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防御的传道人风险何在?
2020-08-07
| Trevin Wax

如果你有一直留意过去数篇文章(参见这里这里),就会知道我指出了福音派需要一些能够抵挡来自多方面威胁的教会领袖。我们所受的训练使我们能察觉来自某个方面的威胁(通常来自左派或右派),但却忽略了大局,因而使会众遭受来自其他地方的危险。

前一篇文章,我们探讨了互联网与社交媒体如何使领袖更难向他们所在的“部落”发出相关的危险警告。那么该怎样应付这样的危机呢?如果我们需要多方向领导(即能够应对来自多方面挑战的领袖),而有些阻碍使这种才干变得稀有,我们可做些什么对付这种威胁?

给教会领袖的建议

如果你是个牧师,你就是个领袖。或许你无法影响整个国家甚至全世界,但你身为牧师,就可以在禾场或是神给你的羊群中行使权力。你是牧羊人,责任就是要保护羊群远离危险;虽然你受了训练如何警惕狼从田野某个角落接近羊群,但你应努力变成一个更好的牧羊人,能够察觉从其他角落出现的危险。

我们身为领袖,无论我们影响力范围有多大,都应该努力做好面对多个方向进行防御的领导,而办法就是辨认与拒绝种种诱惑。第一项是:

试探#1:只看重人们的喜好而忽略他们真正的需要

第一种诱惑是,我们向会众开出他们想要的药而非他们需要的药。我们习惯了只诊断少数属灵疾病、只开出某几种药方、只对一小撮危险警惕。羊群或会欢喜,但并不安全。

不同的药方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保罗劝告属神的家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与及“向众人忍耐”,一共四项药方。你需要神的智慧与带领才可以知道在何时警戒、勉励及扶助。

请注意保罗没有下达“应该这样对待所有人”之类的广泛命令。为什么?因为我们都不总是需要同一样东西。智慧能帮助分辨你的会众需要什么。懒惰人需要听有关属灵迷失的严厉警告。或者有人需要一个懂得安慰人的牧师的鼓励。也许某个身体或灵命软弱的人需要援手。不同的问题是需要不同的解决办法。

马太·斯摩瑟斯特(Matt Smethurst)这样形容:

“保罗是个灵魂医生,为各种疾病开出不同的药方,他期望教会的普通会众也能这样做。”

各种威胁,各样需要

多方向防御的领袖能分辨来自多于一个方面向着羊群的危险。他们又能认出人群中的各种需要,以神的话为医药,发出不同的警告及药方。与此相反的做法是,总是给人们想要的东西——短期能使人感觉良好,或使人们想走的方向更受肯定。

不要去满足发痒的耳朵

保罗在另一封书信向提摩太警告要远离诱惑,不要满足发痒的耳朵。我们或会想“严厉的讲道”就是逃避这种诱惑的方法。但请记着,发出强硬警告指出危险,与满足发痒的耳朵是可以同时存在的。怎会如此?那些耳朵发痒的人想教师说些他们希望听的东西。但可悲的是,很多会众又希望听到传道人每星期都指出其他人的过犯。

过往例子

比利·桑戴(Billy Sunday)是上世纪最著名的复兴运动传道人之一。他以在火爆的讲道中反对不道德的罪、个人恶行及饮酒而闻名。他从不惧怕斥责人们的罪。但应当说,是某些罪。在他的罪恶清单中出奇地欠缺了那时代的种族主义,它为三K党的重新兴起提供掩护并引致后来的黑人大迁移。

在1918年,桑戴要到首都华盛顿之前,法兰西斯·格里姆卡牧师(Francis Grimké)促请他在讲道中反对种族主义。桑戴没有听从。格里姆卡日后忆述:

我们的白人教会成员如今毫无疑问在称赞自己、掩面而笑、祝贺自己,因他们成功挨过桑戴的责骂、严厉的批评与谴责,而关于种族歧视的斥责连一次也没有听到。

多方面的警告

我们都是慢性的自以为是者,都渴望听到吹捧自己的信息。使人耳朵发痒的教导也许会很火爆、也许很震撼:也许会得罪人,但绝不会得罪教堂内的会众和牧者。

如果我们经常只向羊群发出来自某一方面的的危险警告,或许会得到教会成员的短期赞许,但这会令他们不能提防来自其他方面的危险与挑战。我们必须有勇气达致多方面领导,即使药方或会不受欢迎。

这就是第一项我们必须抗拒的诱惑。在接下来的文章我会讲述更多对领袖的建议。


译:Thomas Kwa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Problem with the One-Directional Preacher.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讲道
试探
危险
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