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
为什么这间浸信会差派的宣教士比别的教会多七倍?
2019-08-06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本文介绍了J·D·葛瑞尔的顶峰教会如何精心地创造宣教的文化,以及在15年内植堂教会240所。
为何您的教会现在就应当投资于植堂事工
2019-06-26
| Ross Lester
每一间教会——无论大、小或处于哪个发展阶段——都应该以某种方式参与植堂事工。
在华留学生——服事的机会?
2019-05-13
| Phil Jones
两句话帮助你认识伊朗教会
2019-01-17
| Mark Howard
逼迫的环境威胁着要消灭伊朗的教会,然而藉着神大能的手,祂的教会在迅速增长。
你会差派殉道的宣教士吗?
2019-01-03
| Joe Carter
针对John Allen Chau殉道事件反思差派宣教士的方式及标准。
使徒行传和问题解答:宣教的使命是什么?
2018-12-28
| Joel James
耶稣亲自训练的人,他们对大使命的理解,就是完成大使命的正确方式。
为什么把社会服务当成“宣教”是错误的?(续)
2018-12-27
| Joel James
社会服务和福音宣教是“同一只鸟的双翼”的这个观念是站不住脚的。
为什么把社会服务当成“宣教”是错误的?
2018-12-27
| Joel James
把社会服务行动当作宣教是错误的,我至少可以给你八个理由。
把社会服务作为宣教产生的两个问题
2018-12-27
| Joel James
社会福音是真正的福音的一种扭曲。
宣教:配备护照的教会论
2018-12-27
| Joel James
福音派的宣教事业发生了一个重大的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