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了篇糟糕的道,我该怎么办?
2021-05-24
| Hershael York

有一次主日后,一位女士走向我,满有同情心地对我说:“我认为上周讲道真的很棒。”她想就上周的讲道安慰我,因为我的同工中有人告知她我对自己上周的讲道感到非常不满意。这一周来她一直在等待机会,想让我平息自己的疑虑和失望。     

她说:“我听说你觉得自己讲了篇很糟糕的道,但我想让你知道,神在我生命中使用了这篇讲道。事实上,我整个星期里一直都在默想和研读讲道笔记。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属灵指引,正是我需要听到和学习的。”

事实上,她听到的传闻没有错,“事奉评估”是周一全职同工会议的一部分。我和下属会一起在会议上检讨前一天做的好和出错的地方。平心而论,我对自己的批评,相比其他人对我的会来得更严厉一些。同工们也帮助我思考哪些做的好、哪些仍需改善,以及其中的原因。从我专家的角度看来,正如我对同工所说的,这位亲爱女士提及的那篇讲道简直糟透了,会上同工们没有热烈回应也没有积极安慰我,这都是有其充份原因的。       

每位有过三次以上讲道经验的传道人都知道这种感觉,这感觉就像在杰洛河逆流而上一样。意图和执行之间的巨大鸿沟,能压倒和吞噬整个讲台。面对即使有广泛学习和充份属灵预备的情况下,仍偶有失误发生。传道人要怎么处理呢?我给大家三个建议。

一、留意讲章之外

传道者无法控制的其他因素也会对讲道的果效产生深远的影响。沒有活力的敬拜、无精打采的诗歌都会严重,并且不断地分散会堂里大家的专注,又或是聚会中一些其他事情没做好,这些都能让敬拜失去力量,让传道人遭遇失败。        

二、反思讲章本身

失败是源于对经文的解释,信息的结构,还是传递的方式?就我而言,我很少错过经文的主旨。即便在一篇糟糕的讲章里,我也能很好地解释经文的含义,让会众都能够理解作者的意思。     

我的挣扎通常都在讲章组织或教导方式上。我经常不喜欢我的大纲。当讲得不好时,我必须问:是我对如何能清晰地解释讲章本身感到困难,还是我的传递方式——特别是因我缺乏激情和兴致——削弱和破坏了本来可以是一篇美好的讲章?我是否没有举例说明和解释复杂的真理,还是我花了太多时间进行解说以致失去重点?我尽可能对自己诚实,但也会询问其他了解我的讲道并且可信赖之人的意见。          

三、看向讲章之上

这也许是最重要的。我常常很高兴地发现,圣灵能使用虽不甚好、却是建立在神话语永恒真理之上的讲道。我想努力地使每一篇讲道在内容和传递方面做到最好,但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神虽然配得我最大的努力,祂也因此得尊荣,然而,祂并不依赖我的技巧和能力。 

那位鼓励我的珍贵女士让我回想到这一点。我仍然认为那次讲道很糟糕,然而,神却借着它,教导和塑造了她。

我期盼着下周再踏上讲台。 


译:Casper;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reacher's Toolkit: How Should I Respond When I Deliver a Dud?

Hershael York(赫雪·约克)是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教务长,及基督教讲道学教授;也是肯塔基州,法兰克福一所浸信教会(Buck Run Baptist Church)的牧师。
标签
教牧事工
讲道
讲道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