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能够提防来自多个方向危险的属灵领袖
2020-07-06
| Trevin Wax

作为一个运动的福音派似乎越来越分裂和两极化,特别是在政治和神学上的一些论题上。

福音右派人士看出进步主义和自由主义的问题,而中间或左倾的福音派则体认到基要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危险。我们的恐惧本性,加上在参与神学争端时的自信,导致我们在自觉最有效的观点上,更易倾向于发生冲突。造成的结果是,我们对来自某一个方向的危险越来越能勇猛对付,在防御其他对教会造成威胁的方面,却仍然薄弱。

我们受的剑术训练只向一个方向挥舞,使得我们从不转头看争战的全貌。我们需要的是,能够认清问题、应对挑战、和对抗来自多方向危险的属灵领袖。

多方向领导的示例

上个世纪,约翰·斯托得推动了一个教会使命的观点,目的在避免来自不同方向的危险:一则忽略社会事工(他在保守派中看到的试探);或者,以社会事工取代了宣讲福音(他看到中间派、和解放神学圈子里的倾向)。斯托特的《信仰与社会责任》(Christian Mission in the Modern World)一书,试图规划一条合乎圣经的路线,拒绝错误选择和简化主义。

斯托得所提出他个人对于教会使命的建议,它的功劳值得讨论,但是到如今,它已成为学者之间在细枝末节上的争辩了,例如克里斯托弗·莱特(Christopher Wright)和约拿单·李曼( Jonathan Leeman)之争。辩论的核心揭露了当前福音和社会正义有关的一些争议。

即使你像我一样,认为斯托得的观点需要批评和修正(温和如他,仍欢迎反馈和分歧),也不要忽略我支持斯托得的主要原因。我的观点是:斯托得在福音派是具有影响力的,他在辨认和避免来自各方向的危险这方面,受过良好训练。他既不是保守派战士,受的训练只在发现自由主义的危险,也不是进步派支持者,受的训练只能与基要派的愚蠢斗争。他对圣经的忠心与委身,让他能够警觉到针对教会从各个角度而来的问题。

譬如,当1968年受邀在世界基督教协进会上发表演说时,斯托得就他所看见的,以社会事工为重以至于取代或消弱福音传讲,会有失去平衡的危险,他指责与会者:

“大会殷切的关注当代世界的饥饿、贫穷、和不公义的现象,本该如此,我自己也被感动。然而,我看不到对人们灵魂的饥饿,有同样的关怀与怜恤……教会的第一要务.......成千上万的灵魂,因为没有基督,正走向灭亡(如基督与他的使徒一再告诉我们的)……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宣称承认耶稣基督为主,而主耶稣基督差派他的教会去传讲好消息,使人做主门徒,我看不见这个大会整体上渴望服从他的命令;主耶稣基督为拒绝他、不愿悔改的城市哭泣;我看不到大会流出这样的泪水。”

斯托得直接反对那些把使命淡化为社会服务的人,但几年过后,透过1974 年在洛桑大会的演讲,以及随后在1975年一次委员会会议上,进行激烈辩论,斯托得也当面指责另外一批——包括葛培理——那些认为大使命主要、或完全只在于传讲福音,而忽略教会社会服务的人。

再次,我不是要宣传斯托得的特有立场,而是举出这位重要人物作为榜样,一位能够预见、并应对来自不同方向对教会威胁的领袖。他可以在一个大会中坚决反对把福音简化为社会福音,而在另一个大会中,坚决反对极端的基要主义。

单一方向战斗

今天我所担心的是,福音派领袖在对付来自单一方面威胁教会的危险时技术高超。而更糟糕的是,福音派似乎偏爱这样的领导人:只指出单一方向的危险,却看不见近在咫尺的盲点,也不提出警告。

结果是:害怕陷入政治上寂静主义、或神学上基要主义的福音派领导人,对任何可能沦于右派的事,特别警觉,却在不知不觉中落入左派的陷阱和圈套。同时,对社会福音、或自由派神学忧心的保守派领导人,往往会避免任何可能偏左的意见、或同工关系。他们在这些议题上的回避退缩,会不自觉的走上民族主义和孤立主义的意识形态陷阱。(科林·汉森的《盲点》Blind Spots一书更深入地警告了这种趋势。)

多方向防御的属灵领袖

我们需要的是能够从不止一个方向抵御威胁的属灵领袖。我们需要的领袖,不怕抵触任何政治或神学立场,愿意坚持圣经、无畏地宣讲真理,这些真理能够直击我们罪恶、失败、和失能的根本原因。我们需要不会让恐惧决定他们的神学言论、或决定他们对文化看法的领袖。我们需要灵巧又节制的领导人,挑战无论来自何方,任何有问题的立场。

不幸的是,今天福音派的文化—— 部落主义、对机构的忠诚、社会定位、网络习惯、社交媒体形象、以及在小圈圈里安安舒舒的愿望——使我们即不鼓励也不表扬这类的领导人。我们寻找合我们意的声音,对任何可以让我们“这一边”得分的,我们把他提升为“先知”;同时,不加注意,也无法对抗隐伏在我们身后,各种来自多个方向,对教会造成的危险,容让“新妇”受到以不同样貌呈现的时代精神带来伤害。

温斯顿·丘吉尔对于灵巧,做过一种描述。如果仅仅看一个人的表面,可能会困惑,除非他看出那是因为深层的一致性所带出的结果。这种灵巧能排除人为的界限,也防止因为领导人只有单一目标而带来抗争上的危险。他说:

“一位杰出的领导人,面对不断涌来的事件,犹如在湍急河水中,一心要稳住船身,保持平衡的行驶在航线上,也许一下子要把重心偏向一边,过一会儿又要把重心偏向另一边;当事件互相抵触时,他的不同论点看來不但在性质上不同,精神上矛盾,而且方向也相反,然而,他的目标将始终保持不变。他的决心,他的愿望,他的观点可能没有改变,他的方法可能听起来不调和,但我们不能说他不一致。事实上,这可能是真正的一致。一个人在变化不断的情况下保持一致的唯一途径是,随着情势一起改变,同时持守同样的目标。”

我们需要的领导人是,在当今能把重心放到一边,之后会倒向另一边。在一个特定的季节,强调一个特定的神学真理,之后,又强调另一个不同的真理。基督教的领导需要依据圣经构成思考,以及对当前文化的深刻理解,以便知道该说什么、什么时候说;强调什么、如何强调;以及面对什么挑战、在何处面对。我们需要对圣经和时代都有充分了解的属灵领袖,看到来自不止一个方向的威胁。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e Need Leaders Alert to Dangers from More Than One Direction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危机
教会
属灵领袖
危险
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