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的目标及宣教士的工作
2020-05-04
| Kevin DeYoung

使徒行传 14:19-28这样说:

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以哥念来,挑唆群众,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死了,就拖到城外去。门徒正围着他的时候,他竟然站起来,走进城里去了。第二天,他跟巴拿巴一同到特庇去。他们在那城里传福音,使许多人作了门徒,然回到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又说:“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苦难。” 两人在各教会为他们指派了长老;禁食祈祷之后,就把他们交托给所信的主。两人经过彼西底,来到旁非利亚,在别加讲道以后,就下到亚大利。从那里坐船往安提阿。从前众人就是在这地方,把他们交托在神的恩典中,派他们去工作,现在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到了那里,就召集了会众,报告神跟他们一起所行的一切,并且他为外族人开了信道的门。两人同门徒住了不少日子。

我希望在本文中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宣教士是做什么的?

这问题简单,但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简单。近年来,在有关宣教的书籍中,都有着很多的讨论,讨论我们说的“宣教”、“宣教士”、或更新潮的 “宣教性” 这些词汇的定义究竟是什么,或应该是什么。我和纪格睿(Greg Gilbert)试图在这讨论中发表我们的粗浅看法,所以写了一本书。当中的问题是复杂的,大多是因为“宣教”或“宣教士”这些词汇的意思不再像以前那么明确。

虽然基督徒经常使用这些词汇,但我想如果我们非得给它们下个细心思考过的定义,我们将会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对有些人来说,“宣教”纯粹就是传福音,而对很多跨教会机构来说,他们做很多教会应该做的善事,却不认为传福音是他们的使命。还有,环保算是宣教工作吗?教人读书写字呢?农业发展呢?医疗护理呢?挖井呢?孤儿事工呢? 若这些人是以耶稣的名义做这些事,那又算不算宣教工作呢?若这些活动是更广大的事工的一部分呢?或是为了达成一个更大的目标所经的途径呢?要理解“宣教”工作究竟包含些什么,其实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

让我在这里澄清一点。我问这问题 “宣教士是做什么的?”,并不是指他们日常生活具体上所做的每一件事。我并不会试图描述一位宣教士在宣教工场上的具体经历和感受。我并不是论述那个问题的最佳人选,而且我们在使徒行传14章的结尾处也找不到这些内容。

我想要从更高、更根本的地方来看这个问题。我想让我们从神学的角度思考宣教工作的任务、目标、及目的,而从中来看看宣教士的责任是什么。目前以宣教士的身份在这世上服侍的男女应该以什么来作为他们事工的目标?对宣教士的工作,各个差派他们的教会应该期待什么、鼓励什么并为什么祷告?在确定应该支持哪一个宣教组织及宣教士的时候,教会的宣教委员会和分配宣教的经费预算时,应该关注哪些要素? 这些都是重要且非常实际的问题。而我们必须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宣教士是做什么的?”,我们才能着手探讨这些问题。

开始定义

我们若要回答这问题,我们必须先对于“宣教士”这个词汇的定义有个大概的理解。很显然,在不确定宣教士们做什么之前,我们就不能全面定义这个词汇。但我们至少应该试着得到一个大致正确的定义。

从最根本的层面上来说,“宣教士”是一位被差遣的人。“宣教”这个词汇就含有此意。虽然英文圣经中并没有“宣教士”这个具体的词,但它依然是一个符合圣经的词汇。席纳博(Eckhard Schnabel)写过包含两卷的巨著《早期基督教宣教事工》(Early Christian Mission ),各1000页左右;还写过一本500页左右的《宣教士保罗》(Paul the Missionary)的著作,他是世界上研究新约中宣教这一领域的权威专家,而他也强有力地表达了这一对“宣教士”的定义。

但如果你认为“‘宣教’这个词新约中没有,那是错误的。“宣教”的拉丁文动词 “mittere” 就是希腊文动词 “apostellin”,而这个希腊词汇在新约中出现了136次(在福音书中出现了97次,用在说耶稣被神 “差遣”,以及十二门徒被耶稣 “差遣”的地方,《宣教士保罗》,第27-28页英文版直译)。

“使徒(apostles)”这个词,从最广义上讲,是指那些被差遣出去的人。在语言学层面看,“被差遣”也正是我们思考“宣教士(missionary)”这个词时首先应该注意到的。毕竟,这正是耶稣对于祂自己的宣教使命最先提到的——祂被差遣去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路加福音4:18)。去“宣教” 或“参与宣教的事工”暗含了意向性及行动性的意义在其中(《宣教士保罗》,第22,27页英文版直译)。宣教士就是那些从一个地方被差遣出去,好到其它的地方去的人。

每一位基督徒——我们要是顺服大使命的话——都必须参与与宣教有关的事工,但并不是每位基督徒都是一名宣教士。诚然,我们都应该常做准备,回答各人我们心中怀有盼望的缘由;我们也应该以我们的善行来彰显福音;我们也应该尽自己的本分让基督为人所知;但是,我们应该把 “宣教士”这个称呼保留给那些特地从一个地方被差遣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人。我们要记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教会 (希腊文ekklesia)” 的定义就是指那些被呼召出来,而聚集在一起的人。我们身为信徒的最根本身份并不是背着使命被差遣到世界当中去的人,而是被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的人(彼得前书 2:9)。正如席纳博针对使徒行传所说的:“(路加)不曾表示过‘教会’是一个被‘差遣’出去执行上帝旨意的机构。路加却记述过本地教会‘差遣’出色的传道人和教师为‘宣教士’到别的地区去(参使徒行传 13:1-4),但圣经并没有说教会本身是被‘差遣’的。”(《早期基督教的宣教》,第1580页英文版直译)。

因此,宣教士是那些特别被神呼召、被教会差派出去,在非基督徒当中宣教的人。

为什么要从使徒行传中找答案?

我们即将回到使徒行传 14:19-28那里,并解答这个问题“宣教士是做什么的?” 但在我们看这段经文之前,还必须要先完成另一个预备步骤。我必须要论证使徒行传这卷书乃是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的最佳之处,还有使徒行传第14章的结尾是否有助于我们解答这个问题。除非我们有好的理由认为这卷书和这段经文的用意就是要回答类似的问题的,否则,依据使徒行传及当中的第14章来解答我们对于宣教士的问题就是不合理的。

让我们先纵观整卷书。使徒行传是由神默示的教会宣教历史。作者写它的意图是为了延续路加福音的结尾——那就是耶稣的命令 “人要奉他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直传到万邦”,并且耶稣会差遣圣灵临到他们身上,使他们得着从上面来的能力,好让他们为祂见证(路 24:47-48)。我们在使徒行传第1章也看到同样的情节,就是当教会聚集在耶路撒冷等待那被应许的圣灵(使徒行传 1:4)。路加所写的这第二卷书,使徒行传,就描述了那些在他的第一卷书,路加福音,结尾处领受宣教使命、被差遣出去的人们的作为。

不要错过使徒行传 1:1 的重要性:“提阿非罗啊,我已经作了前书,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 (强调关键词:“开头”)。换句话说,路加福音所讲述的是耶稣事工的开头,而现在(隐含意味)使徒行传这卷书所讲的乃是耶稣继续所行、所教的。我们一定不能忘记——从最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我们并没有取代耶稣在地球上的事工,甚至我们连与耶稣同工合作的关系也不是。这工仍是耶稣的,而祂也仍是那位在做工的。我们的角色是为着基督和祂的工作做见证。这才是使徒行传这卷书的目的:显明诸位使徒乃是基督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的见证人(徒 1:8)。使徒行传 1:8 给了我们这整卷书28章内容的目录列表。使徒们将跨过这些地区,步步延伸,宣告基督,直到世界的地极。显而易见的是,使徒行传是一卷显示宣教过程中福音在这世上的传播和前进。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这卷书能够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宣教士是做什么的?”

并且,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要回答那个问题,这段使徒行传第14章中的经文尤其合适。在使徒行传第13章的开头,安提阿教会在圣灵的指示下,把巴拿巴和保罗分别出来 “去做我召他们所做的工” (第2节)。下一节说,“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第3节)。在使徒行传的记载中,这并不是第一次要传讲福音给非信徒。这也不是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出去传福音。但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一间教会刻意地差遣基督徒工人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履行传道的使命。保罗和巴拿巴一路行至塞浦路斯,然后到彼西底的安提阿,然后到以哥念,然后到路司得,然后到特庇,然后从那里路过路司得、以哥念、彼西底的安提阿,然后到别加,最后又回到安提阿。至此,保罗结束了他的第一次宣教旅程。因此,使徒行传14:19-28不仅很好的概括了保罗的宣教事工,它更包含着保罗回到安提阿教会时他会和他们分享的信息(第27节)。这些经节就如同保罗和巴拿巴与差遣他们的教会分享时边展示PPT边说:“这是我们看到神的大能是怎样工作的。这些是我们去过的地方,我们所做的事。”如果有什么经节能简练地给我们描述出宣教士的工作内容,那就数这些使徒行传第14章中记述的宣教旅程末尾的有关经节了。

一张三条腿的凳子

从这些经文当中,尤其是21-24节,我们看到宣教工作就好像是一张三条腿的凳子。作者路加向我们展示了使徒们做宣教服事工作的范例,这个服事范例有三个部分:

  • 初信徒——“他们在那城里传福音,使许多人作了门徒” (第21节)
  • 新的群体——“两人在各教会为他们指派了长老”(第23节)
  • 被培育成长的教会——“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第22节)

当然啦,基督徒宣教士可能在以上三部分工作中的某一个方面比其他方面更加活跃。但一切的宣教工作都要谨记这三部分。如果使徒为宣教士工作作出了示范——使徒们是最直接的承受了大使命并被差遣出去的人,所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这么认为——那么我们就应该期待自己的宣教士参与这些事工工作中,并为他们在这些事上代祷。宣教事工的目标就是带领人信主、使初信徒的信心稳固成长、并且让他们融入一间当地教会。

席纳博以几乎一模一样的三点来描述宣教事工所包含的工作(《宣教士保罗》,第28页。参见《早期基督教的宣教》第11页)。

  • “宣教士向尚未听过或接受福音的人传达关于耶稣这位弥赛亚及救主的消息。”
  • “宣教士传达一个全新的生活方式,而这种新的生活方式将完全或至少部分替代新信徒们所处社会中的社会规范和行为模式。”
  • “宣教士使初信徒们融入并形成一个新的群体。”

传福音、门徒培训、建立教会——这些就是安提阿教会差遣保罗和巴拿巴去做的,而这些都是一切宣教事工所应该拥有的目标。宣教士或许会更加针对其中之一的目标,但三个目标都应该包括在我们整体的宣教策略中。必须要让不信者听到福音而且有些从中接受了福音,宣教士才能开展门徒训练和植堂的事工。同时,我们不能让初信徒一旦接受福音之后就自力更生。他们一定要扎根于信仰中,接受如何离弃罪恶、老我及离弃魔鬼而转向和跟随耶稣的教导。而如果我们的宣教事工只专注于传福音和门徒训练,而不包含建立教会这一核心异象,我们就没有终于使徒行传所看到的模式,那就是归正必须包含加入教会。宣教的工作是一只三条腿的凳子:我们若缺乏任何一只脚,事工便不会健康、强稳、和坚固。

当然,在我说每个宣教士应该参与这三个目标的时候,我并不是在说有关的策略必定会是简单或直接的。我们在争取这些目标的同时,一定要耐心以及能够应变。要学习一个新的语言以及成功向你要传福音的对象传达信息,或许需要几年的时间。你的专业或许是一名医生、护士、教师、生意人或农业专家。但是,你更伟大,更长久的目标就是为把人引领到基督面前,让他们扎根于信仰,以及确保新的当地教会坚固地被建立起来。在今日的时代,向最后的未得之民宣教是需要冒险、创意及富有耐心的。对于进行宣教的工作,使徒行传不只给予我们单独一个方法。

但使徒行传的确向我们展示了宣教士所做的工作。

从一方面的角度来看,我们要避免这个危险——就是过于简化宣教。让未信者悔改信靠福音是一些善意的基督徒视为惟一重要的东西。他们把一切的精力都花费在尽快进入宣教工场当中,尽可能在时间限制之下向最多的人传福音,然后就尽快离开。宣教因此便相等于福音遍传和拓荒。

另一方面来看,我们也要避免另一个危险——就是过于广泛化宣教。一些善意的基督徒把一切视为是重要的。他们把一切精力都花费在于提高工作技能、降低失业、挖井、建立医疗中心、设立优秀学校、及努力提高作物产量……这一切固然重要,而且也能够奇妙地展现出基督徒的爱心,但这些并不是保罗及门徒们在使徒行传的使命中蒙差遣去做的。

我并不怀疑上帝恩赐我们一些人并召他们在异地里照顾孤儿、或帮助人们扩展更好的卫生做法、或帮助身有疾病但对于寻求医学治疗能力有限的人。我们应该以我们全力的支持,称赞这些呼召。就这么简单。或许,我们甚至也会在金钱上支持他们,好让这些基督徒能够去以这些花费资源的方式去爱护他们的邻舍。同时间,在对于这些善事没有丝毫的贬低之下,我们必须从使徒行传14:19-28并从这整卷书中,下一个结论, 那就是教会的使命以及我们所差遣的宣教士的工作是比较特定的。那些要我们在宣教的理解上去“改革”的的观点——就是从引领人们到耶稣基督面前的传统宣教焦点移开,反而专注于一个“整体”的理解去明白耶稣的声言——在经文中其实找不到扎实的根据 (参阅《早期基督教的宣教》,1580-81页)。我们在保罗宣教的旅途中重复地看到,并在他的书信中重复地看到,他所被召去成就的核心工作,就是以言语传扬耶稣为救主。(罗10:14-17,15:18;林前15:1-2, 11;西1:28)。保罗视自己的身份为使徒——一个蒙差遣的,而他主要的使命就是奉派传神的福音(罗1:1)这就是为什么在使徒行传14:27里,他对自己刚结束的宣教工作所做出的单独总结就是神“为外邦人开了信道的门”。保罗身为宣教士的目标就是犹太人和外邦人的归正,他们心灵和心意上的转化,并且让这些新信徒融入一个成熟,建制的教会。

在他们的书 《世界地极的救恩:宣教的圣经神学》中,安德烈亚斯·科斯滕伯格(Andreas Kostenberger)及彼得·奥布莱恩(Peter O'Brien)形容着,若 “在今日的环境中宣教士们都跟着使徒的模范”的话,这图景会是怎样的。这些宣教士的工作将会以使人归正开始,但不会到此停止。

宣教士们会“把信徒组成成熟的基督教教会,提供神学引导及教牧关怀,来防备教会里外升起的危险,在个人及组织方面坚固信徒去面对逼迫并苦楚,好让他们在主里仍然站稳,这些都包括在继续主耶稣基督的使命里面。”(268页)

因此宣教士是做什么的呢?他们向还未听到福音的人传福音。他们在生命及基督教义上栽培新信徒。他们也建立这些门徒成为健康的教会,拥有纯正的圣经教导和好领袖。

一些推论

文末,我想提出有了以上答案之后,随之而来的一些推论,并最后从经文中指出我的一个观察发现。

应用#1:那些目前以宣教士的身份服侍的应该考虑保罗所重视的是否也是他们所重视的。我并不是在针对任何一个可能在阅读这篇文章的宣教士。但宣教士们一般上可以使用使徒行传14章的结尾,为一个概括性的诊断工具,考虑他们自己的目标是否相似于路加对保罗目标的总结。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温馨的提醒及鼓励来继续行在正路上并坚持执行他们在做的好事。对于其他的宣教士,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必须重新慎重考量他们所应该重视的。或许他们偏离了给他们的指令,或许他们失去了对于他们原先目标的视线。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经历宣教任务或使命上的偏离。这在生意中、商业中都可能发生。在教会中、学校中、宣教工场中也会发生:你在初期的时候拥有一套要达成的目标,但数年后你已经完全脱离了这目标而往另个方向去了。

应用#2:我们应该利用宣教的资金来支持那些视使徒行传14:21-23的东西为他们自己目标的宣教士们。基督徒的确有余地去支持一切善事、拓展计划、及给人类文明带来繁荣的行动。我们很多人会选择利用自己的资产去支持这些活动。它们一些也或许包括在我们教会的预算当中,例如设立一种执事的事工来帮助自己社会或世界各地不幸的人士。但当我们在针对使用宣教的资金来支持宣教士的时候,我们应该期待他们也同样为着保罗和巴拿巴在21-23节视为使命的东西而去奋斗、祷告、及忙碌。被差遣的使徒所做的工作,和我们所差遣的宣教士所做的工作,应该大有相同。

我们是有限的创造物,拥有有限的时间、资源、及能力。因此,我们的宣教策略必须要有特别重视的地方。首先这就意味着,我们要支持敬虔的男人和女人,在信仰上成熟,并且拥有同样的在神学信念。

其次,这也意味着我们应该支持那些参与在使徒行传中三方面的宣教工作——传福音,门徒培训及教会种植。

第三,一旦前两点都被扎实建立以后,我相信每间教会都应该谨记多两个问题。最大的需要在哪里?我们最大的优势是什么?这两个问题不会使一切困难的决定更容易执行,但它们会帮助我们开始执行那些困难的决定。

保罗的目标是尽可能把福音传给每一个人。他并没有区分于男的或女的、作奴仆的或自由人、富裕的或贫穷的、受过教育或没受教育的、多数或少数的民族。他要每个人都听到耶稣的福音,并殷切想要在没有宣扬过基督的地方传福音(罗马书15:17-23)。思想着还有接近三十亿人口无法接触福音并还有7000福音未及族群,我们应该特别有负担差遣宣教士并支持身在基督名声最微小的地方的宣教士。

慎重考虑最大需要的同时,我相信考量我们最大的优势也是有智慧的。我们在自己的教会中拥有什么样的才能及爱好?我们在什么方面拥有优秀表现的记录?我们在什么地方已经建立了坚固的关系?上帝在哪里已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这些是我们可以问自己的次要问题,若我们已经处理了重要基本的问题。

应用#3:如果教会愿意差遣你出去,你应该考虑上帝是否正在召你做这项事工。我知道这篇文章着重于定义及准确性及解释,但或许你发现你的心灵在思想着充满福音、以福音为目标、及以福音为中心的宣教工作时,你是满溢着喜乐、意向和决心。你或许正坐在你的电脑前这样想,”这就是我要在我生命中所成就的。总有一天我要回来向这间教会报道上帝透过了我的见证为着万国打开了信道的门。” 目前有一个巨大的需要,而我们拥有着巨大的福音。你是否是上帝呼召把这两者联系起来的人选之一?你若觉得你或许是我们在这里谈论的宣教士之一,就去和你的长老、宣教委员会、传道人、或成熟的朋友谈一谈。

结语

我若没有在终结前把焦点转向第22节的结尾的话,那我就太粗心了。我们在那里看到保罗和巴拿巴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并且告知他们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苦难。他们在门徒培训计划的关键之一就是预备人受苦。而谁能够比使徒保罗更好地在基督徒的耐力上预备他们呢?在这里,我们只是在保罗第一个宣教旅途的结尾,而我们已经看到他受威胁、被攻击、被丢石头、被拖到城外、并被抛弃去死。如果做基督徒的呼召是一个要你背起自己十字架的指令,做宣教士的呼召岂不是更为如此吗?

在某些方面上,我们今天和当天的保罗及巴拿巴比起来方便多了。到目的地的旅程更加容易。交通更加容易。医疗及卫生的水平也提升了。但在其他方面上,宣教士的工作现在更加艰难。今天大多数的宣教士在他们的事工中所必须跨过的文化差距,比保罗当天需要面对的更加庞大。他是在罗马帝国境内行动的。他所牧养的对象和他所经历的教育系统以及政治传统是相似的,虽然他们的宗教历史有时候很不一样。把一个美国人差遣到印尼,或把一个韩国人差遣到东欧,或把巴西人差遣到西非很有可能意味着比保罗经历过更深的跨文化痛苦。

最终,当然,这样比较不同世纪进行的宣教工作并不是特别有益。我们若忠于向还未认识基督的人传讲福音,挑战将必定存在。苦难的应许必定有效,而比这更严重发生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这意味着我们若被差遣的话,就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受苦难,并且做好准备支持我们所差遣的。他们拥有需要帮助的婚姻、需要帮助的孩子,以及需要帮助的争执。他们并不是超人。他们是仆人,是上帝的仆人,是他人的仆人,以及上帝话语的仆人。

在我们这个时代里,那最后一点需要被重复强调。宣教士首先必须是上帝话语的人。他们一定要认识它、信靠它、宣告它、并教导它。这是他们会去的原因。这是我们差遣他们的原因。然而,人还没有信他,怎能求告他呢?没有听见他,怎能信他呢?没有人传扬,怎能听见呢? 如果没有蒙差遣,怎能传扬呢?(罗马书10:14-15)


译:Huilin, Jaso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The Goal of Missions and the Work of Missionaries

Kevin DeYoung(凯文·德扬)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八个孩子。
标签
教会
宣教
使徒行传
宣教士
差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