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堂
植堂时我该讲哪卷经文?
2020-11-17
| Wes Pastor
威斯・帕斯达尔写到教牧书信为何是一个年轻教会的讲章系列材料的不二之选。
耶稣爱小而“不起眼”的地方
2020-09-04
| Douglas Phillips
Douglas Phillips(道格拉斯·菲利浦斯)通过史提芬·维特玛(Stephen Witmer)的书《小地方,大福音:被遗忘群体中的事工为何重要》分享在小地方做福音事工的重要性,挑战常见的“城市优先“福音事工模式。
贝鲁特废墟中的绝望与光明
2020-08-19
| Marwan Aboul-Zelof
贝鲁特爆炸给当地教会带来了破坏,同时也带来了机会。
不要掏空或删减福音
2020-08-17
| Bill Riedel
很多时候,我们教会中的人更多地被政治观点和纲领所影响,而不是被有关公共生活中的正义的圣经教导所塑造。
我为什么选择做一个带职牧师?
2020-08-04
| Sam Whitehawk
山姆·怀特豪克在本文中分享他选择成为一个带职牧师的三个原因。
带职牧师的两难处境
2020-08-04
| Darryl Williamson
在神学和实践上,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带职牧者?是否应该赞扬他们的牺牲和他们所背负的特殊重担?还是应该挑战他们,让他们把生命完全交托给神对他们的呼召?
牧师的妻子如何与沮丧争战
2020-04-27
| Amie Patrick
情绪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有用的工具。通过用圣经真理处理这些情绪、与智慧和敬虔的人相伴,会导致自我关注的减少而不是加添。
照圣经所说的福音
2020-04-21
| 何之是
我们需要继续回到圣经对福音的表述,那就是“福音是照圣经所说的福音”。
每个植堂者都应该为受苦做好准备
2020-04-21
| Adam Ramsey
亚当.拉姆西讲述植堂中的受苦,并列举三项他学到关于神在我们的受苦中作工的功课。
为什么我改变了对筹款的看法?
2020-04-15
| Betsy Childs Howard
植堂筹款不是干扰植堂者的日常工作,而是邀请人用祷告和奉献参与植堂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