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禧年事工:非同寻常的神学院
2019-09-0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詹妮·皮洛(Janie Pillow)当年正在位于密西西比州杰克逊的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RTS)学习辅导学,一天她正坐在图书馆的桌子前,这时她旁边的一名学生发出了一声叹息,而这声音让她二十多年来依旧难忘。

这名学生是一位老人,是来自非洲的神学硕士在读生——“他的叹息至今仍让我感到不寒而栗,”皮洛说道,“接着他低声说:‘我想那是我的儿子。’”

皮洛顺着他凝视的目光看向桌面,“桌上放着时代周刊(Time)和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但你一眼就能看到,其中一本的封面上是堆积如山的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卢旺达难民,他们在奔跑着逃离非洲大陆最大规模的种族灭绝屠杀中被践踏。(1994年4~6月间,大约有80万人被杀,而其中主要是图西人。)

皮洛把这位同学带到学生管理员的办公室,他们给红十字会打了电话。六个星期以后,事情得到了证实:图片中的一个男孩正是他的儿子。

在惊恐和愤怒中,皮洛给她最喜爱的一位教授打了电话。理查德·柏瑞特教授(Richard Pratt)的多数夏天都是去其他国家进行宣教,他也常常在课后留到很晚,来辅导那些国际神学生。

“她说:‘我们必须停止做这件事。’”柏瑞特回忆道,“我问:‘哪件事?’”

她回答说:“送国际学生到美国接受神学教育。” 她为此已经担忧了好一阵子,因为她去年一年都参与在一个祷告团队中,陪伴那些孤单而焦虑的国际学生。

皮洛说:“我当时经常的祷告是我的大儿子不会在足球比赛中受伤。”

“他们则在祷告上帝会与他们刚被强暴的妻子同在,或者在为那些家园被烧或孩子的手被砍掉的那些人祷告。”

柏瑞特问她想要做些什么。

“我想把神学院打包装进一个箱子里,然后邮寄给他们,” 她告诉他,“如果我能筹到钱,你能搞定箱子吗?”

“这很容易,” 他说,“我能搞定箱子。”

事实上这并不容易。有时,这种努力甚至会很可笑——因为那太昂贵,太难转化,也太难运输。

“理查德放弃了一百万次,” 皮洛说,“我也放弃了一百万次。”

但他们都没有真正地放弃。柏瑞特自学视频制作软件,在他的卧室里录制了家用录像带。而皮洛则全力应付神学院的功课,照顾她的六个孩子,同时也向陌生人募款。

在过去的20年里,“第三千禧年”(以下简称“IIIM”)用5种主要语言为27门神学院课程制作了119堂课件。这些课程已经进入了世界上的每个国家。确切数字难以追踪,特别是在那些敌视基督教的国家里。但在过去的五年间,约70万接受指导的学生被确认参与了IIIM的课程。

今年夏天,IIIM已经制作完成了足够的课程,使得这个世界上任何地方的牧师修完这些课就能获得圣经和神学方面的硕士学位(从纯正的改革宗视角来看)。而且是免费的。

“对我来说,最大的喜乐就是知道那些我到了天上才能见到的人有这样好的机会去学习真正的福音,而不是异教化的版本,” 皮洛说道,“知道有关真实上帝和祂的工作、祂的律法、祂的爱的健全神学正在被教导,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激动的了。”

布满全地的神学院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如果你想要接受坚实的神学教育(并且有足够的资金),你会去欧洲或北美上学。当然,如果你生活在发展中国家,那就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了。

各宗派都努力用一些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差派宣教士,建立神学院,以及送牧师去美国学习。

“送人去神学院这种传统的策略是重要的,并且应该继续下去,但需求太大,不能仅靠这些策略来满足。” IIIM的网站上这样说。这的确很难反驳——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预测,基督徒的数量将从2010年的22亿增长到2050年的29亿。

柏瑞特说,这种增长主要发生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和亚洲,那里的神学教育机会最少。1950年,整个亚洲大陆只有70至80间教牧教育学校或神学院。

而这个数字还在增长——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现在有成千上万的人就读于福音派神学院。但根据哥顿康威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全球基督教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Global Christianity)的数据,即便是在2010年,北美每1000万基督徒所拥有的神学院数量至少也是非洲的五倍。超过一半(非洲为58%,拉丁美洲为6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所在的地区没有足够的神学院来满足需求。

柏瑞特在1985年随克鲁进行过一次宣教之旅后,就开始每年夏天旅行,去教导和讲道。他说:“在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教会发展非常迅速,许多人通过观看美国基督教电视节目或者英国的God TV来获得教导。在世界上教会增长最快的地方,基督徒领袖学习圣经和扎实的神学知识的机会却最少。”

当皮洛建议把神学院打包发送时,他立刻看到了这一方法的优势。甚至在IIIM开始之前,他已经开始在扩大范围了。

视频动画

1998年,电影《埃及王子》上映。瓦尔·基尔默(Val Kilmer)为摩西配音,惠特尼·休斯顿(Whitney Houston)和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演唱了主题曲,柏瑞特则给出了信仰方面的建议。(当时总共有约600名顾问,他是其中之一。但正是因为柏瑞特,这部电影最终结尾于西奈山而不是过红海的情节。他对电影制片人说:“这个故事不只是关于摆脱什么去获得自由,而更是关于得着自由要去做什么。”)

当其中一位捐赠人知道后,他告诉柏瑞特:“我想让你做一些事情,就像你和电影制作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做过的那样——拍一部电影。”

柏瑞特便跟他讨价还价:他想制作一些能够展示例证说明的视频——这就是他喜欢的教学方法——并插入一些简短的专家访谈。他想要一位主持人、一些照片、图表和地图。不是像梦工厂那样的动画制作,而更像是历史频道的纪录片。

【图:寇尔社区长老会(Kole Community Presbyterian Church)牧师所罗门·奥凯洛(Solomon Okello)说,第三千禧年“实在是个内容丰富、难以置信的资料库,可以用来帮助装备这个地区的讲道者,就是神学培训对很多人来说难以企及的地方。”上图为他在乌干达的里拉培训当地传道人。/IIIM提供】

“我去了奥兰多的一家低端工作室,告诉他们我想要什么。”柏瑞特说,“他们说,每分钟的制作成本在6千到1万美元之间。那时候还没有移动电话,所以我不得不回家找了一个计算器。我的目标是做一个两年项目,结果发现这需要大约5亿美元。”

他想:这样不行。于是他打电话给资助人,要钱买了一台电脑。

“我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在我的卧室里,学习如何制作数字视频和动画。”他说,“然后我做了一个样带,向人们展示这种方式能如何实现以及如何有效。靠着上帝的怜悯,开始有人支持它了。”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支持。一些人说这太昂贵了,或者不能很好地被翻译出来,或者认为运输笨重的录像带是不可能的。

除了实用层面的反对意见,还有一些神学层面的反对意见:“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宣教学所遗留下来的信念是——即使你能制作、翻译并运输它,(学生们)也不会想要它,因为它来自美国。”  柏瑞特说。

但在他看来,有人要把福音带到南半球和东半球——“要么是成功神学,要么更糟……这不是西方是否会影响东方基督教的问题,而是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简单的语言,而非简化的概念

柏瑞特说,IIIM的目标是“温和的加尔文主义”。他是一名在美国长老会被按立的牧师,并且IIIM认信威斯敏斯特准则。

但IIIM也希望包容进尽可能多的神学专家。其课程的特点是有来自世界各地的370位教授和基督徒领袖的视频访谈,讲述各自专业领域的内容。

他说,来自不同种族和国家的学术专家增添了IIIM在学生中的公信力,并有助于避免课程看起来过于西化。

“对于基督徒容易产生分歧的非救恩问题,我们会提供几种不同的观点。”课程主管辛迪·索伊(Cindy Sawyer)说,“我们还提供了配套课程,包括采访几位教授,回答与课程相关的问题——这些话题将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课程内容。”

即便如此,IIIM仍谨慎处理那些存在分歧的合理领域。“我们得仔细挑选,”  索伊说,“我们没有把任何异端邪说或我们强烈反对的东西放进去。”

解释这些观点是IIIM对健全神学教育承诺的一部分。

索伊说:“有时候人们会迫不及待地想让(国际学生)容易理解,所以他们会说 ‘挪亚是个好人,他和动物们一起登上了方舟。’ ”

这不是IIIM想要的。他们的目标是清晰和简单的语言——“容易翻译”——但不是简化的概念。

索伊说:“我们有一个很好地处理难懂的神学概念的流程,但不是把它们简化。”

结果表明,课程材料观点犀利,足以在西方神学院的课堂上使用,但也足够清晰明了。“在阿根廷农村受过8年级教育的人也能够理解。”  她说道。

如果你正想着:嘿,也许这是我可以用的东西!你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IIIM已经开始收到高中教师、监狱牧师和查经领袖的来信,他们想要使用这个课程。

这些课程并不是专门为这些用途而设计的——视频通常需要一个小时或更长时间——但IIIM “对任何想更深入地学习圣经和神学的人都是可用的”,宣传服务部门的主管达琳·佩里(Darlene Perry)如此说。IIIM正在制作应用指南,以帮助团队带领人更有效地使用他们的材料。

“上帝所做的一切令人兴奋”,索伊说:“当你开始做一件事,上帝说’很好,但我们也可以往这个方向或那个方向去做。’ ”

为了这个世界

当柏瑞特刚开始的时候,他仍然受雇于改革宗神学院——实质上,他从一所神学院赚取薪水的同时,也在为那些永远无法进入神学院研究生项目的学生编写课程内容。

“我们非常积极,非常支持,”从2002年至2012年带领改革宗神学院体制的名誉校长里克·卡纳达(Ric Cannada)说,“他的作品质量和内容都很棒。我们推广它,谈论它,鼓励人们使用它。在很多情况下,人们想要读一个(神学院)学位,但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达成。而IIIM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津巴布韦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城市长老会教导长老穆加里(Jorum Mugari)说,几年前,津巴布韦的一个长老会就在网上为其带领人和成员寻找“福音派的、改革宗的、合乎圣经并神学健全的资源”。

“我们需要一种资源,在真正让学生参与进来前不需要我们花很多时间准备学习大纲,” 穆加里说,“我们也需要一种不会让教会付出巨大代价的资源。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一种资源,完全基于圣经和圣经中的基督,同时又能灵活地适用于非洲的需要和环境……与其他相比,IIIM是最适合我们的一种资源。”

城市长老会开始使用IIIM来训练自己的牧师。但是“津巴布韦的许多牧师在带领教会,却没有受过任何神学教育。” 穆加里说,“我们开始吸引来自不同宗派的其他带领人。”

穆加里是津巴布韦神学院(Theological College of Zimbabwe/TCZ)的一名教授,他对此“很感兴趣”。

IIIM“让我可以训练那些没有钱进入TCZ接受正规服事培训的牧师,” 他说,“此外,大多数周六上午和我一起上课的牧师都没有足够的资历或高中学历,无法进入我每天任教的TCZ。”

城市长老会与伯明翰神学院合作,为学习IIIM的学生提供基督教事工的学位证书。现在,近60名学生透过教会正在学习IIIM的课程,该课程计划在春季再开设10个小组。

圣路易斯的一座教堂也在使用IIIM培训非洲领袖。新城市团契(New City Fellowship)透过事工伙伴关系,在刚果和多哥分别招收了约20名学生,并计划于明年1月在卢旺达开始培训。

但是执行牧师巴里·亨宁(Barry Henning)也在圣路易斯使用它。大约有15名教会成员——医生、律师、事工带领人、木匠、修理工和大学生——在一周内观看视频,然后参加每周两小时的课程。当亨宁使用IIIM去培训两名刚果移民参与教牧服事时,他将其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更密集的学习,更多一对一的讨论时间,以及额外的阅读材料。”

“我非常喜欢它,” 亨宁说:“师资范围很广,来自世界各地,他们都有稳固的圣经根基,受过很好的培训,所提供的资源也非常好用——不管是讲课的内容,还是视频、音频及书面材料的格式——这对全球下一代领袖来说是从上帝而来的祝福。”

到处都有

可口可乐最早的口号之一是“无处不在”,“对,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无处不在”,柏瑞特说。“我们的模式就像电力——每个人都想要并且需要它。这就是我们的目标。”

但IIIM的能力要赶上其愿景还需要一段时间。

“最大的挑战之一是,我们不能对每一个机会都说‘好,我们做’,” 战略项目副总裁格雷格·佩里(Greg Perry)说。进展可能会缓慢——IIIM通过本地牧师委员会、教会植堂组织网络或宣教机构来分配资源,而且需要花时间来了解每一个组织的特性。不仅如此,IIIM的员工都是围绕内容产品被组建的。增加分配能力将要求更多人具备不同的技能。

“这就是成长的烦恼,” 佩里说,“成长是你想要的,但很痛苦。”

翻转课堂

在佩里参与IIIM的工作之前,他使用这个课程来帮助培训那些与他在圣路易斯共事的受安置的刚果难民。但他也在圣约神学院(Covenant Seminary)使用这种方法,他在那里既教授在线课程,也在传统课堂授课。

他说:“作为一名教授,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把教会的伟大传承、圣灵的工作与街头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 这意味着佩里最大的角色不是提供教学内容,而是“成为一座桥梁”。

【图:柏瑞特和第三千禧年全球机会副总裁安德鲁·兰姆(Andrew Lamb)在格拉斯哥的苏格兰康希尔为牧师们进行持续的培训。/IIIM提供】

“我采用了翻转课堂的方法,”  他说,“他们可以(自己)看视频,然后我就可以利用课堂时间更多地专注于服事技能的塑造,就是关于‘那又如何?’的问题。”

一个例子是《启示录》第4~5章中对天上敬拜的异象。佩里要求学生观看IIIM关于《启示录》的课程,然后带领学生在课堂上讨论了城市中的跨文化敬拜。他还利用第三千禧年的图像,即在《启示录》第21~22章中讲到的,地球更新成一座圣殿,来谈论“作为国度使命的倒数第二种表达方式,文化和社区发展工作的重要性。”

佩里认为,像IIIM这样的资源,可以作为一种方式,让神学院跳出固步自封的“学术气泡”,并且让学生在教授的指导下进入真实生活的服事。

柏瑞特指出,加尔文在日内瓦就是这么做的。“加尔文让学生在医院服务,与难民一起工作,与老人一起生活。这样做的意义非凡。”

不管其他教授是否遵循佩里的方法,IIIM已经看到一些西方神学院有兴趣使用他们的课程提供校外学位。

“学校意识到这种需求是如此巨大,他们需要与我们合作去接触那些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人。” 柏瑞特说,“到目前为止,上帝都祝福我们,我们并没有看到(IIIM和实体神学院之间)有任何竞争情绪。”

“我提醒人们:需求比你所能满足的要多得多。我们在这里没有什么可竞争的。如果我们要把好的、纯正的福音教育带给教会的每一位领袖,那么我们需要一起合作。”

卡纳达表示赞同。“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而是应该两者兼有。” 他说,“需求是如此之大。我们需要更多良好的改革宗神学教育,而不是更少。”

庞大且复杂

皮洛说:“我们每天都收到信件。” 她最喜欢的是“一名被判终身监禁的男子的来信。他的字迹很难辨认。他写信感谢我们——他归信了基督,他的生命被改变,他觉得自己不是在服无期徒刑,而是获得了自由。”

这项任务并不容易:很难找到优秀的动画制作大师。作家需要有神学方面的理解力,具备将概念融入全球语境的技能(而不是用像棒球或橄榄球那样的美式实例),以及同时吸引8年级教育程度的人和高等院校学历的人的能力。此外,资金也常常是一项挑战。

但回报是巨大的。

“显然是上帝在这里动工,因为我们环顾四周,发现有很多事情本不应该发生却发生了。” 索伊说:“我热爱我所做的事情。我喜欢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对以福音为中心的神学教育的需求太大、太复杂,任何一个组织都无法承担。但IIIM可以助一臂之力。

“靠着上帝的恩典,” 柏瑞特说,“对于满足上帝国度现今最大的需求之一——教导圣经和纯正的神学给世界各地的基督徒领袖,我们取得了巨大的进展。”


译:杨霜梅;校:Sunny。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ird Millennium Ministries: Seminary Outside the Box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人物
改革宗
神学院
新闻
神学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