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路德,何来巴赫
宗教改革如何影响今天的信仰和工作
2019-10-08
| Bethany Jenkins

马丁·路德和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从未谋面,这两位德国人的年龄相差两百多岁。但是假如没有路德,就不会有巴赫。

巴赫在48岁那年收到一本路德所译制的圣经,他在页面空白处做了大量的标注,这本圣经帮助他塑造了神学音乐观。他在历代志上25章大卫的乐师名单旁边写道:“所有讨神喜悦的音乐之基石正是这一章。”历代志下5:11-14描绘了圣殿里的乐师们赞美神的场景,他在旁边写道:“在敬拜的音乐奏响时,神和他的慈爱总是同在。”

巴赫拥抱了路德神学的工作观,将他所有的音乐作品——无论是圣诗或是世俗的音乐剧——都看作是回应从神而来的呼召。他相信他的作品有两个目的:“所有音乐的终极目标和原因不外乎(1)荣耀神和(2)带来灵魂的复苏。”所以,他所有的教会音乐和大多数的世俗歌曲都签写着“S.D.G.”— Soli Deo Gloria(拉丁文),意即荣耀唯独归于神。

要不是路德,巴赫不会明白所有工作都是尊贵的(无论是圣工还是世俗工作),也不会知道工作也是爱邻舍的方式。

但路德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呢?

那些蒙“召”的人

路德出生于一个把神职工作高举过其他事情的教会文化中。在中世纪晚期,只有祭司和其他教会工作才可以被称为是“呼召”和“使命”,只有他们才是“属灵产业”的一部分。其他人——从农夫到律师再到国王——都有其存在的必要,但都是属世的职业。

修道运动就是呼吁神职人员离开每天生活的世界并且进入沙漠或者修道院,这运动进一步加强了这一圣俗二分的观念。因此,普通信徒被看作是二等的,生活被分割为“神圣的”和“世俗的”,并且所有信徒都是祭司这一观点被边缘化。

但是路德却没忽视这个问题。

出于爱的工作带来爱的增长

路德想将信心和每日的生活联系起来。我们每一个人,他论述到,都是祭司——无论我们的生活多么的平庸:

把教皇、主教、祭司和修道士所从事的称为“属灵的产业”,而把王子、领主、工匠和农夫所从事的称为“世俗的产业”。这说法的的确确是谎言和伪善。所以无论何人都不需要被此威吓,原因就是:每一个基督徒都确实是属灵的产业,并且除了工作地点的区别之外这些职业之间并没什么不同……我们借着洗礼都成为神圣的祭司,如圣彼得所说:“你们是君尊的祭司和圣洁的国度”(彼得前书2:9)。启示录说:“祂用自己的血让我们做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示录5:9-10)。

所以天职Vocation),既包括了宗教事工也包括非宗教工作——家庭职责,公民义务,和普通的雇佣。做工之人的信心才是让工作“基督化”的,而不是工作的种类。路德写道

修道士和祭司的工作,虽然可能是神圣并且艰巨的,但是在神的眼里却和在乡下田间的农民或者操持着家务的家庭主妇没有一丝区别,神单单通过信心来衡量一切工作。

这种信心,他相信,是在每天的工作中显明的。“出于爱的工作带来爱的增长,”路德将这句话张贴在所有维滕堡圣教会的门上(论文44)。对于他来说,做工是爱邻舍的最好方式之一。提摩太·凯勒总结到:

我们在做工时,就像路德宗常说的那样,是“神的手指”,是代理祂对他人从天而降之爱的人。这样的认知使工作的目的从养家糊口上升为爱我们的邻舍。

各样的工作

约翰·加尔文和其他加尔文主义者(比如凯波尔),更加充实了我们对工作的理解。工作不仅仅是爱邻舍的一种方式,也同样是爱神和荣耀神的方式。通过把圣经故事总结为创造,堕落,救赎,以及和好,每个基督徒都有创造和展示神原本创造之奇妙的呼召。凯勒这样解释:

是的,我们应该爱我们的邻舍,但是基督教给了我们关于人性的非常明确的教导以及如何能使人类繁荣的方法。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工作能够符合这些认知。有信心的工作,必然是由基督徒世界观所带动的。

换句话来说,我们的信心揭示了我们如何着手我们的工作——而不仅仅是我们如何对待我们的邻舍。这是一个我们爱和荣耀神的场所,靠着信心献上我们所做的工(歌罗西书3:23)。实践律法,举例来说,不仅仅是爱邻舍的一种方式;同样也是进一步在我们的社区展现圣经正义的方式。换一种方式表达,神不止关心律师;祂也关心律法(箴言8:15;11:1)。

工具箱里的工具

尽管对于信仰和工作路德和加尔文的某些看法截然不同,但是这两位改革者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相似。他们捍卫每一份工作的尊严并且拒绝区分“圣洁”和“世俗”。他们都坚持信徒皆祭司,颂扬人们所从事的普通工作。

路德的关注点在于工作是爱邻舍的方式,加尔文却关注于工作是爱和荣耀神的方式。格雷格·福斯特(Greg Forster)解释道:

路德强烈拒绝直接将神和我们的工作直接联系起来,害怕将工作当做义的。神在我们的工作中放了一个呼召,路德论述到,因为他希望我们服侍邻舍,不是因为他希望我们服侍他。路德曾经说过,“神不需要你的好行为,但是你的邻居需要”。并且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加尔文坚持我们每日的工作必须是直接爱和服侍以及荣耀神本身的,外加爱我们的邻舍。

尽管这是两者相比的一个尖锐点,但是这些想法并不是相反的。我们可以把他们当做工具箱里的工具——在不同的环境下有用。

在那些工作性质比较静态的地方——人们在这些岗位上工作多年或者每天从事相同的工作(经常被叫做“蓝领”)——路德把工作当做爱邻舍的一种方式,这能够在工作中给他们带来激励和维持。的确这能鼓励我们在每天工作的小事上有信心,即便我们无法看到神借着我们的劳动所成就的事情。

人们在不同的职业季节,同样会发现路德关于工作是爱邻舍的延伸。比方说,去年我40了,我开始关心我的工作到底有多重要。那时路德的神学观支撑了我。即便我感觉我无法扩大我工作的影响力,我知道我正在透过我每日的工作爱我的邻舍们:我的读者们,我的学生们,我的同事们。

但对于工作更加动态的那些工作场所来说,也就是那些人们容易换工作、并且工作的评估是成果导向的职业(经常被称为“白领”),加尔文强调工作是我们爱神和荣耀赐生命之神的途径。这可以帮助那些寻求如何用信仰影响他们工作的人,比如演员或广告行业。呼召在这些工作场所的基督徒去圣经里找寻可应用的原则是门徒训练和成圣的必要部分。

借着信心摆上

当然,路德、加尔文,和其他的改革者都论及了信仰和工作的不同方面,我们至今仍在持续讨论和争辩。

但是巴赫的生命和工作教导了我们一幅宗教改革所所描绘的美丽图景——就是我们的工作既可以爱我们的邻舍也可以荣耀神。通过工作我们可以操练顺服最大的诫命(马太福音22:36-40)。所以,请把我们的工作借着信心献给神。


译:小芝麻;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ithout Luther, There Would Be No Bach: How the Reformation Influenced Faith and Work Today

Bethany Jenkins(贝瑟尼·L·简肯斯)是真理论坛(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联盟发表过很多文章,她也是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级研究员。她曾在国会、州政府办公室,以及华尔街和Big Law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本科毕业于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并在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获得她的法律硕士(JD)。贝瑟尼在纽约和波士顿两头工作,喜欢在中央公园沿着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积极成员。
标签
呼召
路德
宗教改革
巴赫
天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