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天很难培养面对多个方向危险的领导力?
2020-07-29
| Trevin Wax

几周前我写了一篇文章,讲到属灵领袖需要提防来自多个方向的危险。在那篇文章中,我提出我们只受过面向一个方向挥剑的训练。因此,我们从来没有转过身来对整场战斗有更全面的了解。我们需要的是能够识别问题,应对挑战并反对来自多个方面危险的属灵领袖。

在那篇文章中,我以约翰·斯托德(John Stott)为例说明了这种属灵领袖(近来很少见)是怎样的。斯托德发现并警告了多个方向上教会正在面对的的危险。1968年,他谴责普世教协(World Council of Church)把社会事工排在优先地位,甚至绝口不提口传福音的重要性;几年后,在洛桑会议上他又坚持将社会服务作为教会宣教的一部分,并反对“仅仅口传福音”的做法。所以,我们可以说在前一次会议上,斯托德努力反对简化主义的社会福音,而在后一次会议上,他又努力反对简化主义带来的原教旨主义。

无论您是否同意斯托德的观点(我并非全部同意),我希望您同意我的观点,即我们需要可以左右开弓的属灵领袖,他能够注意左边的危险,也能留意来自右边的危险,而不是仅仅面向一个方向的敌人。我称之为“面对多个方向危险的属灵领袖”,为什么今天这样的领袖那么少见呢?

互联网是罪魁祸首吗?

有一位朋友告诉我,他认为社交媒体创造的环境和可依赖的网络资源会阻碍属灵领袖在与特定人群互动时展示提防来自多个方面的危险。他是这样说的:

过去,当一个属灵领袖向特定人群讲话时,他或她认为所说的信息是专门针对这一人群的。信息的内容重点放在这群听众的优势和劣势上,演讲者的赞扬或警告将仅限于在场的听众。

(这就是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斯托特在向普世教协理事会发表讲话时听起来像是一个火热的原教旨主义者,而在向洛桑发表讲话时却听起来像是一个基督教慈善机构的发言人。他了解听众,因此他针对在场的人群量身定制了自己的言论。)

现在大家都在听

今天的世界是不同的。由于会议演讲在互联网上可以看到、小组讨论实时直播以及社交媒体报道会迅速传播,即使大会不开什么发布会也是如此:某个领袖所说的任何话都可以被抽离上下文、被另一群听众从另一个处境中去理解,从而得出荒谬的结论或假设。

想象一下,一位以在正义和种族问题上发言著称的领袖在一次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的会议上,就许多与会者最容易受到的极端理论和不合圣经的意识形态发出警告。对这位领袖所属的群体所发出的这样一个合理且有针对性的警告,可能会在网上被断章取义,被那些强烈地想要在“福音”和“社会正义”之间保持区别的人当作证据。因此,这位属灵领袖不得不在社交网络上作出澄清,并解释原来警告的性质,同时防止在社交媒体风暴中,网络会硬生生制造出一个他其实并不同意也没有说过的新立场。

想象一下,同样的事情发生也可以变成相反的版本。一个以总是指出自由派威胁或社会事工取代福音的危险而闻名的属灵领袖,站在一群志同道合的传道人面前,警告来自保守右派的危险——白人民族主义的复苏或冷漠的社会良知、忽视耶稣所说爱人如己的应用等等,那又会怎么样呢?

抹黑领导的过程

由于所有所说的内容(无论目标受众是谁)都有可能在网上传播开来,因此我们所有的话语都有可能脱离上下文,并通过Twitter或Facebook传递。可悲的是,许多在这种情况下引用这位领袖的人会指出另一个方向领袖的例子,以此来抹黑他们所说的一切。

一旦一位属灵领袖表现出了抵抗多方面威胁的能力和愿望,曾经在某个方向上支持这位属灵领袖的人就会感到遭到出卖,然后抓住这位属灵领袖的言论并编织证据表明这位领袖现在属于“敌对阵营”了。(毕竟,如果您向右挑战,就会被看作是自由派,如果你向左提防,就会被看作是种族主义者或者原教旨主义者。)接下来就是抹黑的过程,我们最需要的属灵领袖类型往往就是我们不想要听的领袖。

适应这种两极化

然而,我们不能将所有这些归咎于社交媒体。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过,许多福音派人士比较喜欢听那些只反对来自一个方向威胁的领袖。我们高举那些确认我们的偏见而不会挑战我们预设前提的人为“先知”。一旦他们的言辞挑战了我们,我们就取消对那些人的“关注”——即便我们过去曾经从他们的事工受益。我们宁愿看轻他们的信誉,也不愿接受他们的建议。

这对我们许多领袖有什么影响呢?现在,公开声明变得比其他沟通方式更“通用”。属灵领袖不再为特定的受众讲话,因为他们知道每个人都可能一直在听。

此外,属灵领袖知道避免误解会处于更安全的立场,而避免被误解的唯一方法就是只说出大家都想听的话。换句话说,如果他们以在一个方向上抵御威胁而闻名(同时还以在单向战斗中的出色技术而闻名),那么就很容易留在那条路上,以不断发出定向警告,并避免与最有可能绊倒其追随者的特定陷阱说话。

这样,我们大家都按照我们继承的两极分化规则进行游戏。我们接受这些新的限制,采用世俗的分类,并满足于那些同意我们只对来自一个方向威胁进行评估的掌声。可悲的是,我们对两极分化的适应只会增加两极化的力量,而且使属灵领袖更加难以以必要的技能和勇气来抵抗来自多个方向的威胁。

这问题该怎么办?我有些主意。我将在后续文章中提供一些建议。


译:Angel La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Multi-Directional Leadership Is Difficult These Days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危机
属灵领袖
网络
挑战
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