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在讲道中运用幽默吗?
2020-01-17
| Jeff Robinson

在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的年代,人们在教会服事中往往不苟言笑。

福音派——尤其是改革宗——在幽默感上并没有过人之处。司布真曾在他的自传中打趣说,圣经的第十二条诫命一定是这样的:“主日你当(拉长)你的脸。”

尽管当年的潮流是那样的,但司布真却选择了逆流而上。他为人聪颖而又机敏——并且他的讲道里也兼备着这些特质。这位伟大的司布真以生命的热忱严肃认真地对待福音,但是自己却从未摆出盛气凌人的模样。

谈到讲道,司布真表示,“比起让听众酣睡半个小时,引起一时的笑声就更算不上是犯罪了吧。”有一次司布真在讲台上发表了一个俏皮的评论,结果遭到一位听众的反对。他就对那位听众坦言道:

其实我还有很多想说的,是我把持着没说出来。如果您之前就知情这一点,就不会对刚才那个笑话提意见了,您反而会称赞我的克制。……我必须得谨慎一些,不然我就要滑稽过头了。

司布真曾否无端地使用幽默呢?他曾否意识到在上帝深奥的事上会有欢乐过度的危险呢?汤姆·内特尔斯(Tom Nettles)著有一本司布真的传记,他在书里提到,讲道王子司布真把幽默看作一种诱饵,可以吸引人归向福音:

尽管有些人可能觉得他的幽默有些很低级,但是司布真为自己的幽默辩护,他认为这些幽默感可以用来点缀他的讲道信息,就像在用“鱼饵”把鱼儿招来一样。(司布真说)与他同时代的一些人讲道“过于乏味,过于单调,过于冗长,过于酸涩”,因而司布真对于他们的听众少并不为怪。

今天的讲员应当效仿司布真吗?在讲道中可以有轻松愉悦的笑声吗?我倒认为司布真对于讲台幽默的看法再健康不过了:如果欢笑符合你的性格特点,你就可以把它运用起来,但千万不要让它分散听众对伟大福音真理的注意力或者破坏福音真理。或许苏茜(司布真的妻子)是把她丈夫对于讲台幽默的看法诠释得最好的:“他(司布真)从不刻意开玩笑,也不刻意避免玩笑。”

我绝对不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问问我的孩子就知道啦),但是我真的很享受笑声,我特别欣赏这些人:他们在思想上很严肃,但是他们又不会把自己本身搞得很严肃以至于给人留下盛气凌人的印象。我同意司布真的观点:正确运用幽默可以使讲道更具吸引力。我发现自己在讲道的时候,有四条指导原则对于台上幽默的把握非常有用,它们和司布真的观点也是一致的:

第一,假若幽默与你的性格不契合,切莫运用幽默。

下面将说明如何避免这类幽默的不当运用:曾有一位讲员,他为人认真而又严肃,这是众人皆知的。后来有一次,我听说他尝试着开了他妻子的一个玩笑。结果,大家听了这个笑话之后,谁都没笑。而且那笑话一讲,他的形象显得特别不大气。他本想尝试一下幽默,结果得到的回应是别人的沉默。我想这沉默一定让他很尴尬——我也会觉得很尴尬。

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他并非反对所有的讲台幽默——可参见《讲道与讲道的人》一书)以下的话很有帮助(直译):

对于幽默的使用,我们能说的最多的就是,只有当幽默运用起来非常自然的时候,它的出现才是得到允许的。如果有人要努力地(而非自然地)运用幽默,那这个人就是令人厌恶的,他也不应该得到允许站上讲台。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那些为了讨好听众而故意运用幽默的人。

在现代福音派讲员中有很多正面的例子,他们运用起幽默非常得有效,这其实是因为幽默本身就是他们为人的一大特质。这些人有:阿利斯泰尔·贝格(Alistair Begg)(当然啦,他的苏格兰口音更能突出他的幽默)、马特·钱德勒(Matt Chandler)、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拉塞尔·摩尔(罗素·摩尔)、区普·李(Trip Lee)和已故的史普罗(R. C. Sproul)。

第二,少用幽默,要谨慎而有节制。

圣经里也存在幽默感。里面有一些谚语就会用来描绘愚昧生活的荒谬之处。比如,所罗门对那些懈怠的人说:“懒惰人哪,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箴6:6)。耶稣也曾用过讽刺,但那是一种圣洁的讽刺(sanctified satire),他曾告诉法利赛人(也告诉我们)先去掉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我们弟兄眼中的刺(太7:1-5)。另外的例子也还能再举出更多。

尽管如此,圣经中的幽默还是很罕见的。整体而言,上帝的圣言是严肃的——我们的讲道也应该要与这点相称。

第三,切莫无端运用幽默。

我刚开始讲道那会儿,一位任职多年的牧师建议我买一本笑话书,并且让我尽可能多地装备一些趣闻和好笑的故事。“我在每次开始讲道的时候都会讲几个笑话,也算是让听众热热身吧,”他说,“玩笑结束了之后我就开始变得严肃了。”感恩的是,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身边有很多榜样,比如阿德里安·罗杰斯(Adrian Rogers)和陪伴我家庭的牧师等等,我经常听他们的教导,所以我并不觉得那个牧师的观点很有说服力。幽默应当深化我们的交流,而不是主导交流。

严肃的钟马田(当然他确实也有幽默的一面)和活泼的司布真一致认同,讲员绝不能为了营造轻松的氛围而引起众人哄笑。讲台的幽默绝不等于轻浮。司布真是这么说的:

上帝的仆人没有权利把自己仅仅变成公众的娱乐者,无缘无故地撒出一些没有实质意义的陈腐笑话和无聊故事。把信仰教导变得有趣是一回事,但是既没目的又没目标地制造一些愚昧的欢乐就是另一回事了。

钟马田也很有智慧:

我不敢说幽默在讲道中毫无地位,但因着讲道本身的性质,也因着我们所面对的真理的特性,我强烈建议幽默不能在讲道中占据太大的地位。

第四,切莫让幽默分散听众对上帝话语严肃性的关注。

幽默运用得好,可以让听众的头脑稍有休息——不但如此,它还可以帮助人们更加明白真理,尤其是当它适用于日常生活的时候。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谨慎地对待幽默。如果我讲道时谈到了有关地狱的话题,那我绝对不会运用幽默的。另外在讲道的某些特定时刻我也不会选择运用幽默,比如在宣讲上帝的圣洁、强调罪的可怕或者呼召人们悔改的时候。

我曾经听过一篇关于地狱的讲道,结果那位讲员基本上都是在讲一大堆的笑话。这已经严重分散了听众对这主题严肃性的注意力,以至于整个布道都受到了亏损。死亡并不有趣。上帝对罪的愤怒也不幽默。

因此,每一次运用幽默都应当合理地安排时机并将其谨慎地表达出来。

讥笑和讽刺

在钟马田的年代,钟马田听到人们会批评那些引发听众笑声的讲员。但他坚持认为,滥用欢笑的情况虽然可能会出现,但是它并不是禁止幽默的理由:

一定要小心,对于幽默的滥用,可不要矫枉过正了,以免讲道变得呆板、苍白而毫无生气。只要我们不以自我为中心、警惕魔鬼,我们就永远不会出错。

尽管司布真热情奔放的性格会在讲道中流露出来,但它从不占据主导地位。在回想教会的历史时,司布真发现上帝用幽默照亮黑暗,用幽默讽刺荒谬——比如透过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司布真说道:

有时,(笑声)是公义最闪亮的武器,刺破黑暗与罪恶。……在内心深处我真的坚信,笑声可以与哭声一样圣洁。……“讥笑”是可以对付撒但的武器!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放弃“讥笑”而把它拱手让给仇敌。我敢肯定地说,尽管宗教改革有很多的成功因素,但是“人类的讥笑”这一因素对宗教改革的贡献,与其它成功因素的贡献相比,几乎就是一样大的。当时路德朋友们发表的那些幽默讽刺和讥笑,比起那些反对罗马天主教的更为具体而沉闷呆板的论证,更能开启德国人们的眼目,好叫他们认识到当时圣职人员的可憎之处。……

阿们。我们服侍的乃是一位至高之主——是的,一位欢乐的上帝。我们既是这样蒙恩,就让我们快快因自己而喜笑,并为日后的景况而喜笑吧(箴31:25)。


译:黄晨阳;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We Use Humor in Our Preaching?

Jeff Robinson(杰夫·罗宾森)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是福音联盟的高级编辑,同时牧养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基督团契教会(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学院担任教会历史方向的客座教授,并在浸信会安德鲁·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担任研究员。杰夫和他的妻子丽莎(Lisa)有四个孩子。
标签
讲道
榜样
教牧
事工
司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