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有智慧地读新闻
2020-07-29
| Bryan Weynand

新冠疫情和对种族歧视的抗议,以及围绕着这两件事所刮起的媒体旋风,正在加剧基督徒之间已经出现的紧张局势。的确,我们需要知识和信息才能采取正确和明智的行动,然而过度的新闻消费往往造成焦虑、分裂、争竞和沮丧。

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中有无限的信息可供选择,而大多数信息都有一定程度的偏见或背后有某个议程的驱动,因此基督徒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谨慎对待我们在知识上的“饮食平衡”。

堕落世界中的新闻业

基督徒必须认识到,今天的新闻媒体实质上在与我们思考和培养智慧的能力为敌。 1985年出版的《娱乐至死》一书中,作者尼尔·波兹曼(Neil Postman)证明了媒介发生的改变损害了我们公共对话的性质和内容。当我们的文化从主要消费纸面新闻过渡到消费电视上的视觉图像时,话语变得更加肤浅和不稳定,更喜欢匆忙的挑衅和极端主义,而不是细致和温和。互联网给这样的转变带来了加速,最终从根本上破坏了我们的说理能力。

然而,尽管媒体环境充满了错误信息、操纵点击率和党派咆哮的雷区,好新闻仍然存在。但是找到好文章却需要有意识和自制,而且读好文章可以保护我们,免得我们最后失去对所有文字的信任。为此,我相信通过圣经美德的角度评估我们所读的媒体对我们很有帮助。

有智慧地阅读需要美德

第一,真理

神厌恶虚假,并希望基督徒也同样厌恶虚假(箴13:5)。虽然我们已经对社交媒体上的假新闻有了一定认识,但我们也必须警惕虚假其实也存在于更成熟的媒体中。今天新闻周期的快节奏往往使真相和准确性即使是对最专业、最老练的记者来说也是一种挑战。神希望我们能分辨事实和故事。此外,不加批判地听信和接受谎言也是犯罪(箴言17:4)。我们应该寻找致力于真实地呈现信息和思想的媒体,即使这些信息和思想可能会破坏该媒体或者我们自己喜欢听到的故事。

第二,谨慎自守

圣经经常提到谨慎自守是成熟基督徒所结的果子之一(彼得前书1:13;提摩太前书3:2;提多书2:2)。这些经文表明,基督徒的智慧包含我们说什么,也包含我们不说什么。正如箴言17:27所说:“寡少言语的,有知识;性情温良的,有聪明。”我们应该寻找只说事实的媒体,得出事实所支持的结论,而不是自己或媒体想要的结论。寻找那些沿着事实走向报道的媒体,而不是那些有选择地报道以助长预设叙事的媒体。

第三,谦虚的态度

之所以公共空间中两极化的情形在不断加剧,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某一群人越来越相信自己是对的。他们会发现,在论战中自己喜欢的一方所提供的信息总是对的,而另一方提供的所有信息都是错的。要警惕采取这种姿态的媒体!作为基督徒,我们蒙召要谦卑地生活和思考(弗4:2),我们必须愿意让我们的世俗模式被改变、泡沫被打破,即使这很不舒服。我们应该寻求那些能够包容公共事务持久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媒体,那些留意细微差别、不是讨好读者地塑造“英雄和恶棍”般叙事的媒体。这样,我们就能避免“仅凭自己的眼目变得聪明”,我们也能避免所在群体的盲点。我们必须认识到,罪对公共说理的任何一方都有普遍的影响(罗马书12:15-16)。

第四,和平的态度

神讨厌争吵,嘲笑愤怒(诗2:4),并呼吁我们要和平(马太福音5:9)。约拿单·李曼在《列邦如何争闹?》一书中说,基督徒对公共事务的姿态应该反映出对神救赎历史的“超自然又必胜的信心”,而不是急切地想主宰世俗事务。争吵借着破坏对耶稣的信心影响灵魂,它也透过不合一感染教会。显然,和平的态度与许多媒体的基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尤其是某些电视新闻节目,它们将愤怒货币化,作为娱乐和留住观众的主要机制。收看这些节目不太可能使基督徒受益。

实践步骤

第一,优先阅读书面新闻和社论

正如波兹曼所说,在语境中书面文字更适合挑战我们思考有序的事实和思想,这是文字的独特魅力所在,并且与数字图像和视频带来的被动消费形成鲜明对比,这是因为数字图像和视频往往缺乏秩序,更容易脱离语境。

第二,不要仅仅读标题

大多数现代媒体资源都将点击量货币化,收入和他们的粉丝、点击率成正比。如果你连第一段都没读完,就已经点击下一个标题,那正中他们的下怀。我们要抵制这种模式。明智的新闻阅读者会留意标题下面所提供的更多新闻背景、内容和细节,而不会想当然地以为那触目惊心的标题就是内容想要说的。考虑阅读那些更多依靠订阅收入而非依赖点击率的媒体。

第三,避免只阅读某个政党的新闻媒体

阅读能反映问题多种观点的消息来源,避免只通过某个党派视角解释事件的消息来源。你可以问这个问题来测试那个媒体是否有党派背景:这个媒体是否愿意在在适当的时候批评它所喜欢的党派、个人,或机构?它是否愿意批评我喜欢的党派、个人或机构?或者,与此相反,它是否一再推断出有利于其盟友而不利于其敌人的结论?当然,这里要注意一个重要的区别,有一些媒体是根据已证明的哲学或神学(而非某个党派)倾向来发表评论,这可能是有帮助的。例如,福音联盟发布的资源可以帮助那些具有基督教世界观的人通过该视角处理当前事件和其他主题。

第四,不要读得太多

需要认识到媒体消费在你的知识饮食中的地位以及过度消费的风险。精心选择几个值得信赖的来源定期查看,而不是被动地在互联网上不断切换。在这个以24小时为新闻周期的时代,至少选择一份出版频率低于每日的刊物,目的在于透过阅读反思分析,而不是总是读哪些急于求成、急于对突发新闻做出反应的报道,这或许也是一种帮助。

波兹曼认为,技术带来了轻松获取信息的可能性,而这些信息我们根本不需要知道,也无能为力。尽管21世纪的基督徒应该避免与更广泛世界上的不公正现象隔绝,但把注意力放在我们有能力和呼召解决的事情上是明智的。我们被造的目的是要在我们的影响范围内活出救恩,而不是仅仅因为技术上可以得到的那些坏消息,就去背负整个世界的责任。

这一切不仅关系到我们在狂热的新闻世界中的个人理智,也关系到我们基督徒的使命。我们应该寻找能够帮助我们有效地作为门徒生活和造就其他门徒的媒体。在新闻媒体消费中的辨别力(或缺乏辨别力)可能意味着智慧与愚昧之间的差异——这意味着它是当今世界基督徒见证的一个关键问题。


译:DeepL;校对: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More Wisely Consume News.

Bryan Weynand(布莱恩·韦南德)在北卡莱罗纳州夏洛特市(Charlotte, North Carolina)从事律师工作。他与妻子杉农(Shannon)是奥克赫斯特浸信会(Oakhurst Baptist Church)的成员。
标签
互联网
文化
阅读
焦虑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