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这样的不舒适
2020-06-12
| Phillip Holmes

2016年6月,我和妻子洁思敏(Jasmine)准备迎接大儿子沃尔特·怀恩(Walter Wynn)的降生。当时我们住在明尼阿波利斯,但我们将在几周后逃离明州的冰冻苔原,前往我的家乡密西西比。

在生育中心等待和医生预约检查时的时候,洁思敏提到了我们将搬到密西西比州(美国黑人人口最多的州——译注)的计划。一位护士立即表达了她对密西西比州的偏见,并嘱咐洁思敏要小心。

然而,不到一周后,明尼苏达州的一名警察在一次交通拦截中杀死了32岁的非裔美国人费兰多·卡斯提尔(Philando Castile)。卡斯提尔的死因被视频记录了下来,虽然卡斯提尔的女友坚称他是在拿钱包,但辩护律师却说服了陪审团相信警官是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最后,这位警官被无罪释放。

本周,明尼阿波利斯再次成为全国头条,因为另一名非裔美国男性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一名警官掐死的惊悚镜头被公之于众。这四位警官已经被开除并且等候审判,但这就在几周之前,另有一个视频显示黑人艾莫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如何在慢跑时被两位白人父子枪杀。

当我反思这些同样照着神的形象被造的黑人和之前其他人所经历的不公正死亡时,我对教会中普遍存在的观点、反应和意见深感担忧。虽然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越是观察基督徒对种族问题的评论,就越是看到围绕着种族的真理和现实。这些真理和现实在我看来是显而易见的,但对我的许多白人弟兄姐妹来说却并非如此。

美国仍有种族问题

在对涉及不同族群背景的人遭到枪击事件发表观点时,最新的常见口号是“让我们把种族问题排除在外”,这好像成了一种新美德,有两个群体倾向于使用这句话。

首先,那些善意的人会常常使用它,以试图接触和解除那些保守固执读者的警惕心。其次,这句话还可能被基督徒当作一种武器,以在自己不想进入这个话题时避免谈论种族问题。不管是用来进入话题还是回避话题,我们都应该停止把这口号当作灵丹妙药。虽然这样说在有些讨论中有其意义和价值,但如果我们只想听到“让我们把种族问题排除在外”,那我们就会一直原地踏步。

美国仍然有种族问题。即使它不像我的祖先所经历的种族主义那么明目张胆,但它仍然威胁着这个国家的黑人生活。我们必须通过倾听、学习和参与来面对偏袒。

完美受害者

我的妻子洁思敏最近写了一本书:《母亲给儿子的信:和一个黑人男孩谈论身份和盼望》( Mother to Son: Letters to a Black Boy on Identity and Hope),你可以点击这里在福音联盟英文网站上聆听对她的播客采访)。在这本书中某处,她反思了黑人死亡的一些案例,并对儿子的未来的人身安全表示担忧:

我对你的担心没那么夸张,我的儿子,我不是惧怕你会遭到私刑拷打——就好像艾米特·提尔(Emmett Till)所经历的那样。不会,我不会那样担心,我会训练你——就像我幼时受到的训练那样——好好顺服权柄,让你尽可能地表现得不具威胁性和顺从。我希望并为你祷告,求主让这种顺从成为给你带来的某种保护,防止你像其他年轻黑人一样招致可能的暴行。每次我看到黑人被警察枪杀的新闻时都带着恐惧,我非常想相信那些负责保护我们社区的人不会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伤害你,但又害怕他们会伤害你。

洁思敏并不孤单。全国各地有黑人儿子的母亲都生活在恐惧中。你很容易耸耸肩,说如果我们正确地养育我们的儿子,让他们尊重权威,就不需要有这样的恐惧。然而,这样想有几个问题:

首先,父母是无能为力的,除非神进入一个人的生命、让孩子看到福音的美好。但这一情况有时会在一个人生命的后期才发生。如果一个迷路的儿子因为没有严格遵守警官的命令,而过早地被夺去生命,那将是多大的悲剧啊!

其次,它可能会暴露出一种流行但不道德的观点,即受害者必须是完美的才值得同情。当我们让我们的正义观被受害者在镜头中是否表现得最好,或者表现得最坏所说服时,我们就没有从圣经的角度去思考正义。这让我们的思绪停留在他是否守法,可是如果他不守法,任何不公正发生在他身上都是应当的并且其他人可以对此无视吗?每个人都是人。

不舒服的希望

我不会像一个没有盼望的人那样悲伤。我的盼望是建立在耶稣的血和公义之上的。然而,我的确不舒适。我的榜样是客西马尼园里的耶稣,他既痛苦又充满希望。

我们都应该对我们国家的不公正感到不舒适。对许多基督徒来说,认识到美国仍然存在种族问题的现实是不舒服的。我们可以拒绝聆听主张黑人权利的呼声、拒绝同情黑人母亲,拒绝对黑人不公义之死义愤填膺,这些拒绝可以让我们保持舒适——但这种舒适是我们蒙召去爱的可怜替代品。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e Need to Be Uncomfortable.

Phillip Holmes(菲利普·赫尔姆斯)是改革宗神学院(RTS)副院长,负责神学院的沟通与市场工作。他和妻子洁思敏是密西西比杰克逊救赎主教会(Redeemer Church, Jackson, Mississippi)的成员。
标签
社会公义
冲突
美国
黑人
种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