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时代是否弄瞎了你的双眼?
2019-10-29
| A. Trevor Sutton

39,600!

这是美国人平均每天使用网络媒体的秒数,相当于每天有11个小时你在盯着智慧手机、平板、电视和手提电脑。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声称,2岁以下的孩童不应该有任何久坐、盯着液晶屏幕的时间,而2-5岁的则应该被限制在每天一小时。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真正在屏幕时间上无法控制的似乎是成年人。最近的报告显示,成人每天平均翻看智能手机150次,还有公司甚至开发了记录屏幕时间的手机APP,来帮助人们控制自己。

很明显,我们花在屏幕上的时间太多了,我们科技上瘾了,我们也许应该不再花上半天的时间盯着发光的小方块屏幕。

然而,另一个问题是:我们用看什么来取代呢?如果我们看了过多的智能手机和电视,那么,有什么是我们看得太少的呢?

重学如何看

对这问题的部分答案可以来自一位从未拥有过苹果手机的哲学家。

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是20世纪的一位德国天主教哲学家,他对“看”这件事做了很多思考。根据皮柏,这世界的视觉噪音让我们很难看见。讽刺的是,70英寸的大屏幕电视、Instagram的图片,还有无尽的高像素图片充斥了这数码时代,却叫我们的眼瞎了。皮柏在《唯爱歌颂》(Only the Lover Sings)里写到“我们这里所指的当然不是人类生理视觉上的感受,我们指的是看清现实的灵魂能力。”

我们比之前任何时代能看见的东西都多,然而我们看见真实、真理、与美好的能力却从未如此闭塞过。

著名的“隐形大猩猩”实验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皮柏的论点。参与实验的人要看一个有六个人传球的视频——三个穿白衣,三个穿黑衣;实验的主题是数算穿白衣的人传球的次数。实验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支大猩猩走进荧幕,双手拍胸,然后又慢慢晃出去。参与实验的人有一半没有看见那支大猩猩,他们专注的数算传球的数目,却错过大猩猩的出现这么明显的事。

数码时代的视觉噪音会让我们错过神的创造之美。第151次低头看手机,绝对让我们忽略树上嫩叶发芽的那种恬静盼望;手机的通知铃声叫我们的目光从美丽的日出、林荫、和土壤移开;脸书不断的呼唤,蒙蔽了我们,反而看不见眼前邻舍的脸。

这种眼瞎有直接的后果。皮柏写道:“很明显的,一旦达到某种程度,人整全的灵性本质必会受到危害,今天我们似乎已经碰到底线了。”

的确,围绕着我们的视觉噪音让我们看不见什么具有永恒意义:求你叫我转眼不看虚假,又叫我在你的道中生活。”(诗篇119:37)

困难却非不可能

要在一个数码世界学习看见,并不容易,但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皮柏生在液晶屏与智能手机的年代之前,但他的忠告对如何学习看见仍然有帮助。他提出两项行动,有助于我们在视觉噪音的时代更清楚看见。

第一,“视觉禁食”可以帮助我们重新有正确的“看见”。根据皮柏,建立一个“禁食与节制的机制,与每天无聊的视觉噪音保持距离”会很有帮助,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数码禁食”。在一天、或一周里选一段时间杜绝、不看屏幕,可以限制我们生活中无意义的视觉噪音。同样,把你的智慧手机调成灰色也是禁食的方法之一,这可以减少你的手机用量。

第二,艺术也能改善我们的“数码视觉障碍”。皮柏认为,创造与欣赏艺术作品,带来“一个更有深度、更敏感的视觉;一个更强烈的意识、尖锐且能分辨理解;对一切安静、不引人注意的事物更有耐心、更开阔,洞察之前所忽视的。”艺术家必须凝视一张面庞、或市景的细微特质,同样的,欣赏艺术作品需要不慌不忙的凝视,加上悠然的反思。耐心透析艺术作品,与用手指滑手机以追求更多的色彩、图像和多巴胺分泌,两者正好背道而驰。

超现实主义画家雷内·马格利特绘制的画作《形象的叛逆》,说明一个艺术作品如何帮助我们再次看见。马格利特画了一个烟斗,附带法文的说明:“这不是一个烟斗”(Ceci n’est pas une pipe)。的确,这画作不是一个烟斗,而是一个形象。看着它,我们明白所看见的不是一个烟斗,不过是某个形象;马格利特开了我们的眼,虽然很小,但帮助我们再次看见。讽刺的是,画作本身告诉我们它不是烟斗,反而让赏画的人以从未有过的的眼光去思考烟斗的本质和观察这个烟斗,这个作品帮助我们以新的眼光看见烟斗和画作。

在圣经中,诗人也说到一种健康、细心的看的模式(诗27:4):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在他的殿里求问。

定睛看神的创造之美需要能看的眼,数码时代使得这事更困难,但并非不可能。对基督徒而言,是值得接受的挑战,我们比任何人都有理由排除视觉噪音,打开被蒙蔽的眼,神的荣耀等着我们看见。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s Our Visual Age Making You Blind?

A. Trevor Sutton(特雷弗.萨顿)是密西根州兰辛(Lansing, Michigan)的路德宗牧师、同时也是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协同神学院的博士生。
标签
文化
艺术
观察
数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