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艰难的地区需要坚韧的教会
2018-10-31
| Mez McConnell

牧师、神学生、以及有意植堂的人问过我许多同样的问题,有关苏格兰尼地里(Niddrie)的事工:我们如何向教会附近的穷人传福音?我们该建立一个新教会呢?或者复兴已经存在的事工?我怎么确定能胜任这类的事工?

残酷的现实

2007年,在我抵达尼地里之前有人寄给我一份全国性报纸《苏格兰人报》(The Scotsman),头条新闻是关于我当时正要去牧养的那所教会,标题是:《新教会在遭到破坏攻击之后被迫进入防备状态》,开场白如下:

“一所新城教会全额捐资兴建的教会,在被捣乱分子围攻造成数千英镑的损失之后,被迫花费10,000英镑(约值美金$14,000)加强“防御事工”;新教堂和社区中心完工仅仅几个星期,已经遭到多次破坏,窗户和暖气管都遭严重毁损。”

我才刚刚结束在巴西街头的帮派事工,所以对于市中心事工的艰难并非完全不知情;然而巴西不同于苏格兰,尽管充满暴力与贫穷,南美洲人民仍然敬畏神并且尊重教会。

然而,有一件事在我初抵达尼地里时就很明显了:人们也许嘴里说敬畏神,但他们不尊重教会,更别提我的牧师资格了。

我接管的教会不断遭到当地小孩和年轻人的围攻,窗户常被击碎,车被纵火,成员在街上遭到攻击。

我接手牧养的一小撮信徒都真心爱尼地里,他们想要终止几十年来的衰落现象,他们的用意是良善的、也是真心的,但是他们大部分都不住在这城区内,可以说都是文化上的外地人。

他们跟这社区唯一的接触是主日崇拜、和偶尔举办的散发福音单张活动、或敲门传福音;教会主日敬拜的方式也属都市教会,针对白领阶级,不是一个贫穷地区的教会。

当这个教会在聘牧的时候,他们期待的是一个人来延续他们多年来做事的方式,所以对我而言起初几个月过得并不容易。

教会成员们一向全神贯注在各种活动上;有一天我收到一位不满会友所发的电邮,痛责我移掉了放在咖啡厅里47种不同的福音单张,显然我扼杀了传福音的事工;另一封电邮则质疑我为什么不鼓励教会诗班在圣诞节上街头唱诗。

另一方面,在我们周边的尼地里居民所关注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事。就在我收到这些电邮的前一天,我和一位年轻人相处了几个小时,她在年幼时被自己的叔叔性侵,现在为了满足自己的毒瘾靠卖淫赚钱;另一个女人因为付不出电费而被断电;一些附近的小孩在夜间把教会所有的排水管都偷了,又用高尔夫球杆砸拦教会前门的阶梯。

换句话说,在教会里面聚会的人和生活在教会外面的人完全没有交集。

一个冷冰冰的冬晨我独坐思考如何才能翻转教会。我曾在巴西植堂,把福音的基因植入一个全新的教会并不困难。

然而这次的局面不同,我如何撮合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呢?坦白说,我真想辞职;但靠主恩典我留下了,欣然接受这将是个艰难任务的事实。

贫困地区的教会衰落有不同原因,植堂和复兴是艰难的工作,丝毫也不浪漫。

但是神定意要把福音传给世上最宠困地区的人们,而且他透过当地的教会来做。

神的工具

以福音為中心、健康的教会是神命定的方式来服事艰难地区。有人认为只要耶稣被传开,由谁来做并不重要;然而教会必须是中心,毕竟,神主要借着教会彰显他自己(弗3:10,20-21),地方教会是神的首要福音策略。

让我们来思想保罗的事工策略(罗15:19-20):

“我从耶路撒冷,直转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

使徒认为从耶路撒冷到以利哩古之间“到处”都传了福音,难道是因为保罗在那一大片地区的每个社区、每个家庭都宣讲过福音吗?当然不是,保罗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他知道在这些地方都有教会了,而且他相信这是福音到处传遍,进入各个街坊社区的方式——由当地的教会担任当地的福音事工。

尽管教会会有失败,她仍是神展示自己百般智慧的橱窗(弗3:10)

补满缺空

但是有一个问题,在苏格兰和全美国,许多贫困地区缺少坚固、活泼、适合当地需要的福音教会,还存在的教会绝大多数不是极度自由、传讲没有基督的信息的教会,就是老旧的正统教会,传讲一种没人听的福音。

把福音带给城市中贫穷困乏区域的居民,似乎许多教会在这方面所做的不多;就算有关切他们的心,许多教会既没有计划也没有资源顾及自家门前的穷人。

穷困地区的事工要见果效,所需要花上的时间、精力、人力、和金钱是极其庞大的,对一般正为生存挣扎的当地教会而言,犹如登山越岭;结果只有少数教会尝试做这领域的事工,而且这些教会也大多都是做些无的放矢的福音事工或食物银行之类的慈惠事工,更多教会则无奈地让专业的跨教会机构来做了。

我认识的一位年轻人下这样的结论:“我为什么要在教会服事?那只会被机制和权威限制,以致不敢彻底放手去做。我读新约圣经,看到的是活力充沛的生命,而不是死气沉沉的传统。”

尽管跨教会机构的许多卓越事工光鲜耀眼,但他们并没有像地方教会那样作为神命定的器皿而存在;虽然这些机构多有助益,但教会仍然是神在地上为明确的福音事工而建立又命定要使用的机构(太16:18;28:18-20)。

宝血重价买来的新娘

耶稣爱教会,尽管她有许多缺点,对世界而言也无足轻重,教会是他的新娘,他没有另娶的计划。

我们在使徒行传20:28读到,耶稣用自己的血建立了教会,教会是为了耶稣、借着耶稣、在耶稣之上所建立的。把主耶稣与当地教会分割简直无法想象。

如果福音是神伟大救赎计划中的钻石,那么教会就是守护它的爪镶,把它高高举起,展现最伟大的光辉给世人看。

在艰难的地区植堂困难、缓慢、代价高,要人终生奉献仍犹不足,但却是值得的。

毕竟教会的标价是羔羊的宝血;那么,为了羔羊的荣耀,让我们向着标杆直跑,在艰难的地区建立教会。

【编注:本文节录自《艰难地区植堂:地方教会如何为贫困弱势群体带来生命》( Church in Hard Places: How the Local Church Brings Life to the Poor and Needy ,中文名暂译)一书中的第4、5、9章。】


译:丽文;校:谢昉

Mez McConnell(麦茲·马可内)是尼郡社区教会的主任牧师、苏格兰植堂与复兴“20 Scheme”事工的负责人;他同时也是植堂组织Acts 29“艰难地区植堂”倡议的负责人。
标签
福音
教会论
植堂
贫困
Acts29
九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