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成员也要学会为神学议题分类
2020-07-14
| Jeff Robinson

星期一早上8点,我刚到办公室就碰到他在门口等着我。看得出,他并不愉快,周一早晨不请自来的教会成员通常都不太愉快,牧师在周一早晨也不会很愉快。

我早晨必喝的两杯咖啡都还没喝呢,不过我还是尽量热情地问候他。他开门见山地说:“我来是想和你谈谈昨天你在成人主日学上所讲的关于千禧年的内容。 我从小在教会长大,但从来没有听人讲过这些,这很困扰我,所以我想再和你谈谈这些。”他还没有发怒,但看起来已经快要生气了。

这位弟兄所说的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其实是我昨天在成人主日学课堂上教导的无千禧年主义(amillennialism)。我昨天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想要解释清楚无千禧年的末世观究竟是什么,也给出了来自圣经经文的支持,而且我还告诉大家很多教会历史上持有这种立场之人的名字, 包括奥古斯丁和多位改教家。我们教会成员中有许多人都喜欢且熟悉宗教改革,所以这些见证的云彩会给他们很多鼓励。

这位亲爱的弟兄坚持的是时代论前千禧年末世观。我们在对话了一段时间后,他承认他的这一末世论从来没有遭到过挑战,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围绕着耶稣再来会发生的诸多事件还有另一种观点。在我们三个小时的愉快谈话中,他和我的立场都没有改变,但这完成了我的使命:教导他和我们的会众如何对神学议题进行分类,并且如何满有恩慈地表达不同意见。

与此同时,我们不得不意识到许多教会在非基要的教义上产生的分歧并没有那么好的结果,我承认我自己也曾在这种事情上犯罪的那一方。牧师如何才能促进神学分类呢?我所说的神学分类是指一种把教义分为基要、重要和次要的方法,这一方法是由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阿尔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首先提出的,目的是促成教会的成熟与合一。下面是我多年来尝试的三种方法。

第一,让神学分类的思考成为你讲道的一部分

这是帮助你的会众在成熟地(和平地)处理分歧上成长的最自然的方法。我们不需要在每个山头上都与观点不同的人死磕,所以你必须帮助他们看清什么时候该开战,什么时候该建立外交关系。 

例如,当讲完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时,简单介绍基督再来的主要观点,并为自己所相信的末世观辩护,明确指出优秀的基督徒在这个问题上长期以来存在分歧。你也可以在教导洗礼时,为你的观点辩护,但要尊重(并简要地)阐述其他福音派基督徒所持的观点。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是在向你的会众表明,在不贬低与你有不同意见之人的前提下,基督徒是可以有不同意见的。

第二,考虑在某个议题上开设课程

在我之前服事过的一个教会中,成员之间就教会音乐风格产生了一个小小的争议。这个分歧给了我一个灵感,随后我在教会里开设了一个课程,名为“带来分裂的教义:什么样的山头值得死磕?”(Doctrines That Divide: What Are the Hills to Die On?)。如果可以再来一次,我会选择一个更诱人的标题,不过那个课程一共进行了12周,邀请了所有成年人、高中生和大学生来参加。我们花了四次课讲基要的教义,三次课讲重要的教义,三次课讲次要教义,最后用两次课与长老们进行小组讨论,并让教会成员自由提问。总的来说,那课程是很受欢迎的。

如果我们的长老们或教会领导层在次要教义上有不同意见,我们就邀请持不同意见的长老都来讲他的观点。例如,我们的一位长老坚持前千禧年论,他就教导这一观点,我则教导了无千禧年的观点。我们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讽刺或歪曲他人,因为那似乎是教会内部最激烈辩论的燃料。我们也给了大家充足的时间来提问和讨论。

第三,强调爱的语气和持久的耐心

如果误用圣经是一项奥林匹克竞赛项目,约伯的朋友们必定是金牌得主。他们表现出不圣洁的灵所结的所有主要果子:缺乏爱心、不耐烦、指责他人、自以为是、争吵、没有仁慈、苦毒、苛刻、缺乏自制力。我们要教导肢体对待与其他基督徒的分歧,应当与约伯的这些朋友们相反。

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要特别强调两个词汇:语气(tone)和耐心(patience)。当然,在神学上和实践上都有值得为之死磕的地方,但即使如此,我们也应该尊重对方,因为他也是神形像的承载者。我们要避免语气刻薄,不是急于改变对方的观点。彼得在彼前3:15似乎就是呼吁我们应对类似问题的:“避免语气严厉,从长计议。”彼得在第一封书信(彼得前书)3:15中似乎就要求基督徒这样做:“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保罗在提后2:24-26也提醒提摩太,我们不能以攻击人的方式迫使他人接受真理(或我们对某一教义的看法):

然而主的仆人不可争竞,只要温温和和地待众人,善于教导,存心忍耐,用温柔劝戒那抵挡的人;或者神给他们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们这已经被魔鬼任意掳去的,可以醒悟,脱离他的网罗。

我以前有一位新闻界的同事就体现了彼得和保罗的呼吁,在神学对话中既有勇气、又有恩典。当时我们在报社有一位同事是耶和华见证人,我的朋友经常用圣经与她对话,试图告诉她《守望台》(耶和华见证人的官方刊物——译注)有哪些错误教导。据我所知,他从未在这些对话中把她“赢”过来,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告诉我的话:“我从来没有和另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基督徒交谈过, 而且他还真的听我说话。”

现在的机会:教会何时重开?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缘故,我们的教会已经关闭了好几个月,现在讨论的是何时重新开放。即使我自己的教会在过去的几周里已经重新聚集起来,我们仍然知道并不是所有成员都同意我们的处理方式。有些人可能认为立即重新开放是危险的。另一些人无疑认为,慢一点重新开放就等于妥协。

牧师们因此得着机会对教会成员耐心地教导,也有机会教导全教会对他们的领袖和其他基督徒有耐心,因为我们正在努力解决一个重要但不基要的问题。据我所知,在世的牧师里没有一个解决过在疫情中何时重开教会的问题。

诚然,这不是一场神学辩论,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没有直接的圣经经文告诉我们该如何重开教会。但是,如果牧师常常教导他们的会众,基督徒在非福音问题上有不同意见是可以的,那么他们就能更好地在重开教会的过程中得着益处,并在恩典中成长。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ological Triage Is for Church Members, Too

Jeff Robinson(杰夫·罗宾森)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是福音联盟的高级编辑,同时牧养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基督团契教会(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学院担任教会历史方向的客座教授,并在浸信会安德鲁·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担任研究员。杰夫和他的妻子丽莎(Lisa)有四个孩子。
标签
神学
教会
合一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