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您的教会现在就应当投资于植堂事工
2019-06-26
| Ross Lester

虽然我从来没有有机会拓荒一间教会/或参与植堂事工,但我向来对植堂事工充满热情。植堂本身其实就是在实践大使命。

神将我摆放在不同的事工当中,而在这些事工中,我都能够将一间已经成形的教会与植堂事工联系起来。在我所看到的那些参与植堂事工的成型教会中没有一间教会对此事工表示后悔。事实上,这一直都成为他们的益处。

这让我得出一个简单而严肃的信念:每一间教会,无论大、小或处于哪个发展阶段,都应该以某种方式参与植堂事工。要求每一间教会都必须植堂是个天真的(或许是愚昧的)说法——这事工其中的变数太多了,因此无法被强制性地要求。但每一间教会应该通过植堂与传扬福音的事工联系起来。下面我会讲到至少有七个原因,成型的教会都会从参与植堂事工当中获得益处,无论是加入植堂的网络,开始搬迁/入伙)与已存的教会植堂合作,或仅是委身地为自身文化处境中或世界各地的植堂拓荒者献上祷告。

第一,与新约模式一致

在新约圣经中,大使命乃是藉着植堂而成就。在使徒行传第13章,安提阿教会得着这个异象。因此,他们将保罗和巴拿巴分别出来,差派他们出去植堂,这为教会和世界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在保罗的书信当中,我们看见这个模式不断地被重复——他不断提醒在古代世界的教会还有其他的事工,并且强调合作的需要和机会。

我个人非常赞同斯特泽(Ed Stetzer)在这一问题上的说法。“当使徒们和门徒听见大使命的时候,我们或许会思考他们是如何回应的。他们不只是传福音,他们同时也建立新的聚会;当门徒听见大使命后,他们植堂。我们也应该如此。”

欲想您的教会更像初代教会吗?开始参与植堂吧。

第二,提升宣教优势和传福音的热情

植堂为激发传福音的热情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根据有力的调查,新成立的福音事工在接触非信徒的工作上会比已成型的教会来的更加好。所以,新成立/初生教会——又或者是对于潜在性新教会的想法本身——都可以成为成型教会的帮助,促使他们构思如何在自身所处的环境中如何更加有效地传讲福音。

每当我们协助他人植堂的时候,或者在预备过程当中扮演任何角色的时候,都能为已经成型的教会带来动力/能量、热情和宣教上的智慧。成功的植堂在研究其当地文化背景上非常地积极/狂热,并且非常热情地追寻那失丧的灵魂。成型的教会需要更多这种动力,无论其境况如何。

第三,使预算聚焦于慷慨和精益

教会预算在多方面可以与个人预算很相像。大部人都以慷慨和精益作为开始,直到产业、人力分配、负债、和各样分心事件打乱了整个的预算。在某一个时候,宣教事工不再获得任何的资金资助,而所获得资金只能维持事工且停滞不前。

其中启动经济活力和更深一层的财务依赖的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开始将这些宝贵的资金从我们自身上转移到他人身上——无论他们身处于不同的城市、国家或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如果我们欲想要教导他人在金钱上能够有慷慨地牺牲,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在我们教会的财务中开始实行规划。

第四,开拓会众的视野并使他们抬头得着信心

有时候我们教会的志向太小了。我们当中有人需要思索威廉·克里(William Carey)曾经说过的一句名言:“要期待神成就大事;要试图为神成就大事”。在我曾经牧养的一些教会当中,有几样的事情能够建立神百姓的信心,如当他们听见福音正向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背景迈进(或者,在我所牧养过的教会里,有几件事情常常激励我们的信心,比如听见福音正以不同的形式征服世界)。

这样也能在你身处的环境中激发起福音见证。这确实能够使我所服侍的人们的信心活跃起来而促使他们为着土耳其、马拉维,泰国或其他任何地方的植堂事工来到祈祷。

第五,在众教会中建造合一并多元的大家庭

因着在普世教会当中拥有许多的宗派,要让信徒们体会到一个多元教会的大家庭,并对其有归属感,确实是困难的。植堂网络制造了一个特殊的机会,让不同背景、风格、会众动力,甚至事奉哲学的教会得以为着同一个目标而集中火力。

不久前,我带领一些教会的领袖前往约翰内斯堡参加在纳什维尔的“Acts 29植堂网络”的全球聚会。其影响是巨大的,因在那里教会领袖经历到在众教会中建造合一并多元的大家庭。当人们看见福音中的亲戚们在各地不同的地方进行同样的事工时,这合一并多元化的体验在带来安慰的同时,也培育了勇气。

第六,提供了放胆祈求和依靠圣灵的机会

微小的需要引发微小的祷告。然而,当需要看起来非常巨大,甚至不可能的时候,祷告成为了必须。安提阿教会为了植堂事工的服侍差派保罗和巴拿巴出去的时候,他们深深的认知到圣灵在他们当中的工作。如果你想在一群人当中和之间体验圣灵的能力,就让他们参与一项他们自己无法完成的工作。

第七,唤醒仍未被发掘的恩赐和仆人式领导

许多教会坐在那些仍未被发掘或处于沉睡中的恩赐之上。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人们对服事的抗拒,但更多的是和我们如何管理教会有关。假如我们只是提供了在停车场、咖啡柜台,或托儿所里的服事,其实我们是在消减会众的事奉。当然,那些全都是很好的事工,但这些事工并没有迫使我们发展领袖并发掘那些有潜力但处于沉睡中的恩赐。

突显植堂团队的需要也许会使我们感到惊讶;它或许能够唤醒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会众起来参与服侍。在植堂当中,需求总是大于供应,因此领袖必须被建立起来,恩赐必须被承认和被妥善使用。

所以,成型的教会,起来吧。找一些方式并参与在其中。那些看起来像是使你从事工上分心的事务,实际上可以帮助锐化你的事工。那些看起来像是牺牲的代价,实际上可以促使你拥有巨大的慷慨度。那些看起来像是更进一步加重你会众负担的,实际上可以是那使他们以信心抬头和弯曲膝盖祷告的。


译:Daniel Wong; 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Your Church Should Invest in Church Planting Now

Ross Lester(罗斯·莱斯特)是一名校园事工牧师,也是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市(Austin, Texas)奥斯汀柱石社区教会(The Austin Stone Community Church)的长老。他之前担任布莱斯顿圣经教会(Bryanston Bible Church)的带领牧师和“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在南非的负责人(Acts 29 Southern Africa)。他是“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新兴地区”(Acts 29 Emerging Regions)的领导团队成员之一。罗斯的妻子名叫苏(Sue),他们有两个孩子。
标签
宣教
传福音
植堂
Act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