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祈求不再有“人类生命神圣主日”
2019-08-06
| Russell Moore

每逢一月,很多教会都会过所谓的“人类生命神圣主日”(National Sanctity of Human Life Day,美国部分教会用来纪念罗诉韦德案的纪念日,意在反对堕胎——译注),老实说,我对此又爱又恨。  

别误会我的意思,宣扬上帝整全的旨意是件喜乐的事。当然,我并不认为设立人类生命神圣主日违背了圣经的教导。事实刚好相反。整本圣经中充满了上帝对孤儿寡妇的应许,还有他对流无辜人血所发的愤怒。  

我也不是认为这种做法不恰当。相反,就如每个主日都应该是圣诞节,宣扬耶稣道成肉身;应该是复活节,宣告他已经复活;所以每一个主日,也应该强调人类生命的尊严和价值。     

我对这个日子心情复杂的原因在于它提醒我,我们必须对彼此说一些作为人类本不需要说的话:母亲不应该杀害自己的孩子;父亲不应放弃自己的婴孩;无论肤色、年龄、残疾,或是经济状况如何,没有一个生命是毫无价值的。必须对自己公开宣布这些信息这一事实本身就在提醒我们现今这黑暗世代的恐怖。这正是我实在讨厌的情况。     

然而,我们之所以需要这种主日的原因,是因为人类的尊严是一个属乎灵性的问题。这是一个属灵问题,因为福音将人的尊严建基在耶稣基督身上。在基督里,神将他的神性和人性永远合而为一。 耶稣不只是一次成为人, 乃是直至今日仍然是人。神在基督里的旨意是以人类有着造物主神圣形像为核心的。否认人的尊严,就是否认基督自己。      

天国告诉我们什么人和哪些事是重要的,这种重要性不应当由力量或意志力来决定。没有一个人能靠自己独自存活, 我们可能容易将那些脆弱的人——未出生的胎儿、老年人、贫穷人、病患者、残疾人士、被虐待者、孤儿——视为“弱势群体”,但从长远来看,他们不是。他们都是上帝所喜悦的儿女,他们被设计成为宇宙未来的治理者。     

在整个福音叙事中,从法老到希律,神的仇敌持续不断地以凶残的愤怒对待无辜的人。这些攻击不单是圣经中一幕幕极具戏剧性的场景,也是一幅幅从未间断、诋毁所有人类生命价值的属灵战争画面,这场争战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像“人类生命神圣主日”这样的时刻其实在提醒着我们,死亡文化至今仍然在发动着攻势。        

这正是令我悲伤的原因。我感到悲伤是因为它提醒我:那些今天还依偎在温暖子宫里的婴孩,明天可能就不复存在了。还有些孩子可能离我的教会只有几个街区远,他们会在夜幕低垂之前被掌掴、被抠打、被烟头炙烧。我想起了那些在孤单寂寞中渐渐憔悴的老年人,他们的生命在白白地流逝。   

另一方面,我也很喜爱生命神圣日,当我想到过往教会中一些孤儿,如今已被一些有爱心的家庭领养了;我爱它,当我想到那些每周去孕妇服务中心,服侍那些处于危机中的妇女的人们; 我爱它,当我看到那些曾经堕胎的男女,觉悟他们的罪,在耶稣基督里,已得着赦免和清洁。       

我常为我未来的曾孙儿们祈祷,期望有一天“人类生命神圣主日”在未来会变得如同设立一个“万有引力事实主日”一般多此一举。  

我们永远需要圣诞节。 我们永远需要复活节。 但祈求有一天,我们不再需要生命神圣主日。 


译:良月;校:刘晴。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I Pray for an End to Sanctity of Life Day

Russell Moore(罗素·摩尔)是美南浸信会道德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主席,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以及多本书的作者。
标签
堕胎
生命伦理与人类尊严
领养与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