,而不是在坚守真理的背景下,你的伤口得到了护理(而不是愈合)。   

在眼泪而不是在真理中合一

这里是多方向防御领袖的巨大危机:同情盖过了信念。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你在伤害和痛苦中感到同志情谊的人,可能就是那些会令你回到单向防御领导模式的人。只是现在你警告的方向,与几年前的正好相反。你在神学上的老对手,成为你新的感情盟友。举例说,那些以往曾警告神学左倾的坚定保守派,现在只敲响了关乎右翼问题的警钟。由于惊觉从你忽略了的一方来的危险,你向那新的方向发出警告,却停止处理你过去经常(正确地)警告过的危险。   

随着时间推移,你有了一群新的追随者,他们被你新的单向防御领导所激励。最终,推动单向防御的恐惧,现在以反方向运行,让你放弃了以往持守的信念。

神学上的妥协通常不是从信念改变开始。它不是以放弃圣经的权威开始,也不是从对圣经文本有新的诠释开始。它往往是从与新盟友团结一致的感觉开始。我们的信念不仅仅是在脑海里形成,也是在社群里形成。多方向防御的领袖面临的危险,就是当我们灵里受到伤害时,会放弃让我们问责的社群,转向那些向我们发出欢呼声,并同时让我们在信念上妥协的新群体。   

耶稣在部落之上 

在为这个系列作结时,容许我重申,我们非常需要能从单向防御转变为多向防御的领袖。我们需要聪明和亲切的,目光能超越俘虏了我们的政治和神学部落主义的牧羊人。但是,在我们追求多方向防御领导的同时,我们必须持续地意识到,有关代价是失去在那些我们渴望得到尊重的人群心目中的地位。我们同时也要小心那些因对抗旧朋友而结交的新盟友的诱惑。  

多方向防御的领导让耶稣高于部落。我们对神的敬畏和对耶稣的爱,必须胜过对失去地位或出格的恐惧。我们对圣经托付的服从性,必须强烈到愿意公然反抗任何会削弱大使命或十诫的人为分类。必须永远摆在面前的,是承认我们都犯了罪和极度地需要耶稣。不然,骄傲这可怕的敌人,会夺走我们灵性的效用。教导人们的呼召,必须先于保护自我影响力的愿望。我们跟随耶稣,比起别人跟随我们更加重要。 

最重要的,是我们对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和被高举了的信心,必须促成一种以十字架为中心的领导方式,以致我们能因认识耶稣和服事他的子民这永恒的财富,放弃在地上所拥有的地位。 


译:Casper;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The Great Temptation for the Multi-Directional Leader

Trevin Wax(特雷文·瓦克斯)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惧怕
试探
领袖
多方向
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