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高效工作的九个实践
2020-03-31
| Devin Maddox

我总是努力用设计师的眼光看待生活中的大部分问题。首先,会我评估自己的具体情况,仔细确定问题,并确定我需要完成的工作所需工具。这种方法可用于建立日常习惯,也可以用于在指定工作上的书籍出版策略。

这一方法也可以用于计划如何在一个五口之家的家庭里在家工作。

下面是我思考以后在家工作的日子时,得出的九个实践建议。

第一,认识到工作与家庭之间的界线已经模糊。

大多数人都会在碰到冲突之后才意识到这一复杂的问题。这种模糊的界线会偷偷缠上我们。我们会因为工作过度(自从我在家工作以来,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反而更少了)或工作不足(自从我在家工作以来,我的生产力下降了)而感到沮丧。

由于工作和家庭不会被时间(从早上到晚上)和空间(从一处移动到另一处)分开,因此健康的在家工作要从认识到界线从一开始就已经变得模糊开始。

第二,为工作计划一个开始和结束的时间。

这是紧跟第一条原则的。为工作计划一个开始和结束的时间可以帮助你略微地划清界线。这意味着(也许比平时更多地)你不会在定下来的工作时间之外回电话、短信或电子邮件。

更好的做法是到你家里或公寓里的一个特定的位置去工作,最好每天都在同一个位置,工作时间之外不要去那个位置。你越是能遵守生活和工作之间的界线,就越有效率。

第三,认识到你是多么需要依靠习惯(以及如何能养成新习惯)。

习惯使我们的大脑避免重复决策。仅仅是为了要出门而需要依靠每天的决策过程会让我们筋疲力尽:我醒来后要冲凉吗?还是我醒来后先去煮咖啡?我刷完牙就去衣帽间换衣服吗?还是我穿好衣服再去刷牙?

信不信由你,最成功的人花费最少的精力去做基本的决定。他们使用习惯来帮助他们“自动地”从枕头上转移到到办公桌前,这样可以使用脑力来做更高层次的决定。当我们的所有习惯都因环境的急剧变化而被打乱时,优秀的人会迅速形成一套新的习惯或常态。设计你的新常态来开始新的一周。为这一周设计好的习惯。

第四,娱乐不是只有网络视频。

在长期的社交隔离过程中,你的大脑会开始注意到某些东西丢失了。在经历了常规的一天后,你会缺少刺激。最方便的办法就是通过更多的网络视频和更多的刷手机来填补这个空白。

也许仅仅是因为我是一名书商,但为什么不利用这段时间来最终解决那个每个月都会碎碎念的想法呢,就是你常常会有的“我是不是应该用更多的时间来读书”这样的想法?用各种各样的格式来读书吧,无论是书籍、播客、有声读物、绘本还是油画,这样,你的大脑会在较长的时间中接受这些资讯并且帮助你坚持到底,你就不会因为老是要想“我这周都干了什么?”而感到极其痛苦。

第五,在一周结束时进行评估,并为下一周进行计划。

起初情况不会很好。没关系!在一周结束时安排一个时间,为下一周重新设计你的习惯。如此,你会比现在更加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你所要达成的目标应该是什么。

第六,为社交联结以及独处找到适当途径。

这与娱乐有关;你的大脑需要与其他大脑联结,但也需要与其他人分开进行休息。如果你是与室友或家人同住,那么独处将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但是性格内向和性格外向的人都需要独处,即使所需要的剂量是不同的。

在家工作可能会使每个人都暴露出意想不到的“独处时间”不足,因为我们预计到社交联结将变得缺乏。我们需要制定计划与朋友进行FaceTime通话,并在我们操练社交疏离时在生活空间中的某个地方找到独处的时间。

第七,为锻炼/运动找到适当途径。

在平常日子里,在每天进出办公室的过程中,我都要走上几英里。我离开家,步行到汽车那里,在停车场走出汽车,步行去电梯,再沿着走廊走到我的办公室。早上我在校园里走动寻找我们开会的地方,再走回办公室。到了傍晚,我又要反向重复这一过程。我的身心依靠这种运动来获得总体的健康感。我们需要找到时间和地点四处走动,以使我们的大脑确信我们一切正常。

第八,每天只看两次新闻,以减少焦虑。

老实说:最近两周里你的在线阅读量增加了多少?《数字极简主义》(Digital Minimalism)的作者卡尔·纽伯特(Cal Newport)提出了一个减少我们焦虑的好主意:限制刺激焦虑的输入。不,他并不是建议我们尝试不去了解情况。而是,他建议我们安排特定的时间(早上一次,晚上一次)与外界联系。任何更紧急的新闻总会通过其他人让你知道的。

第九,所有这些将会怎样影响你的属灵操练?

我会尽量避免在规定某人应该如何构建自己的属灵操练方面过于具体。在祷告、读经、默想、禁食或其他方面无论我们处于哪个阶段,我们总有空间做得更好。

作为一名基督徒,我最初非常挣扎,因为我没有像我的导师所描述的那些人那样每天都能有“灵修时间”,所以我感觉自己在灵里很失败。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我们要委身的、在成长轨道上的计划。我们都要设计自己的一天,能够给我们带来属灵安全感的一天,并且以此为其他方面有收获的稳固基础。

疫情中的生产力

我的妻子最近给我分享了一个网上流传的小故事:

1665年,伦敦大瘟疫肆虐之时,剑桥大学被关闭,牛顿被迫留在家中。在那段时间里,他发明了微积分,这是光学理论的一部分。据说他坐在花园里时,看到一棵苹果从树上掉下来,这激发他发现了重力和运动定律。

我不知道这些说法是否真实。但是,如果这段奇怪的时期真能使我们放慢脚步,变得专注,为更有效的生产力、创新甚至灵命的复兴提供途径呢?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Ways to Work Efficiently from Home

Devin Maddox(德文·马多克斯)是B&H出版集团的出版人,也是LifeWay图书事工的主管。他学士毕业于联合大学(Union University),并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获得道学硕士学位。目前,他正在东南浸信会神学院完成应用神学博士学位,重点是研究朋霍费尔的早期生活和写作。
标签
效率
工作
新冠病毒
在家工作
生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