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析《基督与文化》
2020-04-23
| Trevin Wax

人们普遍认为,尼布尔的《基督与文化》(Christ and Culture)一书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著作之一。之前我对这本书作了一番简介。现在,我想深入探析尼布尔的分类法,然后指出它的一些优缺点。

近看《基督与文化》

我们应该如何了解这部里程碑式的著作?首先,尼布尔提出了历史上基督徒对文化所采取的各种立场,这一点值得称赞。这些方法是如此出色,以至于在半个多世纪之后,那些研究基督教伦理的学者们都感到他们必须在某种程度上与之对话。尼布尔的广博学识表现在他试图总结和指出每种立场的优势,以及他选择以圣经的例子或历史范例来说明他的分类法。

根基处的裂痕

尼布尔著作中的问题是多层次的。从其理论基础开始,有两个方面值得讨论。

首先,尼布尔把诺斯底主义和新教自由派囊括进来作为对基督教伦理有贡献的分支,使得“基督属于文化”的立场过于宽泛。教义发展史告诉我们,古代的基督徒把诺斯底主义(或者尼布尔在这里所阐述的“基督属于文化”的立场)视为异端,因此它们超出了基督教与文化关系的合理选择范围。尼布尔对诺斯底主义的包容表明他采取了一种简化的标准来定义基督教共同体,这使他对基督教的定义如此宽泛,几乎可以包括任何声称跟随耶稣的人。当然,他对“基督属于文化”立场的批判切中要害,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他在后记中似乎认为,在特定的文化背景下,这五种选择的任何一种都可能是忠实的标志。

另一个根基性的问题是尼布尔对圣经的解读。令人吃惊的是,他把使徒约翰作为“基督转化文化”的范例(同时却指责奥古斯丁和加尔文对个体灵魂宿命的痴迷),却不知解经家可以给出强有力的理由,证明约翰福音既是排他性的,又是普遍性的。尤其是,如果我们把《启示录》归为使徒约翰的作品,就会发现他更适合“基督反对文化”的主题。同样,要把保罗从“基督与文化貌合神离”的范例变成“基督转变文化”的倡导者,这也并不难,因为保罗书信的许多段落可以支持另一种立场。

综上所述,尼布尔对《圣经》的解读是薄弱的。他把圣经的元素囊括进来,使得圣经作者代表了某种特定的姿态,即便他坦承(但有意忽略了)在相同的段落中存在相反的证据。

抽象地概括历史

类似的批评也适用于尼布尔对历史的处理。我们不应该为抽象概括而怪罪他,为了创建一种出色的分类法,抽象概括必不可少。然而,事实上,路德、奥古斯丁、加尔文和德尔图良都以各自的方式,逃脱这些范畴的束缚。这是一个信号,或许我们应该从这些伟大的基督教思想家那里得到启发,他们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倾向,却不能被归到任何一类,因为圣经本身不允许一种观点凌驾于其他观点之上。

袒露底牌

这就引出最后的批评。尽管尼布尔声称这个问题没有“基督教的答案”,但他对待“基督转化文化”的方式让读者很难得出其他结论,只能说它才是最忠实的立场。在五种立场中,唯独这一立场他没有提及任何缺点。因此,尽管尼布尔明确宣称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但他还是含蓄地把读者引向第五种选项,把它当作最忠实、最平衡的选择。

结论

《基督与文化》确实是一部经典之作。我的评论主要集中在总结和批判尼布尔的流行观点,并不意味着贬低它对基督教的贡献。理查德·尼布尔对教会面对世界的各种态度进行了出色的分类,这是一项杰出的成就,在五十多年后仍在引发人们的对话和争论。


译:魏峰;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aking a Closer Look at "Christ and Culture"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世界
文化
书评
基督
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