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工程》:制作精美却有神学缺陷
2019-08-23
| Richard Sweatman

理解和教导圣经是一项困难的工作,所以当发现有一种资源可以帮我们胜任此事时,我们就会大感振奋。近几年来,有许多人在观看《圣经工程》The Bible Project)系列视频,并且开始更多地在话语教导中使用它们。在本文中,我想提出自己对于《圣经工程》中神学教导的几点担忧,也邀请你思考如何在个人读经和话语教导中使用它们。

不过,我首先要说,我们有许多喜欢这些视频的理由。它们制作精美,非常巧妙地融合了文字和图画。它们也提供了许多关于圣经书卷和观念的有益背景——这是我们大部分人不熟悉的。同样很棒的是它们让圣经每卷书和每个主题都以耶稣为主旨,正如他们在其主页上所说的:“我们的使命是显明圣经是一个不断指向耶稣的连续故事。”

一个问题

那么,我的担忧是什么?主要的问题是:我并不认为《圣经工程》在公允地看待圣经中的赎罪教义。

《圣经工程》中讲解赎罪的视频主要是“献祭与赎罪”。在这个视频中,提姆·麦基(Tim Mackie,该事工的首席解说员及其背后的神学大脑)讲说耶稣的死有两大功效。首先,“它偿还了人欠神的罪债——即人在神所创造的世界中所带来的罪恶和死亡。”其次,它洗净了我们的罪,因此耶稣的血“代表祂的生命拥有洗净(罪恶在我们里面和周遭所带来的)败坏的能力,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与神和好。”

当然,这两点是对的。在不怜悯人的恶仆(太18:21-35)、以及在被一位“有罪的”女人膏抹之后与法利赛人西门的谈话中(路7:36-50),耶稣使用“欠债”的比喻来讲说神的赦免。圣经的确讲到耶稣的血如何“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一1:7)。

然而,这里缺少的是关于十字架作为挽回祭的任何解释。挽回祭就是一种用来止息神向罪人所发忿怒的献祭。圣经自始至终地教导赎罪的这一方面,尤其是罗马书1-4章。在此不便充分解释这一点,但你可以阅读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的经典著作《当代基督十架》第七章(较详细),或是马库斯·诺德(Marcus Nodder)的《为什么耶稣必须受死》(Why Did Jesus have to Die)第四章(较简略)。挽回祭是赎罪教义中的重要部分(我甚至会说是该教义的核心),因此,若它没有被教导,这就有问题了。

不发怒的神

我想也许《圣经工程》在其他视频中讲解了赎罪祭,但实际并非如此。在标题为“罗马书1-4章”的视频中,讲说员这样解释耶稣:

……作为以色列人的弥赛亚代替百姓献上赎罪祭。耶稣作为我们的代表,祂亲自承担了我们给这个世界所带来的一切痛苦、罪和死亡(这是我们应受的刑罚),并从死里复活完全胜过了这一切。祂正是要把自己复活的生命赐给他人。

他仍然没有包括挽回祭或止息神忿怒的观念。

在标题为“天国的福音”视频中,耶稣的死关乎祂成为“犹太人的王”,以及祂胜过死亡。在标题为“弥赛亚”视频中,耶稣“通过亲自担当人类罪恶的一切后果”带来平安。在标题为“约翰一至三书”视频中,讲解员说,如果你没能顺服神,“耶稣救赎性的替死会遮盖你的罪。”

根据《圣经工程》的看法,耶稣的死好像并不关乎挽回神的忿怒。不如说,它关乎耶稣以某种方式亲自承担罪的后果,偿还罪债,遮盖或洁净罪在我们和他人身上所产生的恶果。所以根据作者,挽回祭并不是十字架要达成的目的。

那么,神究竟对罪发怒并报以忿怒吗?神的忿怒是十字架需要解决的问题吗?根据《圣经工程》的看法,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在标题为“献祭与赎罪”的视频中,旁白解释说,罪导致两大问题,但这两个问题都不涉及神向着罪和罪人发怒。以下引用原话:

我们的罪恶会带来直接的后果,比如当某人偷了别人的东西,他们之间就造成了不公义。因此他们就有义务去伸张公义。罪恶也会带来间接的后果,因为他们也破坏了社会关系,造成信任的缺失,也会造成情感伤害,就比如蓄意破坏,他们也需要去伸张公义。

我认为这两点都是对的,但这里却未提及罪会导致神对罪和罪人的忿怒和怒气。

在标题为“罗马书1-4章”的视频中,旁白解释说,根本问题是“万民都深陷罪恶和自私的漩涡中”并且“人的心思意念都是败坏的”,却没有提及我们处在神的忿怒之下。

在标题为“天国的福音”的视频中,根本问题是“所有人都悖逆神,导致整个世界的悲惨和毁坏”。在标题为“弥赛亚”的视频中,根本问题是“伊甸园悲惨地丧失了美好,罪恶与死亡进入(原文如此)神所创造的世界中”。这两个视频都没有提及神的忿怒和怒气。

错误的二元划分

我推测这里有几个错误的二元划分。首先是在审判和后果之间的二元划分:我们的问题是罪及其后果,而不是与神的关系。但是,即便罪确实会产生后果——人的心灵和意念都是败坏的,我们的确深陷罪中——但这并不只是罪的结果,也是“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罗1:18)。罗马书第一章所显明的败坏是神主动地“任凭”我们(罗1:24, 26, 28)——任凭罪使我们刚硬和扭曲——的结果。

另一个错误是神的爱与忿怒的二元划分。在一个链接到《圣经工程》网页的播客中,提姆·麦基说,赎罪与神的怒气一点关系都没有。在这个播客约第45分钟时,他说:

这就是为什么当使徒们在新约中用“赎罪”这个词来讲论耶稣时,他们并不是在描绘一位发怒的神,对他们来说,当他们想到赎罪,他们想到的是神的爱。

提姆·麦基在播客前面(约35分钟处)解释说,那种认为神为我们的缘故杀死耶稣或神让耶稣代替我们承受忿怒的观念是对福音的歪曲。根据他的说法,这其实是把向诸神(例如宙斯)献祭的异教观念植入耶稣的故事中。

所以,这里的逻辑是:神不可能向我们发怒,因为祂是差遣耶稣拯救我们的那一位。根据该播客上的说法,在十字架上真正发生的是:耶稣死了并亲自承担了我们给这个世界所带来的所有恶果,最终以祂的爱和复活的生命胜过了这一切。

圣经中的神:是审判官亦是救主;忿怒兼具恩慈

但是,圣经又一次向我们显明,事实要比这复杂得多。神既是我们的审判官又是我们的救主。祂以忿怒爱回应我们。在我们的罪上祂冲我们的发怒,但祂也通过差遣基督为我们死、拯救我们、让我们与祂和好来彰显祂对我们的爱。我们并不需要在一位发怒的神和一位爱我们的神之间作选择。

所以,综上,《圣经工程》并没有教导神对罪恶报以忿怒和怒气。十字架解决的是罪的后果——如败坏和污秽,却没有止息神的忿怒。

这重要吗?

那么,这一点重要吗?教导神的忿怒与挽回祭到底有多重要?鉴于《圣经工程》在其他方面的益处,难道这只是一个我们可以忽略的小毛病吗?我认为有几个理由认为它确实很重要。

首先,赎罪和神对罪的反应是圣经的基要教义。这也是为什么神学家如此努力要把它们搞清楚。如果我们在这里犯错,那么这些错误很可能会渗入到其他教义中。

第二,按照神实际所是的(即按圣经所启示的)、而非按照我们所期待的来认识祂,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神的确对罪报以忿怒和怒气,认识到这一点很重要。这意味着我们更合宜地认识神,知道祂看罪是如此严重,以及我们何等迫切地需要挽回祭。

第三,明白十字架所带来的一切祝福,这对我们很重要。如果神自己对我们的罪发怒,那么问题就比仅仅应对罪所带来的后果要更严重。如果我们忽略赎罪的这一方面,那我们也许会怀疑罪是否真的那么严重。我们就被剥夺了因认识到神无与伦比的拯救而带来的喜乐:忿怒变为完全的赦免、和好与救赎。耶稣的死止息了神的忿怒,这个事实是更好的消息!

第四,我认为《圣经工程》忽视神在十字架上所显明的忿怒,导致他们在教导圣经的其他部分时也忽略神的忿怒。例如,在关于罗马书1-4章的视频中并未提及神的忿怒——而这显然是那段经文的重要主题。在他们关于那鸿书的视频中,也未提到神的忿怒——真让人惊讶,因为这在该卷书的第一章是如此明显。

我们该怎么做?

所以,我们该如何回应上面我所提到的问题?可以有许多回应,不过我只打算讲三点:

首先,在观看那些视频时,我们要小心分辨。我们要确保自己的个人读经,并省察相关视频是否符合圣经。我们也要小心地思考这些视频所教导的任何特定的教义。有时,不看视频、只阅读或倾听文字版可能更有帮助。这种方式可以让我们专注于这些视频所说的,而非它们所展现的(精美画面)。

其次,我们要非常慎重地给教会中的人推荐《圣经工程》系列视频,或用它们来服事(如果要用的话)。它们非常容易观看,因此一些观众可能会未加批判地相信视频中所教导的(某卷书的概览或某个教义)。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这也许意味着接受某种关于神的教义,或是采取一种缺乏神忿怒与挽回祭的赎罪观。圣经充满对假教训危害的警告,我们应该严肃看待这些警告(例如徒20:25-31提后4:1-5)。

最后,我们应该留心寻找其他更准确地教导圣经的资源。我常使用“视觉单元”(https://visualunit.me,部分中译见米麦工坊)网站。它有许多很好的图表来帮助解释圣经。我希望可以找到更多可供选择的视频资源,但目前尚未找到。

《圣经工程》确实制作出了教导许多重要信息的精美视频,但这些视频中所展现的赎罪观缺少任何关于赎罪祭和神忿怒的基要部分。由于这一教义的重要性和核心性,我们应该非常谨慎地在个人学习和事工中使用这些视频。

(关于相关主题的进一步讨论,参看彼得·亚当(Peter Adam)对赖特(Tom Wright)的《进化开始的那天》(“The Day the Revolution Began”)所作的评论。)


译:魏峰;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澳大利亚网站:The Bible Project – Brilliant but Flawed

Richard Sweatman(查德·斯威特曼)是澳大利亚纽卡斯尔(Newcastle)亨特圣经教会(Hunter Bible Church)的助理牧师。他热爱阅读小说和神学,还有许多不太擅长的爱好。
标签
文化
福音
代赎
影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