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之重
2018-10-15
| Betsy Childs Howard

在我的诸多梦想中,最疯狂的莫过于有一天能戴上女王的冠冕。我说的不是那种表演时戴的塑料珠宝,而是说真正的、镶嵌着钻石的王冠。如果你没见过的话,看看网飞(Netflix)2016年推出的网剧《王冠》(The Crown)吧!这是一部旨在展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一生的长剧,这也可能是我见过最接近我梦想的电视剧了。第二季也于2017年开始公映。

对我来说,今年是漫长又倍感陌生的一年,可是借着这部剧我得以迷失在在山均汉姆宫中(Sandringham House,英王室度假行宫——译注)。英国王宫虽然高大空旷,但总有一个仆人在那里为你挑旺炉火,在需要的时候端上一杯热茶。

坊间传闻这部史上最昂贵的美剧耗资两亿美元,然而制片人彼得·摩根(Peter Morgan)已经澄清说,两季的总预算大约是一亿三千万美元。制片公司几乎在每一集中都想让观众留意到他们投入了不菲的制作成本,每个画面都在竭力展示精美的服饰、装潢和宫殿,但有人指出此片更多地让观众对王室成员产生同理心而不是嫉妒他们。正如一句名言所说的:“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出自莎士比亚的《亨利四世》——译注),这句话无论对莎士比亚时代的君王,还是宪政君主来说都是一样的。

摩根想要借此提醒我们,王室成员也是人,王室首先是一个家庭,而且并不是一个运作特别良好的家庭。满足将死的父亲的期待并不容易,因为他是国王,压力反而更重;住在豪华的套间里也不能减轻婚姻中的张力和争执。

尽管如此,《王冠》想要传递的信息并不是温莎家族除了珠宝加身,都和我们一样。这部剧想要传递的核心信息是:王室成员并不属于他们自己,他们的使命是服事比他们更大的。

属灵的王朝

首先,我想说明一些重要观点。伊丽莎白(在片中由克莱尔·芙伊 [Claire Foy] 扮演)在最初并未对她职分的意义有准确的了解。英国王室传承的观点是:国王或者女王的权柄是从神而来的,王室是一个神圣的职分,而不仅仅是一个政治性的职分。在剧中,这一观点是从伊丽莎白的奶奶玛丽王太后的嘴中说出来的:“王室的职分是从上帝而来的神圣呼召,为要给地上的国带来恩典和尊荣,为要给普通人一个奋斗的理念,为要成为他们不幸或贫贱生活中培养高尚和责任感的模范。王室成员这一职分是从神而来的呼召。”

我想很多观众,包括像我这样的发自内心热爱王室的盎格鲁人都不见得真的理解王室职分这一属灵含义。虽然一个国王或女王承担的是一个神圣呼召,但这一呼召并不比一个共和制的总统或市长要来得更加神圣。不过我们并不需要认同玛丽王太后那种“过分实现”的王室神学才能欣赏她和她孙女在承担这呼召中所摆上的真诚和努力。

同时,虽然我们被剧中伊丽莎白对国家的忠诚和委身所感动,我并不认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值得我们摆上绝对的效忠。是的,她击败了纳粹——这可能是一个国家的最高荣誉,但是大英帝国所作的并不都正义,也不都值得称赞。我们不能以为说一个人为自己的国家摆上最大的努力就等于做了最美最正确的事情。

舍己而得的荣耀

当我们思想王室的责任时,我们很容易就理解甚至认同伊丽莎白女王(以及其他王室成员)所面对的两难处境。我们就像他们一样,常常面对服事我们自身喜好和渴望(如果你对自己真诚的话,你一定有的)与事奉比我们自己更重要、更伟大的那位,这两者之间的冲突和困境。

伊丽莎白的父亲是乔治六世(由杰瑞德·哈里斯 [Jared Harris] 出演),乔治六世为王室生活设立了某种模式。乔治天生有严重的口吃、不喜欢公众演讲,但是他仍然克服了自身的局限和喜好,承担起了王室的重任。王冠和随之而来的财富、权力和特权并不是让一个人放纵,而是要让一个人舍己。

在父亲去世之后,伊丽莎白跟随了他的脚踪:她和她的丈夫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包括他们住哪、跟谁工作、甚至用什么名字,而把这些都交托给了英国议会。女王一次又一次地为了他人放弃自己的喜好,因为她确信她必须为一位更伟大的而牺牲自己。

在剧中有一个角色与舍己的伊丽莎白恰恰相反:她自私的叔叔大卫。大卫(阿历克斯·杰宁斯 [Alex Jennings] 饰)短暂地担任过英国国王(爱德华八世),他拒绝了服务国家的责任,为了能够与美籍名流华里丝·辛普森(Wallis Simpson,已一次离异,并寻求第二次离异)结婚而放弃了王位。他得到了内心所向往的,但是却失去了一切。大卫和他的妻子因此住在国外并且失去了王室的荣耀,他们是在一个小小的黑白电视机荧幕上参与伊丽莎白的盛大加冕的。荣耀属于那位舍己的,而不是实现自己的。

《王冠》在这一点上表现得非常出色。牺牲和舍己并不是常见的小说主题,我们也并不常在通往荣耀之路上见到这两个词。《王冠》在让我们看到荣耀需要牺牲的时候,它也让我们看到另一条线——牺牲带来荣耀。这是符合圣经的伦理,基督倒空了自己并且选择让自己顺服于父神的国度计划,他顺服以至于死,他的自愿谦卑带来了荣耀,正如腓立比书2:9-11所说的:

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

我不知道神今天要你付出的牺牲是什么?或许你是一个母亲,放下了非常好的职业在给孩子换尿布;或许你曾与非基督徒坠入爱河而现在明白必须停止这样的关系;或许你在忠心地服事一个薄情寡义的雇主……虽然舍己看起来很苦、像慢性自杀,但荣耀终会降临。事实上,正如哥林多后书4:17所说的:“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君王的孩子们,用心跟随,我们的舍己最后会迎来国度的降临,在那里有荣耀的冠冕。

追记:写完本文后第二季才开始上映,我才知道第二季第七集中有裸体和一些性相关的镜头,请谨慎和有分辨地观看。


译:谢昉;校:周怡。

Betsy Childs Howard(贝希·霍华德)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之一,她曾经在比森神学院(Beeson Divinity School)和拉维·扎哈里斯宣教使团(RZIM)工作,是多本属灵书籍的作者。贝丝蒂和她的丈夫伯纳德(Bernard)住在曼哈顿,他们在那里建立了好牧人圣公会(Good Shepherd Anglican Church)。
标签
政府
影视
艺术
舍己
无私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