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尤其要彼此接待
2020-05-07
| Rosaria Butterfield

近来,继冠状病毒被宣布为肆虐全球的快速传播的流行病之后,总统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公立学校无限期地关闭,大学突然放学生回家,社交疏离成了新常态。

尽管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给门把手、浴室、电灯开关,和一切没有猫睡在上面的地方都进行表面消毒了两遍——但我的门铃仍然响个不停。流浪狗、大学生,还有急需帮助的邻居像以往任何一个周六一样站在门廊下。疫情迫使他们离家(有些是身体上离家,有些是情感上离家),我们相距六英尺,填充这段距离的只有一个问题:“疫情如何改变生活?疫情之下基督徒该如何热情好客和接待他人?”

我丈夫肯特带着一个答案去应门:“我们还不确定。你感觉自己健康吗?你愿意跟我们一起吃午饭吗?还是我们把食物给你打包带走?”

肯特的立时回应帮助解答了我的问题,并且澄清了四个重要的真理。

第一,在疫情期间实践彼此接待这一基督教伦理彰显出基督徒的兄弟之情,以及对生活被颠覆的和需要帮助之人有着好撒玛利亚人般的关怀。

由于学校关闭,学生们往往无处可去。大学生和学童都需要看得见摸得着的帮助,而在社交疏离的氛围下,这让人觉得很冒险。我们需要谨慎地评估情况,但是对旅行的学生和被迫离开公立学校的学童来说,在他们的归家途中,或是当他们的父母在这史无前例的危机时刻作出合适安排的时候,给他们提供临时住处可不像给孩子们“安排一起玩的聚会”那么简单。

年长且免疫力低下的邻居需要帮助购买日用品和药品。感染的风险太高了,不能让他们出门买生活必需品。昨天早上,我去采购我家和两家邻居需要的物品,碰上了一些购买日用品的新规定:昨天在开市客(Costco),我们必须遵守限量供应的规定(每辆购物车只能购买一加仑牛奶和一只烤鸡),接受货架空空的现实(没有大米,没有高乐氏湿纸巾,没有婴儿湿纸巾),还要因为店内顾客人数限员而操练耐心。

给邻居提供即时可见的关怀表明了我们对他们的爱,表明我们愿意帮助他们身体和灵魂都得益。马可福音第12章30节提醒我们:“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并且要爱人如己。”神的诫命可没有给我们的生活留下囤积和恐慌的余地。我们能做的是,经常给那些因健康或年龄而最易感染和落入恐惧的人发发短信,每天为他们祷告,了解他们的需要,并且优先保证他们的舒适。

第二,在疫情期间实践彼此接待这一基督教伦理彰显出我们敬畏神,不惧怕人(和他们可能携带的病毒)。我们要活在神面前(coram Deo)。

接待意味着我们有可能受害于(或害死)一个站在几英尺开外的人,这会让人心神不宁。诗篇第150篇第6节宣告,凡有气息的都要赞美耶和华!”但是我们却活在一个呼吸本身就很危险的世界。

基督徒必须仰望神——和他的荣耀——而不看周围的人身危险。为此,约翰·加尔文写道:

神期望我们(基督徒)拥有一种很不一样的生活智慧,那就是我们应该在困境中默想神的审判和他拯救我们脱离危险的良善。毫无疑问,一个人落入敌人或强盗手中绝非偶然,从他们手中获救也绝非运气。但我们必须铭记在心的是所有的磨难都是神的杖,因此除了神的恩典没有别的补救。

预防措施,药物干预和疫苗都有价值,但我们的终极盼望不是其中的任何一个。神全权掌管我们的每一次呼吸,就算某个带病毒的人闯入与你之间的六英尺距离,神也掌管他的呼吸。如果“所有的磨难都是神的杖”,那么我们的任务就是敬畏神,而不惧怕人和他可能携带的病毒。

瘟疫流行的年间,基督教伦理特别需要基督的智慧。而基督的智慧往往与世界的智慧不同。当世界叫喊“快跑,躲起来”的时候,神却常常呼召我们留下来帮助别人。1527年,马丁·路德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人是否可以逃离致命的瘟疫”。其中的实用智慧对今天大有裨益:

既然通常情况下,刚强的基督徒少,软弱的基督徒多,我们就不能把同样的担子加在每个人肩头。......大多数圣徒都惧怕死亡,因此,勇于等候死亡的信心,就必须超出那只能吃奶的人的信心。

路德说,牧师和其他带领者不可逃离瘟疫,他们必须留在社区帮助他人,直到恐惧过去。因为我们敬畏神并且活在他面前,我们往往看重那些看不见的属灵事物——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事物。基督徒知道唯有耶稣基督的救赎能胜过对死亡的恐惧,因此我们需要迫切地、热诚地、满怀怜悯地向这个新冠疫情肆虐的世界传扬基督。

路德清楚肉身和属灵的风险有多大——我们也应该清楚。我们是否该冒险把困境中的人带进家中?不同的处境之下,基督徒会采用不同的方式。有的家庭打电话,有的送日用品,还有的接待陌生人睡沙发。每个家庭可能用不同的方式服侍邻舍,但每个家庭都应该有服事的意愿。面对惧怕人的试探,我们寻求的是让“吃奶的信心”成长为单单仰望神的“吃干粮的信心”。

第三,在疫情期间实践彼此接待这一基督教伦理意味着将自己浸泡在恩典中,意味着饱览圣经而不是CNN。

诗人说借着恩典,我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84:7)。神的话,祷告和圣礼给我们勇气完成今天的使命。

在我的家中,我们为自己的自私和没有真正爱仇敌(还有其他很多)的罪禁食、祷告、悔改。我们也为堕胎,性放荡和贪婪(以及其他很多)公众的罪悔过。

我们还唱诗篇(The Book of Psalms for Worship) 里面的诗歌,特别是第46篇(“神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第91篇(“住在至高者隐秘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和第98篇(“他要来审判遍地。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公正审判万民”)。

唱诗是属灵的强效药,用我们的口和肺把神的道唱给别人听,就是在展现道如何在我们的生命和世界中做工。唱诗帮助我们悔改,灵里清醒,而且给面对危险的基督徒增添巨大的力量,坚毅和勇气。我们祈祷随着新冠疫情在各国各民当中的迅速传播,真诚的悔改能带来复兴,我们祈祷基督教的复兴比疫情传播得更快。

以《鲁滨逊漂流记》闻名的作者丹尼尔·笛福写过一本小书,名为《瘟疫年纪事》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该书描述的年代早于《鲁滨逊漂流记》的年代,它半历史半虚构地记录了1665年鼠疫之下的生活。那一年笛福5岁,鼠疫摧毁了他的世界。让我笑出声的是,在这本有见地的书的开头,作者为了一件事向神感恩,就是1665年尚未出现报纸——或其他能传播关于鼠疫的“有新闻价值的信息”的途径。笛福写道:“那个年代没有印刷报纸这种东西来散布谣言和报道事件,然后再用人编出来的故事改进谣言和报道。”

睿智的笛福知道瘟疫已经够糟了,我们不应该再加上情感操控。然而在2020年,我们很难躲开媒体对新冠疫情的报道——我们似乎也很难区分真假信息,因为有不少可恶的流言蜚语和诽谤被当成专家或有古怪想法的人传递出来的“信息”。如果我们自己没有沦于强迫性地查看CNN或其他实时新闻,那么我们最亲密的人当中,总有某个人会这么做并且特别乐意分享新(坏)消息。我们都希望了解这种新病毒,这可以理解,但是新病毒从来不带着用户手册出现。

有些年纪足够大的人还记得1981年的生活是什么样子,那年疾控中心报告有五位洛杉矶的青年男子因同性恋患上肺囊虫肺炎(PCP),之后这个貌似孤立的事件发展成全球危机,即艾滋病毒大流行。当时跟现在一样,可怕的新闻报道成了我们因为害怕而疏远邻舍的现成借口。

当我们不断关注CNN而不是圣经,以此来减轻攫住我们心灵的恐惧,我们就变得无用,无法帮助我们自己或邻舍。以弗所书第2章第10节提醒我们,我们是基督的工作,我们“是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无论你听到或读到什么新闻,你都要振作起来。在新冠病毒进入我们的词汇和噩梦之前,神为基督徒预备了行善的工作。

耶稣曾警告说:“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太24:6)。但是如何不惊慌?我们怎样才能关掉这响个不停的紧急警报或是无休止的实时新闻?通过尽情享受神的话,通过长时间地向神祷告祈求(那种带下天上的能力来担当今日痛苦的祷告),通过爱你的邻舍,以至于跟他们分享福音,邀请他们单单盼望和信靠基督的救赎。

第四,在疫情期间实践彼此接待这一基督教伦理意味着顺服地方政府“压平曲线”的努力,意味着遵守第六条诫命。

第六条诫命,“不可杀人”,提醒基督徒在疫情期间负有当行与不当行的双重责任。面对疫情,有些事我们应当做,有些事我们不应当做。无论当行与不当行,我们追求的是荣神益人。

威斯敏斯特大教理问答,历史上著名的改革宗教会信条之一,给这条诫命做了有益的解释。它说,第六条诫命要求我们“保守我们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我们通过各种方式来实践它:

通过......避免导致不义地夺取任何人生命的所有场景,诱惑和做法,(通过)耐心地接受上帝的作为,追求心灵的安静,灵魂的喜乐,适度地吃肉,饮酒,服药,睡眠,劳动,娱乐,(通过)安慰救助受苦的人,保守护卫无辜的人。

通过广泛避免聚集和亲密接触,通过照顾好自己的身体,通过为别人提供帮助,我们就维护了第六条诫命。

病毒会放过一些人,杀死另一些人。有头脑的基督徒可不想在无意间因传播了病毒而导致他人死亡。遵守地方政府颁布的疏离或隔离命令就是遵守神的律法。

在我们社区有一些实际的做法,比如在我们的医生和护士邻居长时间工作的时候,我们帮他们遛狗,跟他们分享食物和必需品。他们(狗和医生)不得不出门;我们不用。

接下去的时日,我们的生活可能发生无法想象的变化。多亏疫情的考验,我们的信心同样可能以无法想象的方式成长。在逼迫和瘟疫的日子里,基督徒彼此接待构成一道最耀眼的风景线。在这艰难时代——危险的时代,当基督徒以行动表明真爱需要勇气的时候,正是在向观望的世界展示他们如何效法基督。

新冠病毒不会胜过世界。基督却会。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约壹5:4)


译:颂玫;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ractice Hospitality. Especially During a Pandemic

Rosaria Butterfield(罗莎莉亚.巴特菲尔)曾任雪城大学英文系终身教授,著有《心回意转:一位女同志不可思议的信主过程》(The Secret Thoughts of an Unlikely Convert, Crown & Covenant, 2012,中文版:改革宗翻译社)及《坦诚不受阻:一位女同志不可思议信主后对性认同及与基督联合的深层思考》(Openness Unhindered: Further Thoughts of an Unlikely Convert on Sexual Identity and Union with Christ, Crown & Covenant, 2015)。
标签
智慧
接待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