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
生育率、信仰、以及世俗化的美国
2021-02-25
| Philip Jenkins
人口结构的变革使得各宗教不得不重新审视思考各自的核心使命。这一过程可能是漫长甚至痛苦的,但是潜在的机会却很丰富。
常见问题解答:基督徒该如何看待“匿名者Q” 
2021-02-01
| Joe Carter
基督徒应该关心“匿名者Q”,因为它是一个已经渗入我们教会的撒但式运动。
乡下人:我肉身的亲戚
2021-01-27
| Jeff Robinson
本文是对万斯所著《乡下人的悲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的书评。
分辨基督教国族主义与基督徒的爱国主义
2020-12-29
| Thomas Kidd
基督教国族主义(坏的)和基督徒的爱国主义(某种程度上是好的)之间有什么区别?
如何从(美国)巴比伦的火炉中见证基督
2020-12-09
| Bruce Ashford
但以理书给我们四个重要的功课帮助我们在充斥着异教声音的公共广场上成为忠心的见证。
常见问题解答:基督徒该怎么看“骄傲男孩”和“安提法”
2020-12-01
| Joe Carter
本文向你介绍安提法和“骄傲男孩”的来龙去脉,旨在帮助你认识这两个团体。
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当选美国总统的乔·拜登
2020-11-25
| Joe Carter
这九个事实可以帮助你更好认识这位即将成为美国第46任总统的人。
如果大选能让教会分裂,那有问题的就是教会,而不是大选
2020-11-18
| 沙龙
无论谁赢了,希望我们还是会回到一起敬拜,一起团契,一起为了孩子们融入学校生活而看棒球的日子。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这场没完没了的大选?
2020-11-17
| Russell Moore
这个国家的分裂是真实的,而且无论今年谁最后被确认为当选总统都不能让这分裂消失。
宽容是有限度的
2020-11-16
| Zack Boren
《杀死一只知更鸟》其实讲的是一个试图抵挡邪恶的人因为低估了邪恶,最终差点失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