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破碎的心带到哪里去?
2020-01-17
| Josh Squires

“帮帮我吧,我的心已经碎了。” 

这是我在辅导生涯中最常听见的一句话。有许多的原因导致受辅导者说出这话:失恋了、失业了、梦想破灭了、配偶和孩子被带走了……无论根源是什么,它的痛苦是承受者所无法忍受的。悬在这些问题上面的其实是这个问题:“现在我该怎么办?” 

好好哭一场

悲伤是一种感觉,也是一种行动。当心灵破碎的时候,脸庞应该湿润起来。我希望这不是真的,但它就是真的。关于哭泣,有一些说法是非常可怕的,哭泣是一种脆弱的行动,淹没了我们的思想和感觉,让我们变得软弱不堪。这就不需要奇怪为什么人们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它,或者需要为自己这样做找一个借口。 

但是圣经并没有对哀痛持有负面的观点。上帝没有对祂的子民说:“擦干眼泪!”。相反的,上帝把我们的眼泪装在祂的皮袋里(诗56:8)。在古代干燥的世界里面,皮袋并不是一个便宜货,只有宝贵的东西才会储存在皮袋里。甚至,上帝自己也哭泣,上帝也没有感到不好意思(路19:41-44;约11:35)。当上帝发现祂的内心被伤害的时候,祂的脸庞不是干的,如果你的脸也不是干的,也不应当感到羞耻。 

仅仅让我们情感发泄出来是不够的,他们需要被牧养(诗120:1;130:1)。基督徒不只是一群只会哭的人,同样也是一群会哭得很好的人。有人说,我们的压力、伤心和消极情绪只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来释放压力,但这样说是不对的。这种情感的“泄压”观点常常弊大于利,但我们常常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几乎是把我们情感的水壶放在炉子上,然后鸣笛就像是为了寻求释放嚎啕大哭起来。 

相反,关键是要把情感宣泄和盼望联系在一起。这并不是意味着我们总是在每一个时刻,需要在我们的悲伤周围保持一种有意识的盼望的感觉。上帝在诗篇88章和约伯记3章为这一点留出了空间。祂没有要求基督徒采取一个盲目乐观的态度。但是保罗提醒帖撒罗尼迦的人他们的悲伤是不同于仅仅情感发泄的(帖前4:13),它是建基于福音的真理、是生命和盼望的源泉(罗15:13;帖前4:14-17)。福音的盼望是健康哀伤的基础。我们常常可能看不见它或者没有关注它,但是它确实在那里,它会再次出现(诗51:12)。 

去祷告

哀痛的时候需要祷告。它让我们灵魂与创造者和维持者彼此相交融。诗篇不仅是信徒们的情感集合小调,也是信徒们忠诚祷告的活生生的示范。祷告并不是要改变上帝的心意,而是将我们内心最热切的渴望交给祂,与他们一起信靠上帝的管理,即使是在这些渴望破灭的时候。 

基督在祂最绝望的时候大声的祷告(太26:36-39)。保罗告诉我们,虽然我们不会祷告,但是圣灵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祷告(罗8:26)。关于祷告,有一些事情需要说明:把我们最隐私的思想和感受交给主,这会让我们的心更容易被安慰,因为这安慰只有福音能够带来。 

上帝喜欢听祂孩子内心里面最原始的、没有经过人为修改的祷告(诗62:8)。但是,祷告不仅仅是倾倒情感。我们的祷告是向一位透过祂的话语启示自己,且为我们提供帮助的上帝祷告。在悲痛中,借着饮用上帝的话语,我们的祷告和灵魂将获得很多益处。 

默想圣经使我们的心灵超越我们自身之外,去思考上帝救赎工作的宏大视野(西1:13-14);它给了我们自己无法给予的盼望(约14:27;罗8:31-39:来13:6:雅1:2);它透视我们的哀痛,提醒我们哀痛只是上帝在十字架上所经历的痛苦的其中一瞥(太27:46),祂乐意进入痛苦当中(约10:18),为了救赎子民的喜乐而轻看了羞辱(来12:2)。 

去休息

哀痛是耗费心力的。在生理上和情感上,我们发现自己已经耗尽了。

一场持续而可怕的雾霾似乎缠绕在我们的思想和身体上,让我们在那些时刻甚至难以呼吸。在哀伤中的人需要休息。我们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休息,我们需要属灵上的安息。在这些时刻,上帝的话语似乎比蜜更加甘甜(太11:28-30):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在耶稣里安息常常意味着有意识地脱离世界的忙碌。选择把我们有限的情感力量聚焦在国度旨意上面,它提供一种我们的理性所无法解释的平安(腓4:4-9)。 

去找朋友

哀痛不是个人的事情。让别人来到我们痛苦的深处往往是困难和感到羞辱的一件事情,但上帝太爱祂的子民,和你一起来开始并结束痛苦。让你的悲痛隐藏起来会抢走教会里的喜乐,这在加拉太书6:2讲到我们可以拥有:“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

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不需要身处在你发现只有你自己在那里的黑暗深处,而是让别人在你痛苦的时候走进你的生命,这也是服侍他们的一种方式,同时也让他们来服侍你。这提醒我们,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天路客的生活远不是鲜花烂漫的,有一天,当前的试探在你身后的时候,教会将会从见证上帝对你显明的信实中获益。 

但是很多时候,撒但常常利用我们的悲伤来纵容我们对孤立的渴望,不仅仅是不想和其他人在一起,也不想和整个团体在一起。聚在一起的敬拜就像一件很难处理的例行工作。当我们悲伤的时候,可能很难再去歌唱、祷告,或在敬拜中全神贯注;圣餐感觉起来像是一种没有意义的活动。但是敬拜是我们属灵生命的呼吸机,当一切似乎都失败的时候,让我们有活力。一点一点地,即使我们没有意识到,敬拜也能抚慰我们的悲伤,使我们的灵魂恢复健康。 

哭泣,更加的靠近

在一个被罪影响和渗透到所有事物的世界里面,信徒不可能不带着破裂的心来行走在其中。但是我们有上帝,祂在那个时候不会沉默。祂知道,因为祂曾经穿过我们的鞋子行走(希伯来书4:15)。祂已经感受到破碎心灵的可怕痛苦。在那些时刻当中,祂没有告诉我要闭嘴、走开,而是要哭泣,更多地靠近祂、以祂为乐。


译:张威;校:教会微刊,JFX。原文刊载于“渴慕神”英文网站:Where to Bring Your Broken Heart

Josh Squires(乔许·史桂尔斯)持有辅导和道学学位,现在是南卡罗莱纳州哥伦比亚市第一长老会的牧者,负责辅导和会众关怀。他与妻子梅兰妮及五名子女也居住於当地。
标签
悲伤
辅导
孤独
伤心
难受
教会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