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有更少的基督徒专家文章
2018-12-07
| Aaron Earls

互联网可以有更多东西。它可以有更多爆笑图标,更多有趣的动物照片,绝对可以有更多有礼貌的人。但有一样东西,是它可以更少有的,就是信心和无经验这两者兼备,还把自己当成专家写文章的基督徒。

人人都有意见发表,但有智慧的人寥寥无几。

在事工方面,还在上神学院的那家伙,或者那位要承担的责任几乎为零的青少年事工牧师,对如何正确带领教会有很多的话要讲。

在生活中,最相信自己已经得着养育儿女长大成人最佳之道的人,就是那些刚刚生了孩子的父母。在如何让婚姻发挥美好作用方面,给人最多意见的莫过于那些新婚夫妇。

我是过来人。我从个人经历得知,人无经验说话却信心满满,这是怎样一回事。

你已经得到一些知识,但几乎毫无智慧。你很了不起的主意没有经过考验。你信心爆棚,这是因为你还没有遇见让你谦卑下来的艰难时刻。

当然,你的主意在你头脑里是奏效的,但是这些主意遭遇现实严峻考验之后还管用吗?

父母有一个上中学的孩子,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简单,对于如何养育孩子不知所措。一位丈夫或妻子,在又吵架时很难爱配偶,他/她就不再为他们即将结婚的朋友提供能快快解决冲突的办法。

尽管人把这句话错误说成是丘吉尔所言,但这仍是智慧的话语:“不管策略如何美好,你需要时不时看看结果。”但如果不等结果发生,你就不可能看到结果。

让你自己尽可能积累经验,然后才尝试教导其他人,这对你和那些可能向你学习的人都有好处。你已经想出来的美好策略需要结果,用这些结果加以试验和改良。

是的,事情普遍来说应该如此,所以让我回应一些可能出现的反对意见。

这与信仰的中心教导或明显的圣经智慧无关。你不需要经历三十年婚姻才知道你不应对配偶不忠。你刚刚为人父母,仍可以认识到应为孩子祷告。

我也要补充一句,就是几乎毫无经验的人,也可以讨论如何为人父母,如何有美好婚姻,对此作出积极贡献。神可以快快教导我们,祂绝对是装备我们去完成祂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

还有,可能你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就被推上领导位置。你觉得还没有准备好,这是一个好迹象(不是糟糕的迹象)。

然而普遍而言,除了我们知道的这些例外情形,我们有经验的时间越少,我们就越应慢慢让自己成为专家发言。

我结婚时间越长,作父亲时间越长,我就越知道对这两样我不知道的事情是多么多。这已改变了我在这些方面的写作。

我在网上写婚姻和为人父母的文章少了,这并不是因为我认为这些题目不重要(事实上,我变得更看重这些题目),相反,我只是更少相信我对这些事情的意见。

即使我对自己身为丈夫或父亲所做的那些决定有信心,但我现在接受一种可能,就是这些决定只在我具体处境中生效。仅仅因为神在我处境中教导我一种功课,这并不自动意味着祂要在其他人处境中也学会这功课。

但是当你看网上的情况你会发现,在家作全职母亲的女基督徒信心满满地写文章,告诉每一位母亲用什么正确方法可以找到在家和工作的平衡之道。

那些甚至还没有做决定该与哪一方父母一起过节的夫妻,却勇敢地告诉其他丈夫和妻子如何避免冲突,培养多结果子的婚姻关系。

不幸的是,我们的文化更看重快捷,远超看重经验。我们要做第一人,即使我们不正确也不要紧。基督徒和大多数人一样已经接受了这种逆向心态,甚至比大多数人更严重。

写文章的人和发言的人要尽可能快地建立平台和个人品牌。他们仿佛觉得没时间等待。

如果人取得其实只是一丁点名声,他们就要使用这一点为自己扬名,建立起他们自己作为专家的地位,然后才实际做事,取得经验。

这与圣经讲的路径完全相反。摩西隐姓埋名牧羊几十年后神才使用他。大卫受膏作以色列王,先回到他父亲的农场干活。

保罗在沙漠花了很多年时间学习,然后在一家地方教会服侍,在这之后神才呼召他出来作宣教士。耶稣直到三十岁过后才开始公开侍奉。

如果基督徒真的要反文化,我们就要努力重新看重并宣告经验的价值。

我们的文化更需要的,不是那些有趣的动物照片,而是要看到有人重视他人,过于重视自己的个人平台。我们身边的人更需要的,不是那些爆笑的图标,而是我们更渴望获得经验,而不是影响力。 网上已经有够多未经试验的意见,它需要更多经受考验的经历,特别是经受考验的基督徒经历。


译/校:改革宗经典出版社。原文刊载于《教会领袖》网站:The Popular Christian Article We Need Fewer Of

Aaron Earls(亚伦·厄尔斯)是Facts and Trends网站的作家,该网站旨在帮助牧师和基督徒领袖理解和认识给教会带来威胁的种种社会文化和潮流。
标签
互联网
文化
骄傲
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事奉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