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而受洗
为什么我改变了对洗礼的立场?
2020-04-22
| Gavin Ortlund
盖文·奥特伦从孙辈的洗礼角度出发解释为什么他改变了对洗礼的立场。
我为什么相信唯独信而受洗?
2020-02-10
| Justin Taylor
几年前,我对魏伦教授做了一个专访,请教他关于洗礼和圣约的一些问题,我认为这一专访对我确信信而受洗这一教义很有帮助。
婴儿时受洗者无法接受作为信徒受洗的情感原因
2020-01-02
| Thabiti Anyabwile
很多在婴儿受洗的教会曾作为婴儿接受“洗礼”的基督徒在加入浸信会时常常因为被要求作为信徒而受洗而感到困惑,本文是浸信会牧师安泰博对此的思考。
婴儿洗礼主张者和信而受洗主张者都认同的17条声明
2019-01-16
| Justin Taylor
2001年夏天狄马可牧师(国会山浸信会)和大卫·柯芬牧师(David Coffin,美洲长老会PCA)就洗礼这一话题举行了一次公开讨论。在这次讨论上,他们得出以下双方都能认同的17条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