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把社会服务当成“宣教”是错误的?
2018-12-27
| Joel James

在前一篇文章(《宣教:配备护照的教会论》)里我解释了,要让宣教能真正成功,明白宣教必须建立在强健的教会论的基础上,是非常重要的。然后我写了一篇评论(《把社会服务作为宣教产生的两个问题》),批判了那种把焦点放在社会服务行动的宣教做法上。今天,我要扩充上一篇的内容,并且描述对这种宣教方法,说明我在担忧的究竟是什么。

把社会服务当作宣教的模式,至少会产生有八种不符合圣经的问题。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服务行动都具备这八种问题,但是很自然的,既然这是一个概览,我必须用粗笔来描绘。

问题一、重新定义福音

许多社会公义的提倡者论证说,道成肉身,至少有一部分会和带来平安(Shalom)有关,即带来人类社会的昌盛,或人类整体的福祉。因此,他们说,基督徒所作的提升人类繁荣任何努力(例如挖井或开始一个医疗站)都是福音事奉。虽然刚开始这似乎很有说服力,但却是一个很危险的看法,因为它牵涉到对福音的重新定义。

正如卡森(D. A. Carson)指出的,这种对福音的重新定义,在分类上就是错误的。他写到,“福音是上帝所成就的事情的好消息,而不是对基督徒在这之后所应该作的事情的描述……我们再怎么强烈坚持福音及其蕴含的内容,它们之间的区别也不为过。”换句话说,按照定义,(给贫困地区)挖井不是福音,因为福音是上帝在耶稣基督里所成就的,而不是我们所作的。我们怎能忘记这个定义呢?

此外,把耶稣基督的福音呈现为是关于总体性的对不信的社会的提升,事实上,是在歪曲福音。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写到:

我最近对一个朋友提到,我正在写一本书,是在处理罪和我们文化中日渐低落的道德氛围的。他立刻反应说:“你务必要催促基督徒,要他们要积极地投入到挽救社会的工程里。教会主要的问题是基督徒对政治、艺术、娱乐产业缺乏足够的影响力,以至于无法永远地扭转乾坤。”我承认,这是许多基督徒的共同看法。但是我恐怕无法同意…上帝对这个世界的计划——以及教会唯一合法的使命——是宣讲罪的信息,以及对个体的救恩。

问题二、对间接福音事奉的一种难以言明的偏爱,胜过直接的福音事奉。

绝大多数的社会行动宣教中,真正的福音事奉是相当有限的——多半只是盼望能产生一些副产品,而不是明显的目标。例如,学校老师和医师,很自然地必须花费他们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教数学,盯着病人的耳朵和喉咙看。另一方面,一个教会的植堂者,必须花费他整天的时间在直接的翻译事奉上。根据使徒行传,我会论证说,福音不只是宣教使命所盼望的一种副产品。福音就是宣教。在回教国家,基督徒也许需要世俗的职业,才能进到那个国家,因此,间接的方法也许是必要的。然而,在福音不受阻拦的国家,没有必要采取间接的策略。

通常埋伏在这个偏好昂贵的、迂回的、间接的福音事奉的是这个观念,即教会必须先透过社会行动描绘出福音,然后才能宣讲福音。然而我在使徒行传或使徒书信里根本找不到根据。事实上,那些把宣讲神的道和宣讲福音当作事后诸葛或副产品的宣教努力,与使徒行传当中使徒的宣教努力,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问题三、新实用主义

麦克阿瑟说过,我们这个时代的福音教会,其关键的致命软弱是“对圣经的能力失去信心的一种恶性循环。”我经常看到这点会反映在社会福音运动中。其中的论证是,一旦教会的社会救助计划让不信的人对我们感到友善,然后我们就可以促使他们亲近基督。这是对旧观念的一种新表达,即福音需要一种引诱人的前导,因为光靠福音本身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让我说明一下。以下对一个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植堂教会开展社会服务行动的描述,来自一本由威斯敏斯特神学院的毕业生所写的城市宣教的书籍。这段足以代表全书的引文,提供了一个相当露骨的例子,说明对福音的大能到怀疑,以及传福音所使用的媒介却变成了信息:

“缺少一个整全的信仰,在沙镇就没有福音。在这个处境下活出福音,在过去意味着建造一个教会和以社区为基础的机构的合作网,这个合作网把焦点放在建造房屋,提供就业,教育和医疗照护上。在2001年,全时间工作者人数超过八十……寻找沙镇的平安意味着要集中精力,消除空屋和低于水准的住房,一个从幼稚园到八年级的小学…一个就业发展中心,为超过一百位的镇民安置一份至少一年的工作,以及一个家庭健康中心……单纯地‘宣讲福音’必定会失败。”

根据这位作者的看法,在沙镇上的福音包括了住房改建,就业开展,高品质的教育和医疗照护。事实上,沙镇上的福音唯一不包括的,似乎是耶稣基督为罪人钉死十字架。耶稣作为救主,在建房和失业这些比福音低一层的事情上曝光率很高,但是在攸关罪和地狱的事情上却无迹可寻,而且坦白说,在大部分完成的事情上,甚至是非必要的。福音的大能公开受到质疑(想象一下,倘若有八十个全职的教会植堂者都被送到那里去!),而这个媒介——社会服务——就变成了信息。

到头来,新实用主义就会带领人大大地偏离使徒行传的宣教使命。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The Cripple Gate网站: The Flawed Theory of “Social” Missions

Joel James(乔尔·詹姆斯)是南非比勒陀利亚恩典团契(Grace Fellowship)的牧师兼教师,他从1995年起就在那里工作。乔尔是马斯特神学院的教牧学博士。
标签
宣教
传福音
改革宗出版社
The Cripple Gate
社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