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应当转化城市吗?
2019-07-26
| Reuben Hunter

基督徒相信转化。毕竟,我们都是被转化了的人。

就个人而言,当一个人由圣灵重生后,保罗说“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如果人的一生中有这样的一个转变,那这个转变是相当剧烈的。除此之外,我们又是一同被转变:“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哥林多后书3:18)

就如哈巴谷书2:14里所记载的那样:“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那些被转变的人会对所在的地方社区作盐的效果,正如耶稣所期待的那样(参考马太福音5:16、彼得前书2:9-12)。所以进入某一个地区里并且在那里建立一个对当地的人和文化都能产生转变性效果的教会是植堂者们的终极梦想。

但是实现这个目标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很多教会把“转化城市”或“转变文化”作为她们的异象。但是恐怕她们对这个目标所涉及的方面和如何实现这个目标都缺乏明确的定义,而这种模棱两可就很容易让新教会的发展偏离正路。

为了提供一些明确的定义,我想我们需要从教会的使命这个亘古不变的问题着手。一个教会应该以“转变文化”作为她的使命吗?可能我说这话不免会让人觉得我是老学究,但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如何理解“教会”以及何为“转变”。

什么是“教会”?

当我们提到教会和她在这个世界里的呼召的时候,我们需要注意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所提到的教会“狭义使命”和教会“广义使命”之间的区别。(译注:出自约拿单·李曼,Four Views on the Church's Mission 一书)他在这本书中提到:上帝所说的教会是一个“有组织的群体”,同时也是在指“教会的会众”构成其教会的会众(英文版40页)。

教会的“狭义使命”是指为基督的国度赢得门徒和子民,而教会的“广义使命”则是成为基督国度的门徒和子民。这就意味着,教会必须根据不同的处境而作工。当她在带领者的领导下聚会、基督和祂的新娘同在时(马太福音18:20),教会的使命就是传讲上帝的道,施行洗礼和主餐,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即有意义的成员制和教会惩戒)。

而当教会成员分散在世界上时,教会的使命则是作为个体门徒要在按神所命定的生活环境里,活出与世界有别的呼召。这一区别性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角色。因为正如李曼所指出的那样:“当一个人问我以下问题的时候,‘什么是教会的使命?’;‘教会当关心世界吗?’;‘教会只注重宣讲真理还是真理和行为并重?’(请允许我再加一个,‘教会的使命是转变整个社区吗?’)我需要知道这个提问者是把教会当成是一个群体性的聚集来提问,还是当教会是个体成员的集合来提问的。”(英文版42页)

教会在作为个体成员的这个意义上,必须要寻求爱邻舍,服事他人,这是他们的责任。但教会在是一个群体性聚集的这个意义上,就没有相同的责任要求。她可能会把分配预算或者招募新的事工作为首要职责,但是圣经的确没有要求教会这样。

威廉·威尔伯福斯的人生就很好地说明了这种区别在实际中的实践。威尔伯福斯的生命和事工对文化变革的影响是巨大的,但是他废除奴隶制度的这项工作并不能被定义为“教会作为一个集体(教会作为一个群体性的聚集)”时的使命。这是一个基督徒在公共生活中,因着他对上帝和邻舍的爱,藉着教会在狭义上的使命,被塑造而寻求的事工。

有个很有名的故事:当威尔伯福斯问约翰·牛顿(John Newton),他是否应该成为一个牧师的时候,牛顿鼓励他应该继续他的政治生涯。类似这样的事件在历史中发生了无数次,也一次次的说明了我们在不同领域、持有不同职责的时候应该期待怎样的转变,应该为什么样的转变而祷告。

尽你份内的职责

上帝已经在这个世界上为我们建立了三个基本的管辖体系。第一个是家庭,并规定了其掌管健康,教育和财产的职责(以弗所书5-6)。第二个是民事执政官,并规定了其维护公义的职责(彼得前书2:14)。第三个则是教会(作为一个群体性的聚集),并规定了其宣讲上帝的恩典和平安的职责(马太福音28:18-20)。每一个体系都被赋予了不同的角色责任,所以他们各自应该“尽自己份内的职责”。

我的意思是说,家庭不能掌管洗礼和圣餐礼、一个州政府不能对教会惩戒加以干预、而教会不能代表国家向别国宣战。所以,尽管我们希望教会成为社区的中心,但这并不意味着教会必须对社区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负责。这不是教会的责任,但她教导我们每个人应该如何在神的面前真诚地谦虚地履行自己在社区里的责任。

当我们说到教会对“转变”社区或者文化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时候,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改变每周都会在会众的到来和离去中被体现——会众每个主日来到教会,通过听讲道和参与圣礼的方式被转变,然后他们离开教会并信实地去在神所允许的生活圈里行道。在威尔伯福斯和所有像他一样的人的例子里,我们看到“教会作为一个集体”是转变会众的核心,而这个驱动着每一个“教会会众”为转变文化而努力。

只有神能主宰社会转变

这是一个简单、顺服与神的主权之下的基督徒生活节奏。所以地方教会的态度要和一个充满信心的病人等待着被神医治一样。

在当下的一种“即刻满足”的文化下持守这样的态度是困难的,而对那些具有激进人格的教会植堂者来说尤为困难。但神是那真正带来改变的,他按着自己的时间、自己的意志做事,带来了不可被动摇的国度,而我们只是接受者而已。(希伯来书12:28)。


译:Aishe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Your Church ‘Transform’ the City?

Reuben Hunter(鲁宾·亨特)在位于伦敦的西三一教会(Trinity West Church)担任主任牧师一职。他的妻子名叫路易莎(Louisa),他们育有四个孩子。
标签
教会与文化
文化
福音
植堂
Acts29
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