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职事奉中坚忍一生的七个步骤
2019-02-20
| Collin Hansen

你如何分辨自己有全时间事奉的呼召?可能是你对你的沟通能力非常自信,你在带领和影响他人这件事上卓有成效,你也喜欢与人谈论关于上帝、关于生命改变和永恒的想法等等。

如果这就是获得全时间事奉呼召的判断标准,那么做一个牧师看起来是一个很体面的决定。谁不享受帮助他人呢?或者至少你会被其他人看作是一个有智慧的、敬虔的和不可缺少的重要人物。但我想告诉你,如果这是你分辨全时间呼召的方式,那么你是非常以自我中心的。这样的全时间事奉不是在为基督和他人舍己,而是在自我实现和自我追求。

这样服事的想法与使徒保罗的事奉理念相去甚远,使徒保罗的服事理念来自基督,并且被记录在腓2:3-8:

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当我们蒙召进入全时间事奉的时候,我们是在那位好牧人的手下做牧人,我们要有那位好牧人的服事理念。我们都是仆人,都是为他人倒空自己的人,这样别人就可以借着我们的服事看到被挂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并且归荣耀给差派这位基督的天父。

不要以为只有保罗说过这样的话,还有另一位使徒彼得,他也同样提醒我们:如果我们要带领神的百姓,我们必须透过受苦来带领(彼前4:12-13):

亲爱的弟兄啊,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他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

耶稣自己也告诉我们,要期待这样的艰难。而且耶稣告诉我们,我们不只是等候和忍耐,耶稣说我们在这一过程中其实是有福的!在登山宝训中他这样教导我们(太5:10-12):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

所以,对牧师的“职位描述”应当是这样的:跟随基督并且为着永恒来预备祂的百姓。预备神的百姓为着神的荣耀而受苦,正如基督为神的荣耀而受苦一样,这样神的百姓就得以在永恒中得着极大的奖赏。

事奉让我们经常站在受苦或喜乐的最前沿,因为我们会参与到每位会众生命的高潮或低谷。因此,我们尤其应当预备自己,使我们能够很好地经历苦难,这样我们才可以存着喜乐的心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12:1)。为着这一目的,下面是帮助你在一生的教牧事奉中坚忍下去的七个步骤,这些忠告来自圣经、也来自教会历史中的榜样,对这些榜样的描述摘录自《十二个忠心的仆人:教牧事奉中勇敢坚忍的群像》(12 Faithful Men: Portraits of Courageous Endurance in Pastoral Ministry,中文名暂译)。

第一,在简历中呈现你的弱项

通常聘牧委员会会希望牧师能像比利·葛培理(Billy Graham)一样传福音、像提姆·凯勒(Tim Keller)一样思考、像大卫·鲍力生(David Powlison)一样辅导,如果你还能像柯克·富兰克林(Kirk Franklin,美国福音歌手,2012年获得格莱美奖——译注)一样唱歌那绝对是加分项。

为什么我们要为自己的软弱夸口呢?因为人的能力简直就像海市蜃楼。

当你要在聘牧委员会面前呈现自己的呼召时,你怎样夸口自己的服事经历呢?给多少人施洗?教会增长速度?每月奉献收入?先看看保罗在林后11:23-30是怎么夸口的吧:

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

我若必须自夸,就夸那关乎我软弱的事便了。

为什么我们要在简历中添加对自己弱项的描述呢?因为这样神的大能就会在我们身上显出证据,我们就可以让人看到不是牧师一个人在工作,而是住在所有信徒里面、满有复活大能的圣灵在与他同工。

人没有什么能力可言,我们都在日渐衰败。但是永恒快要来了,保罗在林后4:16-18这样预备我们迎接永恒: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第二,承认你的计划不一定是神的计划

位于瑞士的日内瓦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之一,我曾经去过三次,而且我迫不及待地想再去一次。但是16世纪的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却被劝说了两次才不得不留在那里,他不想留下的原因是他想去追求安静的学术研究,但神却要他留在日内瓦做牧师。

神对我们的计划在某个时刻对我们来说并不美好,而且我们不见得会在今生得到神给我们的解释。但是加尔文却在研读诗篇的时候得到了一些启发,他说:

(诗篇)从原则上来说是在教导和操练我们背负十字架……透过诗篇的操练,我们会放弃我们自己的喜好并将自己全然地献给神,让神来治理我们,让神的旨意来带领我们的生命。唯有这样,那些对我们的肉体来说最糟糕、最痛苦的事情才会成为我们的甘甜,因为这苦杯是从神的手递给我们的。

加尔文余下的岁月都像被流放一样被用来服事法国移民。加尔文穷其一生提醒了我们,就像彼得前书所说的“蒙拣选的被掳者”一样,我们都在渴望等候那永恒的天家。

第三,在黑暗和低落的转角处仰望基督

很多基督教的伟大先驱都曾经在监狱中受苦。彭柯丽(Corrie ten Boom)因为藏匿了纳粹的敌人而被捕,与姐姐碧茜一起被投入集中营。保罗在监狱中给腓立比的教会写了书信。而约翰·班扬(John Bunyan)一生著作60本,其中大量是在监狱中写成的,包括英语世界中最畅销的书籍之一《天路历程》。

班扬犯了什么罪呢?他的罪名是他不愿意按照国家的要求讲道。他被捕入狱13年,期间不能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神从未离开他。神也从未离开过我们,祂特别地将祂的话语写在我们的心上、刻在我们的脑海里。神的话给班扬一个特别的视角:

直到我锒铛入狱,我才知道人们说的“神在每个转角都站在我身边”和“每次撒但试探我的时候我都能够遇见神”是什么意思。看,我什么时候惧怕,支持和鼓励就什么时候临到我。即便那时我一无所有、只有影子相随,神仍然以恩慈待我,没有把我交在仇敌手里,而总是用这处或那处的经文给我带来力量、助我胜过试探。因此,我甚至可以为更大更多的苦难而祷告,因为这苦难将带来神更大更多的安慰。

你不一定知道神在哪里或以怎样的形式向你启示祂自己,但是你可以确定,没有哪里不在神的视线之内、不在他的权柄之下。

第四,当你被拒绝的时候不要陷入自怜

几乎每本我曾经写过或者编辑过的书都会提到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谁的服事可以比他更成功呢?他的教会经历过大复兴,他帮助塑造了大西洋两岸的福音派运动,今天公立学校的学生都还在读他的讲章。耶鲁大学出版了爱德华兹写的所有作品,神学院以他的名字给教学大楼命名。当爱德华兹接过他外祖父带领了60年的教会之后,他在这间教会开创了事工的“盛世”。

但正是这间在爱德华兹的带领下大大复兴的教会解雇了爱德华兹本人,因为他推翻了外祖父对于主餐的消极管理方式。爱德华兹要求所有要申请成为教会成员的年轻人都公开地见证信仰,让人看到他们得救的确据。但是很多麻省北安普敦的居民认定爱德华兹在改变原先的教会之约、论断他们是属灵上的懒汉,因而他们决定解雇他。在带领会众的过程中,牧师总是会面对一种危险:牧师喂养的人(还有他们的家庭)会反过头来攻击牧者。

即便是在爱德华兹向教会所做的告别讲道中,他也没有在自己的立场或和自己为教会和共同体的属灵责任上后退。他仍然深爱这群会众,他在教会寻找替任者的过程中仍然服事教会数个月之久——这一定是一个尴尬的经历。

离开北安普敦之后,爱德华兹搬到小石桥(Stockbridge),并于1751-1758年作为宣教士服事美国本土的印第安人。在那里,他发表了他最好的著作:《毕大卫传》The Life of David Brainerd),以及其它一些脍炙人口的著作,包括《意志的自由》(Freedom of the Will),《神创造世界的目的》(Concerning the End for Which God Created the World),《真美德的本质》(The Nature of True Virtue)和《原罪》(Original Sin)。

在服事中,你会碰到一些阻碍,你甚至会被解雇,这时你可能会担忧如何供应自己的家庭。但是自怜只会拦阻你用信心去回应神呼召你接下来要做的服事。

第五,遭到反对并不必然等于你在服事上不忠心或不讨神喜悦

我们当然希望会众都喜欢自己,但是如果你太在意他人的意见,你可能并不适合教牧服事;如果你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意见,你同样可能不适合教牧服事。关键是,我们并不能单单依据他人的评价来评估我们事工的果效。如果耶稣真的告诉我们跟随他作门徒就意味着要受逼迫,那么遭到反对可能是一个忠心的记号。

查尔斯·西缅(Charles Simeon)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西缅成长于18世纪英国一个精英家庭,年轻的时候经历了福音派的大复兴运动。1782年,年仅23岁的他执掌了剑桥大学圣三一教堂。但那个时候,剑桥大学并不是敬虔运动的大本营,而福音派则常常因为热情而被嘲讽,因为人们认为宗教信仰是要靠坚持的,而不应该享受其中。

反对在一开始是非常强烈的。教会领袖们预定抢占了最前面的几排座位(那个时候,你可以付费预定自己喜欢的座位)但是又不来聚会,他们还把他摆放的椅子丢出窗外、在西缅开始带领周日晚间聚会时锁上教堂的大门。剑桥大学有意地将上课时间安排在西缅讲道的同一时间,这样学生们就不能去参加聚会。他被丢臭鸡蛋,他甚至需要常常变换不同的门离开教会,以避免暴徒们在他经常走的路线上等候他,他也因此逃脱了一场殴打或更糟糕的袭击。

西缅是如何在这样的事奉中坚忍的呢?透过读经和祷告,西缅在神面前谦卑下来。我特别喜爱神给西缅的这一视角:“我宁可受苦,也不愿擅自做主。因为在苦难中我不会犯错,而在自己做主的时候我就会容易出错。”

西缅没有因此而放弃或退后,因而我们得以因他这样的决定受益。西缅的服事催生了大专院校基督徒团契(Universities and Colleges Christian Fellowship)、校际基督徒团契(InterVarsity Christian Fellowship)、福音派国际学生团契(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等事工。

或许你很熟悉西缅,或者至少你听过这些事工,但是你一定没有听说过大主教卢伍姆(Janani Luwum)。但是在这个败坏的世代,你可能知道下令处死卢伍姆的阿明(Idi Amin,乌干达独裁者)。在1977年遭到处决之前,卢伍姆是乌干达圣公会的大主教。因为卢伍姆的惨死,你可能会以为他没有站对阵营。但卢伍姆在他的有生之年一次又一次地公开批评当时世界上杀人最多的独裁者,因为卢伍姆知道神在基督里喜悦他这样做。正如第二世纪殉道者游斯丁所说的:“你可以杀了我们,但你不能伤害我们。”历史具有永恒的意义并且是被耶稣定义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害怕任何反对耶稣的领袖,正如卢伍姆告诉起诉他的官员一样:“神是我的见证人。”

在林后4:8-11,保罗描述的道路最终是指向基督的: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

第六,等候神,尤其是在你不知道祂在哪里的时候。

我们出版这本书的部分原因,是我们看到和读到牧师自杀的案例从1999年到2014年增长了24%。我们并不知道这些自杀的具体原因。教牧事工的确有很大的压力,但这并不是一件新事,我们在这本书中的人物身上也看到这一点。但不管怎么说,相对过去的年代而言,抑郁症不再被看作是耻辱,而且帮助抑郁的药物也越来越普遍。

无论自杀的原因是什么,牧师常常背负着很多的忧伤。我们害怕将自己的重担加给别人并且害怕如果别人知道我们的挣扎,我们就会让别人失望,那时候羞耻感就会压垮我们。

但我们并不是孤独争战的。

历史上最出色的传道人一定包括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这位被称为“讲道王子”的牧师是现今被牧师们引用最多的、除圣经作者以外的作者。但是,他却常常在个人的挣扎中受苦,他称这样的挣扎为“黯淡时光”或“属灵忧愁”。在19世纪中期的英国,他公开地承认自己有绝望和受挫的感受,这是非常难得的。

司布真一直没有从1856年10月19日的一场事故中恢复过来。在那一天,有一个常常反对司布真的人在他讲道的时候突然喊着说:“着火了!”这导致数千人的教会陷入混乱,7人因此死亡,28人因此重伤。当时司布真年仅22岁,结婚才10个月,一对双胞胎儿子刚刚出生。很多人因这场惨剧而批评司布真,他的妻子苏珊娜差点以为他要疯了。但是司布真继续在讲道,同时又在自己的问题上坦诚分享,他曾袒露:

我今天早上走上讲台的时候感到非常后悔,因为我几乎不能为了你们的益处而讲道给你们听了。我原先以为昨晚的独处和反思已经挪去了那场灾难给我带来的影响,但是一旦再次回到这个地方,站在这里对你们讲道,那种曾经令我整夜痛苦的情感又回到了我身上。所以,今天早上请大家原谅我……我曾经几乎不能研经……神的灵啊,请让你的大能显在你仆人的软弱之上,并且让你的仆人能荣耀你——即便他的灵在他里面忧伤。

司布真一生都在受这一创后压力,25年后他在参加一次大型浸信会联会聚会时,他还经历了一次惊恐症发作。

当黑暗临到的时候,有时改变处境可能会带来帮助。改善饮食、更多的锻炼能让那些常常伏案工作和用餐的牧师们更好地服事。也有的时候,牧师们需要辞职以继续前行;有的时候药物能帮助他们回到健康的常态中。

在这种时刻,我们必须要小心,不要匆忙地做不可逆转的决定。这是为什么牧师们不应该在周一的时候思考他们的职业前途。无论我们在周一忧愁的时候是否感受到神,神都在那里。神透过圣经说话,神聆听我们——即便我们只是在呻吟。耶稣是基督身体——教会——的元首,在下一个主日,我们又会在主餐中拿起他掰开的身体和领受他为我们流淌的血。

所以,我们一定会有灰心的时候。我们当中有些人像爱德华兹一样容易忧伤,也有一些人已经被诊断有抑郁症状。但是,以永恒的眼光看待问题是帮助我们的关键。我们生活在一个犯罪堕落的世界里,罪和罪的后果影响着我们的身体和意志。等候神可能是永无止境的,而唯一让我们的苦难(保罗称之为“至暂至轻的”)最终变得可被担负的盼望是耶稣基督再来的时候会让万物得赎。如果基督没有复活,我们就没有盼望;但是因为基督复活了,我们就有了在一切事上的盼望。

第七,坚持做正确的事,无论你是否觉得这已经太晚了

从天国的视角来看,谁才是真正的英雄呢?我常常在想这个问题:当在前的成为在后的、在后的成为在前的,事情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王明道在西方世界并不出名,但在中国他被看作是家庭教会的领袖之一,他的事工开始于1923年。就像其他的开拓型领袖,他以在信仰和行为上毫不妥协而闻名。他预备好了要遭到批评和迫害,这是好的,不仅仅因为他所做的合乎圣经,更是因为他所服事的是20世纪的中国——一个基督教与共产主义理念冲突的地方。王明道并不是为出名或舒适而这样做的,只是神使用了他这样的领袖来给当时活泼的中国教会带去方向。

中国教会历史中一直存在的主题是政府对教会的控制。这一问题随着现任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最近刚刚认可了中国政府所选择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再一次成为热点。中国政府对教会的控制在二战期间被日本占据时期也从未减弱过。王明道曾经拒绝过日本占领军要求他按照日军意图讲道的愿望,后来在共产党统治下他又一次拒绝了当局政府类似的要求。王明道基于很多理由拒绝加入政府带领下的三自爱国运动,主要的拒绝理由都是神学性的:他无法与不相信创造、童女怀孕、替代性救赎、身体复活和基督再来的牧师同工。

因此,王明道从1951-1955年持续受到来自共产党政府的恐吓,最后在1955年8月7日因为公开批评三自的自由派神学而被捕入狱。一年之后,政府在他承认了自己没有犯过的罪之后释放了他。他之所以认罪是因为政府以他认罪为条件同意释放他的妻子和同工,所以他就认罪以换取他们的自由。

但王明道仍然拒绝加入三自教会,他也无法原谅自己曾经公开放弃信仰的决定。所以在1957年,他和妻子又回到了监狱,他一直在里面被关押到1979年,他的妻子在1974年被释放。

初次公开认罪这件事一直缠绕在王明道的心头,他一直寻求神对他放弃自己立场的饶恕。他最后做了正确的事,即使他并不确定做这事的后果会是什么。

共产党政府希望摧毁他的家庭、他的生活和事奉,但是他们最终失败了。中国家庭教会兴盛起来,虽然这些教会至今都还在政府的重压之下。葛培理和其他国际基督徒领袖都支持王明道,我们今天也得以纪念他,这并不是仅仅因为他的信念很坚定,也是因为他作为恩典的领受者在自己的软弱和失败中继续活出他坚信的理念。

是什么令他们伟大?

我们纪念这些人,把他们当作基督信仰的英雄和我们效法的榜样。但是我们必须明白是什么令他们如此伟大。是的,他们展现了神所赐的才华、坚忍和果断,但最重要的是每一位伟大的基督教领袖普遍展现了忠心地担负艰难的意愿。这是神所定的使我们成圣的方式,也是成就超过我们理解能力以外之目的的方式。

我们不可能不受苦,因为我们的主耶稣也曾受苦。耶稣从受苦中学会了顺服(来5:8),他也因那摆在面前的喜乐而受苦(来12:1-2),这喜乐就是他在永恒中蒙高举,我们也同样要为此喜乐。

作为福音的执事,我们的受苦表明我们并不是单靠食物活着,而是靠着从神口里所说出的一切话而活(申8:3,太4:4)。当我们跟随基督时,我们也在邀请其他人跟随我们、并找到丰盛的生命。保罗在林后6:3-10这样呼吁我们:

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警醒、不食、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着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所以,一生都坚忍事奉的关键在于记住我们是为耶稣、为永恒而活。


译:JFX;校:邓梓禾。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7 Steps for Enduring a Lifetime of Ministry

Collin Hansen(柯林·汉森)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主任,也是多本书籍的作者;他在三一神学院获得道学硕士学位。他和他的妻子是阿拉巴马州伯明翰救赎主社区教会(Redeemer Community Church, Birmingham, Alabama)的成员,他是Beeson神学院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标签
苦难
信心
教牧
坚忍
事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