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良心自由案例三则
2019-01-16
| Kim Colby

2017年10月31日是宗教改革运动500周年纪念日,宗教改革运动催生了人们对保护宗教事务上良心自由的渴望。500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继续为这自由而战。

在2017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下简称“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审理三则关于宗教自由的案例,这三则判例可能会影响那些在婚姻和人类性征的问题上持守传统信仰观念的人们是否可以和怎样按着他们所相信的去生活。

案例一:杰作蛋糕 诉 科罗拉多州人权委员会

在这一案件中,联邦最高法院要解决的争议点是:州政府惩罚因持守信仰而拒绝为同性婚礼设计制作蛋糕的公民这一行为是否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杰作蛋糕店(Masterpiece Cakeshop)店主杰克·菲利普斯(Jack Phillips)拒绝为同性婚礼制作蛋糕,因为他相信参与庆祝同性婚礼是参与犯罪。虽然那对同性伴侣找到了其他蛋糕供应商,后者也为他们制作了令人满意的糕点,但这对新人仍对菲利普斯表示不满,并对他提起了反性向歧视诉讼。该州州立人权委员会认为杰克·菲利普斯违反了一项科罗拉多州法律,并下令禁止其为任何婚礼制作蛋糕,除非他同样为同性婚礼制作蛋糕。

菲利普斯将该案件上诉至科罗拉多州上诉法院,但该上诉法院维持了委员会的决定。随后,菲利普斯继续将案件上诉至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但州最高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请求。最后,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在2018年12月5日开庭审理杰克有关于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的诉请,并且决定为该案设立口头辩论环节。

【编注:最后美国最高法院撤销了州法院强制杰克必须制作蛋糕的命令,并且判定科罗拉多州既没有包容也没有尊重杰克的宗教信仰”。

案例二:阿琳花店 诉 华盛顿州

阿琳花店(Arlene’s Flowers)店主巴若妮尔·斯塔兹曼(Barronelle Stutzman)多年来一直向一对同性恋情侣出售鲜花,但她却拒绝为这对老客户的婚礼现场进行鲜花布置。就此华盛顿州首席检察官对她提起诉讼,紧接着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也代表那对同性伴侣对她提起了诉讼。州初审法院判她违反了有关于禁止性向歧视的州法律,该项判决使她必须支付罚金、损害赔偿金以及律师费。华盛顿州最高法院维持了该项判决。如此一来,斯塔兹曼将会倾家荡产,因为光律师费可能就有几十万美元。于是斯塔兹曼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申诉,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就该案根据杰作蛋糕案的判例进行审理。

【编注:2018年,联邦最高法院把这一案件重新发回州法院,勒令其应根据联邦最高法院对杰作蛋糕店案的判决对该案进行重审。】

案例三:尼利 诉 怀俄明州司法行为与伦理委员会

第三个案件引发的问题是:是否一名公务员如果拒绝在同性婚礼上证婚就可以被政府处罚,而不论他所信仰的上帝是否禁止这样的婚姻?

尼利(Ruth Neely)法官兼有两个司法职位,一个是当地法官,这个职位并没有授权她为任何人证婚;另一个是兼职的州基层司法官员,她可以以该职位的身份为联系她并向她支付一定费用的新人证婚。怀俄明州的基层司法官员可以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为他人证婚。

2015年,同性婚姻在怀俄明州合法化。一家当地报社记者采访了尼利法官,问她对将要在同性婚礼上证婚这件事是否感到兴奋。尼利法官回应说,她的信仰不允许她这么做,但是其他的基层司法官员还是很愿意的。虽然并没有同性伴侣邀请尼利法官为他们证婚,而且有很多其他的基层司法官员都愿意为这些新人证婚,但是怀俄明州司法行为与伦理委员会还是控诉了尼利法官并且建议她同时辞去其在任的两个职位。

在上诉过程中,怀俄明州高级(上诉)法院降低了对尼利法官的处罚,变更为谴责,但是要求她停止为任何人证婚,除非她也为同性伴侣证婚。尼利法官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申诉,要求联邦最高法院就该案进行审理。

谁掌管我们的良心?

菲利普斯是否应该制作蛋糕是他和他的神之间的事。同样的,斯塔兹曼是否应当布置同性婚礼现场也是她和她的神之间的事,而尼利法官是否应当在同性婚礼上证婚的问题也是一样的。

这些基督徒很严肃地相信神要求他们不以任何方式参与到同性婚礼中。但与此同时,其他的基督徒很自信地,甚至是没过脑子地宣称菲利普斯、斯塔兹曼和尼利应该暂时将深植于他们心中的信仰“放一放”。

但是,需要确定的是,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尊重那些相信如果他们参与了同性婚礼就是违反了神的命令的弟兄姊妹们。想想一个发生在早期教会的相似情形,当时哥林多教会的基督徒在基督徒是否应当吃祭偶像之物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分歧。保罗教导当时那些可以安心享用祭物的基督徒在对待那些良心不允许他们吃祭物的基督徒时应该“要谨慎,恐怕你们这自由竟成了那软弱人的绊脚石”(林前8:9)。仅凭一些基督徒拒绝制作蛋糕、布置婚礼或者证婚就论断这些基督徒的行为甚至可能招致神的审判——尤其是当论断者并不清楚神如何回应了那些基督徒祷告寻求神带领的话。

这一公众话题将不可避免地引发很多基督徒和他们朋友之间有关于基督信仰的私下对话。那些说“如果是我,我会做蛋糕”的基督徒也要预备好将这些私下对话进行下去,以解释耶稣为什么有权柄决定我们应当如何生活。同样地,那些说“如果是我,我不会做蛋糕”的基督徒也要预备好解释耶稣对每个罪人无条件的恩典,而且这恩典就是从他们自己开始的。

这是他们的立场

但是不论反响如何,轻视那些像500年前的马丁路德一样站在法庭面前的基督徒都是错误的,他们因为遵从自己的良心而选择放弃了主流观点。当我们的文化指责那些不能凭良心人云亦云的基督徒时,我们不应该保持沉默。抛弃像菲利普斯、斯塔兹曼和尼利这样的基督徒并将之交付于命运的确是相当具有诱惑力的。但是,作为神的子民,我们现在必须抵制这条捷径,而且我们应该预备好为按照各人信仰上的良心去生活的权利而辩护。

正确的属灵方向也与正确的法律方向保持一致。例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要求我们保护菲利普斯按照他所理解的上帝的命令去生活的权利。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信仰上良心的保护没有问及是否还有其他人同意他的观点。相反的,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尤其保护持不同意见的宗教信仰少数派,并使他们免受政府的压制。

在宗教改革运动500周年之际,我们纪念那次强调个人信仰良心至高无上的运动,正如美国立国者们将个人信仰良心的至高无上体现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最高法院也又一次地保护了所有公民根据他们信仰上的良心去生活的根本人权。


译:邓梓禾;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3 Conscience Cases Before the Supreme Court

Kim Colby(金姆·科尔比)是基督徒法律协会法律与宗教自由中心的主任。她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常常代表宗教团体上诉,包括曾被美国联邦法院听证的两个案件,以及几十个在联邦与地方法庭上需要出庭的案件。
标签
美国
宗教自由
司法
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