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圣经所说的福音
2020-04-21
| 何之是

作传道人的总会有一些让人“不舒服”的恶趣味。比方说,遇到一些基督徒,甚至跟对方还不熟的时候,我就喜欢问他们:“你所相信的福音是什么?”当我一次次提出这个问题时,有人觉得被冒犯,有人则认真回答;有人回答得较完全,有人回答得有偏颇。我不会以阅卷老师的姿态给他们打分数,但所有这些答案,对我而言都是一次次的福音重温,一次次地完善自己对福音的理解。并且,越来越多的答案在我面前呈现出一幅“个人认识福音发展轨迹图”。

有一些基督徒,他们会回答说:“福音就是‘神爱你,并且对你的生命有一个奇妙的计划’《四个属灵原则》”。现在,我不会再拿起“归正大旗”责备他们,因为我知道,当初我自己拿着《四个属灵原则》读到最后几页,并做了决志祷告的时候,神的恩典真实地临到我了。那时,我很可能已经重生了,只不过对福音的认识是不完整的。进而,我在更多的答案里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福音就是“我们都必须面对选择”《人生二路》,福音就是“神是爱”,福音就是《约翰福音》3:16,福音就是耶稣替世人死……虽然每一个答案对福音的描述都未必完整,但是,当我回想自己对福音慢慢了解的过程,看到这每一步我自己都曾经历,我就越来越确信:这些并不完整的表述,无疑是成圣之路上的里程碑,而不是被定罪的墓碑。

并且,这些答案不仅仅让我回头看到了里程碑,也提醒我另外一个事实: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已经对福音充分了解了!

其实,就“你所相信的福音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不仅会问教会成员、访客,也会问身边的神学生、教牧同工,甚至包括一些属灵长辈。他们的回答帮助我继续前行,认识一个更加完整的福音。在不断被提醒并确信“福音是一个好消息,不是一个好期待”的同时,我们需要继续回到圣经对福音的表述,那就是“福音是照圣经所说的福音”。

一、照圣经所说的福音

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并且你们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就必因这福音得救。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矶法看,然后显给十二使徒看。后来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以后显给雅各看,再显给众使徒看,末了,也显给我看。我如同未到产期而生的人一般。

——林前15:1-8


被问及“你所相信的福音是什么”时,把保罗的这段论述拿出来,几乎就是标准答案了——其中包括了基督论(基督),人论(我们的罪),替代性救赎(为我们的罪死了),真实的死亡(死了,而且埋葬了),历史性复活(第三天复活了),以及关于目击证人的叙述。长期以来,我在传讲福音的时候,都很热衷于用这段经文强调耶稣的身份、人的罪性、道成肉身的真实和复活的超自然,但是却忽略了这段经文自己强调的内容:“照圣经所说”。

福音是好消息

福音是好消息,是一件已经发生的事。这个好消息包括了三个方面:神成为人——道成肉身;神替人死——十架受死;神胜过死——三日后复活。为了方便记忆,我用三个基督教传统节日概括福音的这三个方面:圣诞节、受难日和复活节。这三方面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好消息,同时,这三个方面并非彼此独立。

照圣经所说的福音的两层含义

当保罗向哥林多教会重新传讲那个他们已经领受的福音,让这个渐渐堕落的教会靠着福音站立得住时,他两次写到“照圣经所说”。这句话作为状语,分别修饰了耶稣基督的死和祂的复活。这有两层含义:

首先,圣经证明了基督的受死与复活不是独立的事件,而是构成整个福音的两个重要方面。当保罗提到耶稣的受死与复活时,他提到了这两件事的共性:“照圣经所说”。离开复活,只谈十字架,耶稣无非是一个殉道的英雄;离开十字架,强调复活,耶稣就不能成为救赎罪人的福音,充其量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神迹。

其次,福音本身不是一个独立事件,而是旧约圣经的应验。如果我们简单地把福音理解为人犯罪之后神的拯救,我们就把福音看小了。耶稣的死与复活,是整本旧约圣经所启示的信息。耶稣的拯救不是神对不断犯罪的人类所采取的最后一次行动。耶稣的拯救是神在亚当犯罪后,不断在历史中启示自己、暗示救恩的方式,并通过众先知记载成为圣经,要预备属神的人在末后的时代,在听信福音后能更加认识那位超越并掌管时空、恒久忍耐、守约施慈爱的神。如果耶稣基督救赎的福音只是神最终对人的罪做出的一次终极反应,那么似乎表明神在此之前一直对人的犯罪无能为力。

然而并非如此。在亚当犯罪之后,神就有充足的理由,也有足够的能力解决罪的问题——那就是让亚当和他的妻子直接面对死亡的审判。若是那样,就没有创世记3章之后的故事了,圣经也没有必要写成,因为不会有人写,也不会有人读了。出于神的主权,祂没有立即审判,而是以恩典的方式预备罪人的后裔等待那位救赎者。在亚当夏娃版本的圣经里,这位救赎者被称为“女人的后裔”(参创3:15)。随着历史不断推进,圣经被慢慢地写下:女人的后裔成了出埃及记中逾越节的羔羊、从天降下的吗哪、被击打的磐石;以赎罪日为高峰的利未记让人看到一个“你死我活”的救赎方式;民数记中摩西让人仰望他举起的铜蛇,就免受死亡的审判,这个故事被耶稣比作自己被钉上十字架;申命记更是让人明白,摩西带来的拯救是为了让人期待一位更大的摩西。

圣经的救赎画面

神就是这样,慢慢地通过圣经把救赎的画面展开,救赎者的形象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来。为了体恤人的软弱,神没有一下子把祂的奥秘解释给我们,而是如同一个有耐心、有智慧的老师,一点点地把奥秘演绎给孩子。这样的演绎没有止于摩西五经,而继续贯穿着整本圣经,让读者不断地期待:期待一个完美的士师,胜过参孙;期待一个更近的至亲,胜过波阿斯;期待一个永在宝座上的君王,胜过大卫;期待一个更智慧的管理者,胜过所罗门;期待有人如同以斯拉那样重新宣读律法,如同尼希米那样重新建造圣城,如同以斯帖那样放弃王后位而拯救万民,并且做得更加彻底。

神通过约伯记让人看到了受苦的义人;在箴言显明神的智慧;用传道书逼得读者对日光之下的虚空彻底绝望,从而寻求日光之上的拯救;诗篇中的弥赛亚诗篇一次次地侧写基督的样子,大卫的诗歌以敬拜之人的表现让人想象那位敬拜的对象。

先知们不仅仅以宣讲的方式传达神审判和恩典并存的旨意,以赛亚甚至描绘出了一副弥赛亚的素描(参赛53)。其他先知还以“行为艺术”的方式让人看到弥赛亚的影子:主动被扔进大海、替人接受审判、三日后复活的约拿;甘愿迎娶妓女、不离不弃的何西阿……

弥迦书预言了弥赛亚将要降临的地方——伯利恒;哈该书让人期待一个更大的圣殿;旧约的最后两卷先知书则让人看到了那位完美君王和祭司的样子。

跨越千年的历史长卷

照圣经所说的福音,给我们展现出了一个跨越千年的历史长卷:2000年前那个死而复活的历史事件,是一位创造历史的神通过更早以前的启示,一直预备人们持续期待并最终见证的应验。

保罗不仅对哥林多教会的人如此说,他对罗马教会解释福音的时候也传递了一样的信息:“这福音是神从前藉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论到祂儿子我主耶稣基督……”(参罗1:2-3)当保罗给福音下一个定义的时候,他总不忘记“圣经的应许”这个重要的概念。

福音书的作者,也总在强调这个概念。当路加开始他的福音书时,他说:“提阿非罗大人哪,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路1:1-2)。路加用了一个词:“成就”(ESV译为:accomplished),他并没有说:“我们中间所发生的事”。因为福音不是一个突发事件,而是成就的事。“成就”意味着之前有一个计划或期待。事实上,路加福音第一、第二章关于耶稣出生的记载中,就多次提到祂的出生在许多方面成就了旧约的预言:除了多次提及“大卫的子孙”、“大卫的城”暗示耶稣对大卫之约的应验;在撒迦利亚的预言(赞美)中,提到了他的孩子施洗约翰将要称为至高者的先知,为主预备道路;更是直接引用以赛亚书9章中关于将来弥赛亚的经文来形容耶稣基督:“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路1:78-79)

道成肉身、十架受死、三日复活,都是旧约的应验。

照圣经所说传讲福音

福音书的作者们记载耶稣生平时,常常用到一个短语:“要应验主籍先知所说的话。”(参太2:15、17、23)不仅是他们,使徒们也惯常使用这样的方式传讲福音。

传福音的腓利在给埃塞俄比亚太监传福音的时候,“他(腓利)就开口从这经上(以赛亚书53章)起,对他(埃塞俄比亚太监)传讲耶稣。”。(参徒8:35)而路加对保罗传福音的记载中,无一例外地从旧约圣经开始。

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保罗的讲道始于“读完了律法和先知的书”(徒13:15),从出埃及(参徒13:17)直讲到基督的复活(参徒13:34)。在帖撒罗尼迦,保罗“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旧约圣经)与他们辩论,讲解陈明基督必须受害,从死里复活,又说:‘我所传与你们的这位耶稣,就是基督。’”(徒17:2-3)在安提阿和帖撒罗尼迦的事工,定下了保罗在会堂事工的主基调:本着圣经,传讲耶稣是基督。这也影响了亚波罗的福音工作:“在众人面前极有能力驳倒犹太人,引圣经证明耶稣是基督。”(徒18:28)

保罗和使徒们本着圣经传讲耶稣是基督,不仅仅针对犹太背景的人,也包括了外邦人!是的,我们总以为给外邦人传福音,是否应该用其他的“材料”,或者用见证,免得一上来就翻圣经,他们听不懂。可是,保罗在向亚基帕王的自述中说:“然而我蒙神的帮助,直到今日还站得住,对着尊贵、卑贱、老幼作见证。所讲的并不外乎众先知和摩西所说将来必成的事,就是基督必须受害,并且因从死里复活,要首先把光明的道传给百姓和外邦人。”(徒26:22-23)保罗做了自己的事工简报,包括这几个方面:靠神的恩典,向各种人做见证,见证的内容是旧约应验在基督的死里复活上。最终这个福音不仅仅给犹太人,也给外邦人。外邦人的使徒保罗,他传福音的方式就是对所有的人(尊贵、卑贱、老幼),传讲耶稣就是旧约应验的基督。

无论是腓利、保罗还是亚波罗,他们传福音的方式都不是自己的原创,而是效法耶稣传福音的方式(路24:44-47):

耶稣对他们说:“这就是我从前与你们同在之时所告诉你们的话说: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凡指着我的话,都必须应验。”于是耶稣开他们的心窍,使他们能明白圣经。又对他们说:“照经上所写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从死里复活,并且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从耶路撒冷起直传到万邦。”

在以马忤斯路上,耶稣给因惧怕而四散的门徒重传福音,方法就是解释圣经(旧约)在祂身上的应验。当门徒明白圣经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那个基督死里复活、悔改赦罪的福音。耶稣不仅仅向门徒重传了福音,还向门徒们示范了传福音的方式。

二、打开圣经传福音

一个刚刚受洗的弟兄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受洗后应该从哪一卷圣经开始读起?”于是我很自然地反问:“你已经读了哪些圣经章节?” 他却说:“还没。”

当我们传福音的时候,会使用许多工具书:迅速上手的有《四个属灵的原则》、《人生二路》;针对华人传福音,《游子吟》是常规武器;如果对方有一定的思考深度,那么《返璞归真》或《为何是祂》应该是不错的礼物了。这些书里都涉及到了福音,也都会引用圣经,都是不错的材料和书籍,但这些都不是圣经。

今年,我参加了两个神学院的毕业典礼(其中一个是自己的),两个学校的校长不约而同地提醒毕业生们:读圣经,不要只读关于圣经的书。这样的提醒其实反映了一个现状,这些神学生们,也就是将来的牧师们,都倾向于使用关于圣经的材料,常常忘记了直接面对神的话语——圣经。这样的现状也影响到了教会,更影响到了教会传福音的方式。

当提到传福音的时候,人们的第一反应常常会是:“用什么材料”、“推荐什么文章”、“听谁的讲道”、“送哪一本书”……真正与非基督徒一起打开圣经的少之又少。然而,我们却忘记了这是耶稣、腓利、保罗、亚波罗,以及保罗教导提摩太传福音的方式——不是“争辩”,而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4-15)

我曾经采用过这样的门训方式:当一名教会成员在主日听了一篇以基督为中心的解经讲道后,周二我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同事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教信仰,今天翻开过去这个主日讲道的经文,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如何像腓利那样‘开口从这经上起,对他传讲耶稣’?”(参徒8:35)

这样的训练,让信徒不再总是引用那几段熟悉的经文(如约3:16),不再拿出自己特别喜欢说的那些见证(虽然是很美好的见证),不再用教会圈内的术语来解释圣经。这样的训练让信徒不仅仅认真听讲道,并且在主日讲台的支持下,思考如何通过每一段经文向福音朋友传讲耶稣基督。事实上,在我曾经服侍的教会中,有人经过这样周复一周的训练,已经习惯于在周日下午朋友聚会时或周间的工作闲暇中,以这样的方式与朋友、同事开始一个福音对话:“嗨,刚刚过去的那个周日,我在教会听了一篇讲道,我想和你分享一下圣经中的这段……”这样简单而直接的“搭讪”硕果累累:有人来了教会,有人信而受洗,信徒对主日讲台更加认真,反过来对讲台也成了激励。信徒对神话语更好地掌握,对福音工作更加热忱,并且见证圣灵藉神话语的工作,这一切,都是圣经上记载,并在历代教会中不断发生的。

打开圣经传福音——是忠于圣经的传福音。

三、神的道建立神的教会

刚刚开始植堂的时候,许多牧师问我:“你教会的人在哪里?”我也曾反反复复地问自己这样的问题:是不是要先有一个小组?是不是要先团契一阵然后再转型成为教会?城市人口的流动性让那次植堂几乎没有“基础人群”,甚至在植堂后第三个月的那个主日(圣诞节期间),崇拜开始时,台下几乎空无一人!作为植堂者,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一切人数增长、影响力带来的身份感,放弃一切通过实用主义的方法带流量的尝试,找回自己基督里的身份,找回圣经中建立教会的方式。

圣经中建立教会的方法不仅记载在使徒行传,更是被记载在全部的新旧约圣经里。

起初神创造天地时,神说……神说……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创1:26)于是,就有了人。反倒是当人们聚在一起自说自话的时候,他们说的是:“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创11:4)

当“耶和华对亚伯兰说” 时(参创12:1),巴别(巴比伦)的咒诅出现转机——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应许要建立大国、祝福万民。不仅是创世记,当神的话临到摩西时,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历史出现了转机,神的子民将被召出埃及、进入应许之地;当神的话临到先知时,审判和救赎的信息被传讲,以色列与外邦人中相信的人被召出来;当神的话临到马利亚的丈夫约瑟时,神的真儿子从埃及被召出来:“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太2:15)

五旬节,当圣灵赐给人们口才,众门徒用不同的方言说同一个福音时,新约的教会在这一天被建立。在逼迫中,门徒四散,路加没有记载他们的处境,却记载了他们“往各处去传道”(徒8:4),腓利“宣讲基督”(徒8:5)。在保罗的事工中,永远是“死人复活的道理”(徒24:21)召聚起那些“预定得永生”的人(徒13:48),进而“主的道传遍”(徒13:49)。最终,在使徒行传的末了,我们看到一位被囚的使徒、不被囚禁的道以及听道的人:“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徒28:30-31)

建立教会和场所无关,和基础人群无关,和预算无关,和政治环境无关(和当前的疫情也无关)——这些都会被捆绑,唯独神的话语永远长存,不被捆绑。从来都是神的话语召聚神的子民。建立教会原本是一件简单的事,却被罪人弄得复杂。宣讲神的话语,属神的人自然会因此被召聚——成为教会。

合乎圣经的植堂原则只有一条:神的道建立神的教会。

结语

本文回答了教会中三个常见的问题:

福音是什么?

如何传福音?

如何建教会?

答案只有一个:回归圣经

  • 福音是一件应验圣经的历史事件——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受死复活。
  • 传福音必须是打开圣经传讲基督——圣经没有启示其他传福音的方式。
  • 建立教会是以神的道召聚神的民——这是宗教改革精神,也是圣经精神。

何之是70后,大学信主,打过工、创过业,职场奋斗12年后蒙召全时间服侍,在戈登康威尔神学院在读期间建立波士顿城市生命长老会中文堂,现回国继续植堂。
标签
福音
教会
植堂
宣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