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小而“不起眼”的地方
我们也当如此
2020-09-04
| Douglas Phillips

有一句脍炙人口的名言,大部分人认为这话是出自司布真之口:“分辨不是简单地区别正确和谬误,而是区分正确和差不多正确。”

我认为这句至理名言也适用于教牧事工的方法和实践。

在史提芬·维特玛(Stephen Witmer)所著的新书《小地方,大福音:被遗忘群体中的事工为何重要》(A Big Gospel in Small Places: Why Ministry in Forgotten Communities Matters)中,他认为如今宣教和植堂的主要目标都在于有规模和有影响力的中心城市,这种事工模式差不多是正确的——但或许错失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再思宣教与植堂的模式

当然,这些问题并非新事。至少是从五旬节那天之后起,它们就一直伴随着我们。

教会应当怎样履行传福音、使万民做门徒的核心呼召呢?使徒行传中所探讨的问题就围绕着如何把福音使命带出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带入外邦的人民和土地这一大问题上。谁应当领受这个信息?这个信息具体、究竟是什么(比如,带有多少摩西律法的传统)?传讲福音的方法又应当是什么呢?很多看似显而易见的答案最后可能只是“差不多正确”罢了。如果要对不同的方法进行分辨,并找出最正确的宣教和植堂模式(如同腓立比书1:10所说),我们就需要进行深入的解经。我们需要分辨圣经所记的究竟是命令,还是描述。如果是前者,我们就需要顺服;如果是后者,我们只需要确认和参考。所以,我们注意到保罗传福音和建立教会的地点都是罗马帝国的中心城市,但我们并不见得理解保罗这样做背后的神学-哲学因素。

就拿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章中引人注目的事工作为例子吧。这位伟大的使徒已经做好了人口调研和文化分析。他知道怎么做更具策略——至少就实用性而言,他也做了重要的分辨,发现对犹太人“有效”的是什么(神迹),吸引外邦人的又是什么(用人们能够理解的言语修辞表达出很高的智慧)。至此,他的一切深思熟虑都很合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则是一个大大的意外。在描述完哥林多人的品性(“按照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之后,使徒保罗推翻了他之前对目标听众的分析:“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并他钉十字架。

这里的重点是保罗所传讲的信息深刻地塑造了他的事工方式。但反过来也是如此:他相信自己的事工方式表现出了他所传信息的某些重要之处。

在小地方传福音和建立教会

维特玛是马萨诸塞州佩珀勒尔镇佩铂勒尔基督徒团契的牧师,在这本书中他讲述了他对于在“小地方”发展福音事工的观点(73页):

以弗所书第3章表明了教会的目的是彰显神的荣耀。这荣耀不是任何一个或一类教会就能彰显完全的。神用了四卷福音书来向人们揭示基督。那他会不会选择将他多面的荣耀——他的能力、创造力、爱、忍耐、恩赐、温柔——通过许多不同类型的教会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全面展示出来呢?我们难道不期待神在富有和贫穷的教会,大教会和小教会,处在大城小镇、多种多样的文化、种族和阶级中的教会格外清晰地展现他的某一些特性吗?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任何一间教会,无论它是怎样的教会,其伟大目的之一就是成为彰显神的棱镜,让人们看到他在福音中所揭示的某方面特质。

显然,在那些以“城市优先”的事工书籍中所强调的某些因素(比如,什么具有策略性且合理)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但与这本书相似的著作也在提醒我们,每当我们讲到神在福音事工中的作为时,也必须留心考虑祂“隐藏的智慧”。

我们必须停下来反思,在我们做宣教和植堂计划时,有没有想过我们服事的是一位现身在伯利恒而不是耶路撒冷的救主?有没有想过福音的呼召包括了放下99只羊去寻找迷失的那一只?有没有想过他征服世界的首要方式是被钉死在木头上?还有一点也值得牢记,福音是通过一个被逮捕、与一名禁卒拴在一起的使徒来到了罗马帝国的中心——没有一个“战略家”会做这样的计划吧?那么,如果我们在事工策略和方法中认真对待那从神而来的“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的大能,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就像维特玛所说的,我们要这样应用被福音塑造的事工模式(82页):

一个地方越偏远,世界就越能透过在那里的一间忠心服事的教会、一个以福音为中心的牧师和一群委身于教会益处的领袖而清晰地看到神的慷慨。当我们面对“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植堂”这个问题时,与其用世界都能理解的答案——例如因为这里物资丰裕、因为这里能建立影响力、因为这里教会成长最快——不如用福音的真理去回答:因为神让祂的儿子也为住在这里的百姓死了。

小镇耶稣

所有的事业或机构都在追求从优秀到卓越或者是从卓越到超越,当我们履行这位来自拿撒勒的耶稣基督所交托的福音大使命时,当然也应当如此。

维特玛的文化分析、神学反思、对相关问题的描述和实践教导能给身处各种规模的教牧布道事工的人们带来益处。他鼓励所有人去思考超越表面观察、做到“以福音为中心”意味着什么,以及超越“差不多正确”、却能用一种更为深刻的方式看待并处理事工意味着什么。维特玛有效地让我们意识到“中心城市”事工模式的优点和合理性,然后也邀请我们思考如果单纯以此为事工策略可能会错过了什么。

“事工方式也是事工要传讲的信息”,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或许我们确实能在那一位荣耀降生的时候没去别的地方、就去了加利利的基督身上学到更多东西。


译:二欣;校:JFX。原文标题:Jesus Loves Small, 'Insignificant' Places. So Should We.

Douglas Phillips(道格拉斯·菲利浦斯)是密歇根州兰辛(Lansing)一间独立浸信会索斯教会(South Church)的带领牧师。
标签
福音
宣教
植堂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