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热爱的事还是该做的事?
2020-07-21
| Bethany Jenkins

乔布斯是我们追随创造力、好奇心和激情的典范。“你必须找到你所爱的东西,”他这样告诉斯坦福大学2005届毕业生。“要让你的工作变得伟大,唯一方法就是热爱你所做的事情。如果你还没有找到你的激情所在,就继续寻找。不要安于现状。”

不过最近,一位职业咨询师认为,除了乔布斯的职业建议,还有另一种看待工作的方式。戈登·马里诺(Gordon Marino)在《纽约时报》上这样说:“我们的欲望不应该成为职业的最终仲裁者。有时候,我们应该做我们讨厌的事,或者做最需要做的事,并且竭力做好。”

当有选择的时候(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机会),我们到底是该选择“做自己热爱的事”,还是做“应该做的事”?我们该追求激情所在,还是对机会进行性价比分析然后选择对自己最有价值的? 

本不该有的冲突

在神原本的创造中,“自己喜欢的事”和“必须要做的事”是分不开的。神在做祂爱的事,当祂宣告祂的创造是“好”和“甚好”的时候,祂是在庆祝、享受、赞许、留恋和欣赏自己的工作。祂为自己所造的东西而感到骄傲,为自己的作品而感到欢喜(诗104:31)。

然而祂也在做必须做的事。祂的工作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快乐,也是为了让祂的形象承载者——人类——得以享受其中。祂的创造之所以“好”和“甚好”,不仅因为这创造本身完美,也因为这创造对我们来说是完美的。正如我的朋友詹·波洛克·米歇尔(Jen Pollock Michel)所说,“神是个家庭主妇(homemaker)”,祂在创造的是一个我们可以生活、生存、茁壮成长的地方。

作为他的形象承载者,我们要像祂一样工作。祂把我们放在园子里,让我们去做必须做的事:“修理、看守”(创2:15),神还将这创造赐给我们“管理……全地”(创1:26)。看到我们如何耕种,神就激动不已:他把动物“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创2:19)。这是一幅丰盛、喜乐和建立文化的画面。

期待太多或太少

但在堕落之后,我们与工作的关系就被打破了。从生儿育女到耕地,我们的工作都围绕着“荆棘和蒺藜”而展开(创3:18)。工作和生活可能令人沮丧和无聊,它可能以辛劳、虚荣和自私为标志。有时,我们有粗鲁、不欣赏和抱怨的老板。另一些时候,破碎的系统挫败了我们的计划。

我们也往往对工作期望过高或过低。在我看来,乔布斯期望太高。他认为我们可以不用安于眼前的工作,直到我们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和激情——即便这种激情是出于自我驱动和自我关注的。这种“做你你爱做的事”文化是残缺的,因为我们的爱是紊乱的,我们爱错了东西,或者我们用错误的方式爱了对的东西(耶17:9)。

而那位职业咨询师则对我们的期望太低。他建议做任何该做的事——即使我们讨厌它。这种“做该做的事”的建议同样是残缺不全的,因为它叫我们否认那些我们不能否认的东西——包括我们的欲望、情感和激情。我们不是没有情感,仅仅依靠自然伦理做决定的斯多葛主义者。

情感与机会

在十字架上,基督恢复了“做你所爱的事”和“做该做的事”应有的联合。希伯来书的作者这样描述耶稣的工作:“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来12:2)。他既在做他所爱的事(救赎他的子民),又在做该做的事(忍受十字架的苦难)。

当我们的年岁和信心还很年轻的时候就该质疑“做你所爱的事”这一文化,不是因为它不真实,而是因为我们很少知道自己爱什么。就实际而言,研究表明只有不到30%的人有一个可识别的、固有的、可以努力去做的激情所在。我们大多数人必须去发现和探索自己所爱的究竟是什么,而这种发现和探索通常是通过“做该做的事”。

从属灵上来说,神正在重新安排和重塑我们的爱,使我们越来越像耶稣(林后3:18)。祂在我们里面工作,教导我们在感情上有分辨力和成熟(马太福音6:33)。祂正在凿开我们对安逸、舒适和其他任何我们喜欢的东西的表面渴望,迫使我们每天背起十字架成为坚实、扎根稳健、强壮的“公义树”(赛61:3)。

不过,这个过程往往需要时间,总是要依靠恩典。“我在神的事情上所获得的那一点知识,并不是由于我自己的智慧和温顺,而是由于他的恩典,”约翰·牛顿这样写道,“我也不是一下子就得到这些的,神一直乐于给我多多的忍耐。”

新耶路撒冷

无论我们在年龄和信仰上多么成熟,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部分工作总是会很辛苦。大多数律师可能永远不会爱上所援引的法律条文,大多数教师可能会继续与极端的标准化教学要求作斗争。我们所有人都将永远在与同事、老板和客户的关系中挣扎。

不过,保罗把我们在工作中的注意力转向了复活。因为基督已经复活了,“所以,我亲爱的弟兄们,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换句话说,耶稣复活的身体(他的手还带着他工作的痕迹)意味着我们今天所做的工作在将要来的世代里很重要。在主里,我们的劳作不是徒然的。

当我们的工作与我们作为神形象承载者的呼召似乎相去甚远时,要想在工作中茁壮成长,我们需要重新抓住我们神圣呼召的长期性。比如那些冗长的法律条文脚注,这些是这个世代正义的一部分,而在真正的正义将在新耶路撒冷获得全面落实;那些可恨的标准化考试为我们显明了这个时代的学术,而真正的学术将在新耶路撒冷称赞神、荣耀神,成为我们知识的泉源。

有时候,这不是“做自己爱做的事”还是“做该做的事”这两者取舍的问题,而是获得新的心灵和新的视角,以塑造我们所爱的东西和我们如何爱的问题。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o What You Love or Do What Needs Doing?

Bethany Jenkins(贝瑟尼·L·简肯斯)是真理论坛(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联盟发表过很多文章,她也是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级研究员。她曾在国会、州政府办公室,以及华尔街和Big Law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本科毕业于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并在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获得她的法律硕士(JD)。贝瑟尼在纽约和波士顿两头工作,喜欢在中央公园沿着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积极成员。
标签
文化
激情
情感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