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经典著作《基督与文化》全书概览
2019-12-03
| Trevin Wax

理查德·尼布尔(H. Richard Niebuhr)《基督与文化》(Christ and Culture是20世纪最重要的神学和宣教学著作之一,对基督徒在整个历史中如何与文化发生联系作出了令人记忆深刻的分类。

当代作家谈到基督徒如何与社会互动的问题时,他们要么重新命名或完善尼布尔的分类(例如提摩太·凯勒在《21世纪教会成长学》一书中所做的),要么将尼布尔的框架简单化(例如詹姆斯·戴维森·亨特 [James Davison Hunter]在《来改变世界》[To Chagne the World]一书中所做的),或对尼布尔的议题在不同的应用上提出优缺点(例如卡森在《尼布尔文化观再思》一书中所做的)。有时,作者会完全拒绝尼布尔所传达的,因为它受“基督王国”思想(Christendom,暨中世纪逐渐产生的“教会与世俗政权、社会各领域浑然一体,并主要为教会来治理”这一观念——译注)影响过大(例如《异域居民》[Resident Aliens]的作者斯坦利·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和威廉·韦利蒙 [William Willimon]),但即便对《基督与文化》激烈的讽刺挖苦,却成了恭维,因为反对者们认识到而且还加强了这本著作的广泛影响。

导论

尼布尔的著作从探讨定义开始。基督是谁?他是新约圣经中的人物,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从死里复活,是基督徒认定世上唯一和最高权威的那一位。(英文版11-13页,下同)。

“因着对他的信靠和对他所交托使命的忠诚,人们致力于从世界到上帝以及从上帝到世界的双向运动”(29)。

什么是文化?它是人类的社会生活,是人类在 “语言,习惯,观念,信仰,习俗,社会组织,继承的文物,技术流程和价值”等领域下塑造出的环境(32)。

尼布尔随后分析了基督徒力求在基督的掌权下忠心地生活在周遭文化环境里的不同模式,主要有三种:

  • 拒绝文化(基督反对文化)
  • 基督徒与文化彼此认同(基督属于文化)
  • 以及上述两种观点的综合(基督高于文化)

在第三种模式里还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立场:

  • 第一种试图融合,将基督视为文化的成全者,
  • 第二种从二元论的视角看到基督与文化之间持续不断的张力(基督与文化貌离实合),
  • 第三种主张转化,即将耶稣描绘成文化和社会的改造者(基督转化文化)。

随后,该书的其余部分逐一探讨这五种类型。

基督反对文化

为了体现基督反对文化的立场,尼布尔声称来自特土良(Tertullian)、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门诺会 (The Mennonites)以及传统修道院的各种声音都以一个共同的主题联结在一起:对基督和教会的忠心意味着对文化和社会的拒绝。教会与世界之间的界线划分的非常清晰,因为教会这个团体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审判这世界。虽然这一观念追随者的热诚使尼布尔印象深刻,但他还是抵制这立场,因为它不能摆脱自己所谴责的文化。 

基督属于文化

对于基督属于文化的立场,尼布尔认为该立场可以追溯到古代的诺斯底派(Gnostics),阿伯拉(Abelard),立敕尔(Albrecht Ritschl)和一大批新教自由主义神学家。他们的共同点是认为教会与世界之间没有张力,因为耶稣是社会所盼望和抱负的那位成全者。他是“伟大的启蒙者,伟大的老师,是指导文化中的所有人实现智慧,道德完美与和平的人”(92)。尽管这个立场吸引了文明中的精英和强大群体,但尼布尔认为因着对人类文明的忠心而培养出对基督的热心是不足够的,相反,这会将新约中的耶稣替换为一个与他同名的偶像。(110)。

基督高于文化

尼布尔认为,基督优于文化的地位是教会历史的主要声音。根本问题存在于神与人类之间,而不是神与世界之间。

融合主义的拥护者们不是在基督与文化之间进行选择,而是依靠“基督与文化两者”,因为上帝利用文化的最佳元素来赋予人们他们自己无法达到的结果。殉道者犹斯丁(Justin Martyr)和亚历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等教父就是早期的例子。托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是这一立场的最高捍卫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努力的将理性与启示、创造与救赎、自然与恩典之间的关系整合到一个单一的体系中。这种观点的缺点是基督和福音的制度化,以及倾向于将相对的绝对化,简化无限到有限形式,以及动态的实质化(145)。

基督与文化貌合神离这一立场是“基督高于文化”的二元论版本:上帝与人类之间的冲突一直存在,这种冲突也代表了基督与文化。尼布尔写道:“恩典在上帝中,罪在人类中”(151),是人类的堕落遍及全地并且败坏了所有人类的工作和文化的塑造的根基。基督徒生活在两个磁极之间,  需要坚持住律法与恩典,神的愤怒与怜悯的悖论。尼布尔宣称使徒保罗是这种方法的最早拥护者,后来由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和克尔凯郭尔(Sören Kierkegaard)代表。尽管尼布尔因为它与我们的经验相对应而认可了这种观点,但他发现这种观点的不足之处是它有倾向于反律主义或文化保守主义的趋势(187)。

基督转化文化这一立场是“基督高于文化”的转化主义者,奥古斯丁(Augustine),加尔文(John Calvin)和莫里斯(F. D. Maurice)的著作最清楚地体现了这一点。按照这种观点,所有文化都在上帝的审判之下,而文化也在上帝的主权统治之下。因此,“基督徒要以服从主来从事文化工作”(191)。 转化主义者肯定和强调创造的美好,并力求转化因罪和自私而败坏了的受造界。尼布尔写道,永生始于当下,他认为使徒约翰是圣经中拥护这一观点的人。

基督与文化以附言结尾,鼓励读者不要以其中一种观点为决断,而排除其他观点。由于信仰是有“阶段的”,而且我们没有“相同的信仰阶段”(236),因此没有一劳永逸的“基督教解答”。

下一次,我们将了解尼布尔分类法的优缺点。今天,如果您必须选择这五个选项之一,那么您会选择哪一个?


译:Amy Jia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rist and Culture” – An Overview of a Christian Classic.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文化
书评
图书
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