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视角思考儿女的教育问题:公立学校
2019-03-04
| Jen Wilkin

编者按:我们邀请了三位学龄孩子的妈妈来分享她们的家庭关于教育的视角。珍·威尔金,珍妮·汉姆和阿曼达·艾伦是朋友也是邻居,她们在同一间教会聚会。三位朋友彼此尊重,都因着上帝的诫命和出于对上帝的敬畏而在努力尽心养育儿女。在本系列中,您将看到她们为何以及如何通过公立学校、基督教学校和在家教育教育她们的子女。首先是珍·威尔金来分享她为什么送孩子去公立学校,如果您想要了解其他观点,请参阅:

中文编者按:请注意这些翻译文章都是在描述美国的情况,虽然与中国的处境有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的差异,请在阅读时慎思明辨。


如何教育儿女是基督徒父母的一个极其重大的决定。该送孩子去基督教学校吗?该在家教育吗?公立学校如何?有趣的是,人们会因为家长所做出的选择而产生滑稽的刻板印象——你猜做哪种决定的妈妈会被认为是穿牛仔背心裙的?哪种是穿North Face夹克衫的呢?谁是穿紧身水钻T恤的呢?然而人们对这些选择的主观臆断却一点也不好玩。与流言相反的是,圣经并没有对某一个选择青睐有加。

然而圣经确实告诫家长要严肃认真地对待父母应该亲自训练子女的命令(申6:4-9),然而该如何践行这一命令需要慎重的考虑。我相信父母可以通过以上三种方式中的任意一种来践行圣经的这一命令,我也相信这三种方式中的任一种也可能会严重干扰对这一命令的实践。每种选择都有其优缺点。事实上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你作为父母首要的责任是为孩子建立教育环境,第二重要的才是选择学校。

那么,威尔金家选的是哪条路呢?虽然我连一件水钻T恤都没有,我们的选择却是去公立学校。诚实地说,我们其实并没有慎重其事地考虑过基督教学校和在家教育。希望下面列出的我的想法能够澄清我们没这样做的原因。其实,在公立学校11年,我们已经对它驾轻就熟,也有很多机会重新考虑这个选择。11年后,我们依然坚持曾经的选择,以下是部分原因。

我们无法承担基督教学校的费用

好吧,我只是实话实说。长远地说我们无法承担送四个孩子去私立基督教学校的费用。清楚地认识这个现实实际上带给我们安慰:这意味着在私立学校以外,一定还有其它教育孩子的方式可以荣耀上帝。

我们相信公立教育是理想的教育方式

杰夫和我的原生家庭都从事公立教育,我们自己也都是公立教育的产物。公立教育系统绝非完美,然而我们相信自己的参与可以帮助社区和国家变得更健康。我们发现秉持这样的想法其实并不困难——因为我们非常蒙福地住在一所很好的学校附近。当然我知道在我们国家的许多地区,选择进入公立学校系统就跟选择过勇敢的宣教生活差不多。此外,我们没有孩子有特殊需要或学习障碍,这就极大地简化了决策的过程。

我们相信世界观来自父母

我知道在家教育和私立学校的父母也相信这一点。我要强调的是我们相信孩子可以接受世俗教育却不一定要牺牲基督教世界观或在此妥协。所以父母需要常常和孩子讨论他们的课堂内容。我们敦促孩子学习用批判性思维(分辨地)看待他们的课堂学习内容。我们根据需要纠正或调整他们的学习。

我们发现“世俗”教育也有一些不期而遇的好处:

  • 公立教育给我们很多机会在早期教育阶段用尊重的态度和孩子谈论其他宗教。这些宗教有着鲜活的面孔。孩子有很多机会和朋友讨论信仰的话题。
  • 公立教育清楚地告诉我们花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的重要性。我们必须有意识地保护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因为周间每天他们有六个小时的时间在学校
  • 公立教育强化了孩子这样的意识——家庭,而不是同伴,才是他们最主要的社群。在家里你被尊重,被温柔对待,温和谈话。同伴却不一定会这样对待你。
  • 公立教育为孩子划出了清晰的界限。他们知道在世界观层面上自己是少数派。我们不需要向孩子解释他们是客旅和寄居的。

我要解释这一点: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差派自己的孩子去公立学校作光作盐。我们送他们去公立学校是去接受教育的,我们无意于志气高大地送孩子去幼儿园作小小宣教士。

我们相信如果父母喜欢学习,孩子也会喜欢学习

典型公立学校妈妈的形象是苍白平淡的,相比之下他们的孩子却显得光怪陆离——嗑药,混乱的性关系,满口脏话并且在最简单的课程上都拿低分。但其实我们家的孩子却不是这样的。孩子在学校接受正式教育,我们却在家里丰富他们的教育。杰夫和我都是书呆子,我们喜欢一起在家做填字游戏,读经典文学,做逻辑谜题,玩数学卡片,探索烘培中的化学原理和泳池中的物理学以及园艺中的植物学。我们是书呆子因为我们的父母就是书呆子。我们的孩子也是书呆子(对不起啦,孩子们)。他们对学习有着浓厚的兴趣并且主动地学习,这意味着无论他们的语言老师是教授还是体育教练,他们都能在公立学校茁壮成长。家长为孩子创造教育环境,如果你不是典型公立学校家长的样子,你的孩子很可能也不会成为典型公立学校学生的样子。

总结

对我们家来说,公立学校是负担得起的扎实的教育。这意味着我们家与来自各种背景和宗教信仰的人相遇,意味着我们需要参与建设我们居住的社区。我们家庭选择了公立教育,但我们绝不想贬低基督教学校或在家教育的选项。公立学校并不适合所有人,虽然对我们家来说是好的选择。教育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选择,需要考量每一个家庭以及学生的独特性。我在此提供自己的视角是为了丰富关于教育的对话。


译:解敬婷;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erspectives on Our Children’s Education: Going Public

Jen Wilkin(珍·威尔金)是一位妻子,4位大孩子的母亲;她倡导女性通过学习上帝的话来爱上帝;她写作,演讲,教导姊妹圣经。她住在德克萨斯州花岗市(Flower Mound, Texas)。她是两本属灵书籍的作者。
标签
父母
养育儿女
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