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第8章如何让我成了加尔文主义者
2020-03-05
| Justin Dillehay

直至今天,每当我站在讲台后面,说出类似 “所有的真圣徒都必定会坚忍信靠到底,真信徒不会失落” 这样的话时,还是忍不住要掐自己。我心里暗笑道,如果22岁的我听到自己现在所说的,会作什么评论呢?

正如你想到的,我以前并不是加尔文主义者。

我在自由意志浸信会传统(Free Will Baptist,暨跟随阿民念主义神学的浸信会)中长大,曾是典型的阿民念主义者。在十几岁的时候,我就钻研起如F.勒卢瓦·弗尔兰斯(F. Leroy Forlines)与J.马太·品松(J. Matthew Pinson)等神学家的著作,还有更早期的神学家如雅各·阿民念(James Arminius)与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我22岁时相信并教导其他基督徒的观点是:恩典总是必需的,但不总是不可抗拒,因此,真正的基督徒可能会离弃基督,丢弃已经获得的称义地位。

在这种信念之下作为支撑的,是对神人关系的这样一种认识:人类受造是为了存在于与神相爱的关系中。这种相爱关系因其性质,要求来自我们的、自由(而非上帝命定的)的回应。用弗尔兰斯的话,我当时认为神与人处于 “影响与回应关系”(“influence-and-response relationship”, 神影响我们去回应祂) 而非 “起因与效果关系” (“cause-and-effect relationship”, 神的拣选是我们回应祂的原因,正如加尔文主义者认为的)之中。神能够影响我们,但因为神尊重我们之所以为人的自由,于是总是把最终决定留给我们去作。神这样做不是因为祂软弱,而是因为祂就是如此设计神-人关系的。

如果你还存有疑问,那么这样说,阿民念主义相信的是一位施加影响的神,而加尔文主义相信的是一位万事之因的神,这种区别可以用一个词概括:确保(guarantee)。弗尔兰斯在《真理的追寻》(The Quest for Truth)一书中这样写道:

我认为加尔文主义者也会像我一样用 “影响” 与 “回应” 来描述神与人的关系。但是,对于加尔文主义者来说,结果是神确保的……如果在任何时候结果都是确保发生的,那么我们面对的就是 “起因” 与 “结果”。没有神的“确保”,就没有加尔文主义。

他是对的。当时我同意他的观点,我现在也同意他。我只是改变了阵营。是什么造成了这一转变呢?简单的答案是我对罗马书8:28-30的研读。

热忱的讲道者,难解的段落

罗马书8:28-30常被称为 “救赎的金链”。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它所涉及的五个环节:神对圣徒的预知、预定、呼召、称义、和得荣耀。

作为阿民念主义者,罗马书8:28-30对我而言是一处有问题的段落。第29节很明确地,是 “神基于预见的信心而拣选” 的关键证据。但剩下的部分就比较难解。我知道自己所喜欢的解经家如何论述这段经文,但那些论述从来没有让我满意过。所以我暂且把这部分归结为一处反常的经文——毕竟,没有一种神学系统能够完美解释所有的经文。

然后我开始听约翰·派博(John Piper)的罗马书讲道,我原先的世界在那一刻崩塌。那是2004年,当时我22岁,还从来没有听过像那样的讲道。他细致入微的解经暴露了我对该段落所作解释的弱点,除了所有自己已经察觉到的,还有一些我当时未知的。我不能说自己就此成为了加尔文主义者。但我的信心受到了严重的动摇。最终,我意识到保罗的金链的确关乎一种 “确保”,就好像加尔文主义所主张的。

救赎金链真的断不开吗?

让我把29到30节铺开,来帮助理解相关论述。(阅读顺序从左上到右下,特别注意加粗划线的词以及与它们对应的字母。)

作为阿民念主义者,我自然会同意解经家约瑟·班森(Joseph Benson)的说法:“使徒(保罗)绝不是在说……蒙召者的人数恰好就是称义者的人数,也因此恰好就是得荣耀者的人数。” 毕竟不然的话,从中就能推论出一种 “确保” 了。然而我越研究这一段落,它就越显得约瑟·班森所否定的恰恰是保罗要申明的意思。

首先,让我们对每一环节分别单独考虑。(为了清晰,我将五组人用字母来标识。)保罗首先根据神的作为划分出了一群人(那些神 “预先知道” 属于祂的人)。然后他继续提及神对同一群人的其他作为(“并预定这些人……”)。在每一环节的 “并” 或 “也” 字告诉我们,每一分句的前半句与后半句涉及的是同一群人。那些祂预知的人也是祂预定的。所以A=B。这一情况在救赎之链的每一分句中都是真的。

但又注意到不同分句之间的重叠:上一分句的第二个动词是下一分句的第一个动词。这就将五个分句绑在了一起,好像一条链子环环相扣。这使得我最终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班森和我都错了。保罗的确是在声明,神所预知、预定、呼召,然后使之称义、又得荣耀的人们,完全是同一群人,即每个环节的人数精确相同。借助字母标识,那就是A=B=C=D=E。

作为阿民念主义者,我曾不得不声称这五个步骤只是所有真圣徒必须经过的整体历程。我曾经认为,圣经并没有确保A组中的人能够到达E组。的确,我相信人可以在该过程的任一环节出局。这就不像是链条,而像是靶子:越往里圈越小。

但当我更多考察确切的语言表达时,以上观念就越发显得不可靠。于是我不可避免地转向了加尔文主义。毕竟,如果所有受呼召的都能称义,那呼召就必须是信心的保证,因为信心先于称义(罗5:1)。进一步,如果称义的都得荣耀,那称义就必须是永恒的,神永不收回的判决。

对以上这些我以前就很不自在地意识到了,虽然在听派博的讲道之前从未完全体会到其中的难度。但派博提出的另一方面的问题是我之前没有考虑到的。

金链带来的确保

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需要认识到保罗为何要引出这条救赎金链。答案就在著名的28节(新译本)中:

我们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

注意到保罗不是在简单声明一个事实(类似 “万事为他们的益处相互效力” )。他声明的是认知(类似 “我们知道万事相互效力,为了他们的益处”)。

这就引出了这样的问题:“我们怎么知道的?” 我们能有什么保证,使得不论表象如何,所有事物会协同运作,让爱神并蒙神呼召的人受益呢?这个问题就是救恩金链的经文所要回答的。罗8:29以 “因为” 开头,说明后文为28节提供了解释性论述。对这一论述的精要概括是:我们知道万事为蒙召者的益处互相效力,那是因为如果你是蒙召的,你就是神预知并预定会符合基督形象的,那意味着你现在是称了义的,并最终会得荣耀。

我们怎么知道这一点呢?因为救恩金链是不会断开的。

神没有将基督的家如何构建交托在易变的人类手中

弗尔兰斯是对的:在阿民念主义 “影响” 与 “回应” 的框架中,不存在确保。但那恰好与这几节圣经的目的相悖,因为保罗所追寻的正是确保。如果人们能够在救赎之链的任何节点脱离,那我们就无从得知万事如何为蒙召的人相互效力。它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因为结局最终取决于蒙召的人自己。从而很多蒙召的将不会称义,更少的人会得荣耀。

但好消息是,救赎金链由神亲自铸造,它不会断开。我要澄清一下,我没有任何说传福音或信靠回应毫无必要的意思,也没有说不论坚忍与否我们都有救赎保证的意思。我只是要说,神没有将基督的家(教会)如何构建托付在易变的人类手中。神所做的不仅是施加影响,而是进一步的预定。那就是为何万事会为蒙召的人相互效力,使祂的儿子在许多弟兄中成为长子(罗8:29)。

神掌管着一切。结局已确定。而朋友们,就是这样的确保。


译:Alex Li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Romans 8 Made Me a Calvinist.

Justin Dillehay(贾斯丁·迪勒海)道学硕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现在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哈茨维尔市的恩典浸信会(Grace Baptist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加尔文主义
救恩论
救赎次序
阿民念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