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神学的两个主要分支
2021-06-22
| Justin Holcomb

你听过“另一种改革宗神学”吗?对于改革宗的复兴(Reformed resurgence)这一运动,许多人只知道改革宗神学在历史中留下的广泛影响力。可悲的是,由于约翰·加尔文的传承不知不觉遭到了断章取义,所以市面上有许多关于“加尔文主义”的片面理解。很多时候,改革宗神学被简化为了“加尔文主义五要点”:完全堕落、无条件拣选、有限的救赎、不可抗拒的恩典和圣徒的坚韧。虽然这种强调上帝如何拯救罪人的教导有其价值,但它未能在广度上抓住改革宗神学传承的全部。从约翰·加尔文的神学中发展出来的改革宗神学有两个主要分支:苏格兰加尔文主义和荷兰改革宗。苏格兰传统非常注重救赎的教义和救赎秩序(ordo salutis),而荷兰改革宗传统更强调世界观、文化参与以及耶稣在生活各方面的主宰地位。考虑到它们的共同来源,这两个分支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有冲突。因此,让我们对苏格兰和荷兰改革宗的神学传统进行一次简短的考察。

苏格兰传统

在宗教改革早期,牧师-神学家约翰·诺克斯(1514-1572)是试图改革苏格兰教会的某一团体成员。然而,他对宗教改革的参与导致了他的监禁和最终流亡。在流亡期间,他去了位于瑞士日内瓦的约翰·加尔文“行动基地”。在那里,诺克斯迷上了预定和拣选的教义。他最终回国,成为开创苏格兰教会的主要人物,苏格兰教会也是长老会的源头。苏格兰改革宗神学传统中的后几代人(包括英国清教徒,如理查德·巴克斯特和约翰·欧文)因为宣讲可怕的地狱、严格执行教会纪律、深入教会成员的私人生活,以及压制艺术而广为人知(事实上,这些认知并不完全公平)。美国神学家,如伟大的爱德华兹也受到苏格兰神学和哲学的影响,并同样因此获得了批评。每一种常见的批评可能都有一点道理,但很多做法是在独特的文化环境中产生的,不应该成为评判苏格兰改革宗神学的唯一标准。一些苏格兰改革宗神学后来走向了极端加尔文主义,但其最初的认信(比如1560年苏格兰信条)坚持了教会的宣教本质和神学的福音性重点。苏格兰改革宗的教义从未与实际生活分开。苏格兰神学家们最终以《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作为他们的教义标准(在圣经之下),并寻求将这些伟大的神学真理落实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

荷兰传统

加尔文主义在1560年代宗教改革第三次浪潮中来到了荷兰。荷兰加尔文主义贡献了一些最重要的早期改革宗信条和文件,例如1561年《比利时信条》(Belgic Confession)为荷兰改革宗教会提供了最初的规范,1563年的《海德堡教理问答》(Heidelberg Catechism)促进了荷兰和德国改革宗之间的团结,1619年的《多特信条》(Canons of Dort )成了一个改革宗大公会议的结论。随着时间的推移,荷兰改革宗教会渐渐陷入神学自由主义。然后,在19世纪末,新加尔文主义者,如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赫尔曼·巴文克(Herman Bavinck)和路易斯·伯克富(Louis Berkhof)的工作塑造了现在被称为荷兰改革宗的神学。虽然荷兰改革宗的思想与更广泛的改革宗传统有许多共同之处,但有几个特点使它与众不同。道格拉斯·威尔逊(Douglas Wilson)的名言“全部生命属于全部的基督”("All of Christ for all of life")和凯波尔的名言“整个宇宙没有一寸土地不是耶稣指着宣告‘这是我的’”,这两句话是对荷兰改革宗神学的最佳总结。凯波尔主张基督对所有生活的主宰权,并敦促基督徒不要把文化和社会的某些领域视为“世俗的”。他认为,上帝在不同的创造领域建立了权力结构,认识到这些领域之间的界限可以维持和平衡社会的正义和秩序。根据凯波尔的观点,神在地上的治理是通过祂的教会在文化中的忠实存在而实现的。这一信念导致荷兰神学家强调基督徒的文化行动。凯波尔希望基督徒们明白,每个世界观都有独特的哲学预设,而基督教的预设决定了信徒在生活的每个领域应该采取的行动。由于上帝的绝对主权,基督徒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能体验到上帝的恩典,而不仅仅是在教会生活和敬拜上。荷兰改革宗神学的高潮可以说是伯克富《系统神学》(悄悄告诉你:我第一次接触改革宗神学就是17岁阅读伯克富作品的时候)。荷兰改革宗神学与美国的老普林斯顿神学(来自苏格兰加尔文主义传统)有着重要的共同点,但他们在某些方面有很大不同。荷兰改革宗认为,人没有宗教中立、“客观的”理性能力。这意味着信徒和非信徒之间必然没有共同点。这使得护教学更多是世界观的冲突,而不是关于证据的辩论。

相互补充,而非相互矛盾

苏格兰改革宗与荷兰改革宗在他们关注的焦点上似乎相差甚远,但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这两个传统发展时的明显不同的文化环境。荷兰神学家面对的是一个在19世纪屈服于现代主义和神学自由主义的教会,并试图在他们在美洲大陆的新家园同时找到一个文化家园。因此,我们应该期待他们强调基督对当时的意识形态的最高统治,以及他们对文化的谨慎构想。在某种程度上,荷兰改革派神学应用了宗教改革的广泛原则,苏格兰改革宗则更注重宗教改革的主要教义,而不是将其具体应用于新的文化环境。此外,苏格兰改革宗将最初的宗教改革带到了周边地区,这也解释了他们对宣教的重视。然而,即使在这些不同的关注点上,苏格兰和荷兰改革宗的神学家们都注重使人成为门徒,并将福音带到他们周围的世界。这两个传统都为今天的改革宗复兴运动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范例。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wo Major Streams of Reformed Theology.

Justin Holcomb(贾斯丁·霍尔寇姆)是圣公会牧师,任职于改革宗神学院(RTS)及戈登-康维尔神学院(GCTS)的神学教授。他著有《认识信条和会议》(Know the Creeds and Councils)、《认识异端邪说》(Know the Heretics)、以及《上帝的恩典》(On the Grace of God)等著作。贾斯丁还曾与妻子琳赛(Lindsey)合著《这是我的错吗?》(Is It My Fault?)、《摆脱我的耻辱:性侵犯受害者的希望与医治》(Rid of My Disgrace: Hope and Healing for Victims of Sexual Assault)。
标签
神学
改革宗
苏格兰改革宗
荷兰改革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