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改变了对圣诞布景的看法?
2020-04-01
| Alistair Begg

我曾经对耶稣诞生的那种橱窗式布景不屑一顾。你懂的,就是每年圣诞节开始在商场进行展示的橱窗,或者在教堂外出现的那雕像群,看起来是一种非常漂亮的布置。

首先,我不屑一顾是认为这种布景完全不切实际。玛利亚一点都不像一个刚生完孩子的母亲,她看起来一点都不疲惫,动物们虽然吃不到喂食槽里的饲料,也对那些饲料看起来出奇的不屑。

其次,我不屑一顾是因为这种雕塑和布景有可能会消减耶稣诞生这幕画面本该有的冲击力,使之变得平凡和琐碎。你知道,圣诞布景擅长于把那场景感性化,好让我们认为,“啊,好甜蜜,我好喜欢圣诞节。”但里面没有什么能真正捕捉你的注意力。没有什么能让你措手不及,也没有什么能让你说:“这一刻改变了一切。今晚,天堂闯入人间。这是一个充满荣耀、恐怖、痛苦、威严和敬畏的夜晚,一切都集中在神的儿子以人的样式呼了他的第一口气,有了第一声哭泣,侵入人间拯救祂的子民。”

耶稣诞生布景里并没有什么真正在宣告:“看哪!

因此,有一段时间,我很高兴自己漠视耶稣诞生的布景,把这些布景视为既不现实,也不重要。

但我现在不再如此了。

冒犯、冷漠,与敬畏

我改变了我的观点,因为我们的文化改变了。 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世俗,在我看来,几乎任何将圣诞节与耶稣诞生的历史记录联系起来的东西都为讲述福音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 这些小型的圣诞场景展示提供了机会,让我们社区里那些只庆祝圣诞老人的人与那些喜爱耶稣降世为人的人有机会接触和交谈。

事实上,如果有人声称自己被耶稣诞生布景冒犯时我总是感觉到很好奇。人们可以被微型教会塑像冒犯是挺有趣的。人们为何会生气?也许是因为他们认识到,在那个微型布景中所体现的信息具有挑战性,甚至是关乎自身的:“这事发生了,这是历史,有一位耶稣,而你必须以某种方式处理他。” 对公共场所中耶稣诞生布景感到恼火的人就是我想与他谈话的人。

事实上,最经常错过耶稣诞生布景的信息的人或许就是基督徒。 匆忙完成整个圣诞体验是很容易的——商场里的音乐、教堂里的服务、房子里的礼物——都可以让你保留甜蜜的感情,心中却没有真正的崇拜。 一起唱 《在大卫城中》是多么容易:

祂从天上降临世间,祂是神,万有主宰。

我们感觉不到敬畏也不被冒犯,根本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想说的重点是,轻视圣诞节的人不仅仅是非基督徒。我们基督徒也是。圣经所教导的关于耶稣降生的场景要么是事实,要么是虚构,因此这些布景要么令人惊叹,要么就冒犯人。这些布景应该促使我们崇拜上帝,或者让我们更加抵挡祂。但基督徒往往似乎在追求一个舒适的圣诞体验,一个更多反映着那种商店购买的耶稣诞生场景,而不是圣经中所描述的代价高昂和混乱的场面。

也许在教会之外那些受到耶稣诞生场景威胁的人比我们教会里那些对圣诞节没什么感觉的人更了解圣诞节的意义。

停下来,想一想,和人沟通

所以,当你在圣诞看到耶稣诞生的布景时,就要停下来、然后想一想。这真的发生了。上帝差遣了祂的儿子。祂真的来到世上。当然,真实情况并不像这布景所被描绘的,但圣诞确实发生了。

别忘了谈论它。我们正忙着庆祝的是有着能改变永恒的本质;若我们忙到没时间讨论它,那我们怎么能抱怨我们的文化没有像以往那么关心圣诞节呢?

这就是我为何不再漠视耶稣诞生的布景。我需要在福音与文化之间所能得到的一切桥梁。 这些小雕像可完成一项大工程来提醒人们,有一位神如此爱这个破碎的世界,甚至把自己的儿子送到这个世界上。我们的邻居因比以往更不熟悉圣经中关于救赎的叙述,圣诞节便是他们可能稍微想起耶稣这好消息的唯一时刻。

这个圣诞节,想想这个表现上帝恩典的混乱场景对你意味着什么。问问非基督徒和其他朋友,他们对你们邻里的耶稣诞生场景有何想法。 问他们对这一切中心的婴孩有什么看法,并告诉他们这婴孩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抓住机遇,将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与当今联系起来。

所以,如果一个耶稣诞生场景帮助你在这圣诞节与别人分享福音,或使自己记住福音,那么赞美主。 即使玛丽亚确实应该看起来更疲惫。


译: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I Changed My Mind on Nativity Scenes.

Alistair Begg(阿利斯泰·贝格) 是基督教标准圣经(CSB) 司布真圣经研读版的总编辑,也是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帕克塞教会(Parkside Church, Cleveland, Ohio)的资深牧师,同时也是生命的真理 (Truth for Life) 的圣经老师,可透过广播和线上全球收听。他毕业于伦敦的神学院,并在搬至俄亥俄州前于苏格兰的两所教会服事。阿利斯泰与苏珊 (Susan) 共结连理,共同育成三个孩子,现在有五名孙子孙女。
标签
文化
福音
圣诞
基督诞生
为什么我改变了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