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
加尔文教我们的八堂讲道课
2021-05-10
| Ray Van Neste
瑞·凡·奈斯从约翰·加尔文的讲道中截取了八个教导释经讲道的重点。
一位长老会神学家如何塑造了我这位浸信会牧师
2021-03-22
| Jeff Robinson
在这篇文章中,浸信会牧师杰夫·罗宾森回忆史普罗的著作和事工给他带去的影响和造就。
要感谢我(不够归正)母会的七个理由
2021-02-15
| Jeff Robinson
我是一个加尔文主义者,我从前的母会则从来都不接受加尔文主义,但我仍然要为它感恩。
为什么我改变了对婴儿施洗的立场?
2020-05-26
| Sean Michael Lucas
卢卡斯(Lucas)认定新约中神做工的模式是与家庭打交道,并给予这些家庭洗礼的记号。
为什么我改变了对婴儿洗礼的立场?
2020-04-22
| Liam Goligher
圣约儿女与世界分别,并从小认识神,那么是什么将他们和这世界有分别?难道不是他们的洗礼吗?
清教徒——优秀的新教徒还是偏执的道德主义者?
2020-01-21
| Thomas Kidd
本文是托马斯·基德为迈克·温斯普所著新书《热烈的新教徒:英格兰和美国清教主义历史》(Hot Prostestants: A History of Puritanism in England and America)写的评论。
《改革宗伦理学》:一本重见天日的巴文克手稿
2019-09-18
| Brian Mattson
被重新发现的巴文克伦理学手稿是一座无价的宝库
第三千禧年事工:非同寻常的神学院
2019-09-0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本文讲述皮洛与柏瑞特在二十年前如何开始一个免费的归正神学院的故事。
无论苏联对西伯利亚的计划是什么,神的意思都是好的
2019-08-3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教会在俄罗斯的近100年历史,见证了上帝的护理。
《加尔文主义者》:透过一部纪录片回顾改革宗复兴运动
2019-03-18
| Brett McCracken
2017年是宗教改革五百周年,改革宗复兴运动一如既往地依然活跃。这部新的纪录片就其原因进行了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