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时受洗者无法接受作为信徒受洗的情感原因
2020-01-02
| Thabiti Anyabwile

我在国会山浸信会实习时,很乐于参与成员面谈,常在其他牧师负责面谈时坐在一旁,也常需要自己进行面谈。过去的几个月里,神似乎让我碰到的面谈对象都是些在信而受洗问题上有挣扎的人。他们通常来自有着婴儿洗礼传统的教会,现在要他们“再受一次洗”(他们会这样称呼它)的建议令他们深受困扰。

我不知道神为何让我参与到如此众多的相关讨论中。而如今我在大开曼群岛第一浸信会牧会,这是一间和国会山浸信会神学立场类似,却又吸引着众多不同背景之人的教会。我愈加清楚地看见了神的智慧。我为之前受到的训练而感恩。

而我注意到对信而受洗这一立场的反对论点通常朝两个路径发展。一些人有自己很明确的神学认信,他们真诚地相信婴儿洗礼的立场,并且在理解该观点上受过很好的训练。但是,坦白来说,这仅仅是我所见到的很小一部分人。

大部分人对信而受洗的反对意见与上述不同。他们觉得现在作为信徒受洗就暗示着他们的父母、早前所属的教会以及决定给他们婴儿洗的人当中有人就是错了,这让他们的心灵困扰不安。换言之,他们不希望对他们所爱的,抚养他们的人或深爱的教会说出论断、不感恩或缺乏恩慈的话。就我所面谈过的大部分人而言,问题的核心就在这里。

在这些情况中,我看到如果能明白至少两件事,将对他们有帮助:

首先,他们的感受必须由圣经真理来决定,而非让他们的感受去决定自己所接受的是否真理。我们通常以对这个或那个观点的感受来决定我们所听到的是否是真理,如果我们觉得它难懂或想不明白,通常就会拒绝它。如果它让人“觉得对”或可接受,我们就倾向去接受它。但火车头的引擎必须是神的真理,而我们的感觉则是跟着的车厢。我们必须存温柔的心领受神的道(雅1:21),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让感受顺服在真理之下。这可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无论如何却是必须的。

其次,我们需要帮助在这种处境下的人看见,对于很多来自婴儿洗礼传统的人来说,婴儿“洗礼”的进行怀着一种盼望,就是真诚的得救信心会随之而至。他们不相信洗礼的动作能拯救那个孩子,而是带着将来得救的盼望。根据圣经的模式,成年人的信而受洗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印证了早前仪式所蕴含的对将来的盼望。一方面来看,它暗示早期的实践并不是一个洗礼,教会和家庭所做的并不符合圣经。但另一方面,这种情况所提供的则是一个机会,以自发的良心体认基督,为洗礼中宣告的基督救赎之功欢庆,在洗礼中表明对神话语的顺服,当然还有同样重要的,为父母或家庭在多年前的婴儿洗礼中所盼望的能够实现而欢喜,因一个成年的孩子愿意在良心上认信基督,接受洗礼。

显然,我并不赞同“婴儿受洗”。但我也不认为父母如此做的动机和盼望就应受指摘或遭到漠视。我认为许多来到我们教会的新成员已经明白这些,也为着父母对他们最美好的期望得着实现而欢庆,他们已在某种程度上藉着洗礼表达出基督的救赎和个人对基督的认识。这正是与我们心灵息息相关的事。


译:EYZ;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The "Heart" of the Paedo- vs. Credobaptist Matter

Thabiti Anyabwile(安泰博)是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理学硕士 ,现任华盛顿东南部安娜柯斯底亚河教会(Anacostia River Church)牧师,也是福音联盟理事委员之一。他著书众多,包括《寻找忠心的长老和执事》、《健康的教会成员》等。
标签
洗礼
教牧
浸信会
婴儿洗礼
信而受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