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基督徒该如何看待“匿名者Q” 
2021-02-01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2020年5月,《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上一篇文章使人们再次开始关注名为“匿名者Q”(QAnon)的政治邪教。正如该文作者安德里·拉弗朗斯(Adrienne LaFrance)所写的那样,“‘匿名者Q’不仅仅是一种阴谋论,而且还是一种新宗教的诞生。”

据调查,大约四分之三的美国成年人(76%)说他们根本没有听说过或读到过“匿名者Q”的任何东西。但是,虽然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但他们很可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匿名者Q”所发布的消息(特朗普总统经常在Twitter上转发“匿名者Q”相关的信息,一些提倡育儿和生活方式的网红也在Instagram、YouTube和Facebook上宣传这些观点)。虽然它并不处于媒体风暴的中心,但基督徒应该意识到这个政治邪教对全球教会的威胁。

什么是“匿名者Q”?

“匿名者Q”的全称是“网络匿名者Q”,或者“清理门户爱国者Q”("Q Clearance Patriot"),也可以用来指整个社交网络上的边缘阴谋论家族,或包括那些推广和鼓吹这些理论的支持者账号或平台社区。

它始于2017年10月28日,当时一个自称“清理门户爱国者Q”的账号首次出现在4Chan(又称“政治不正确”或/pol/)的一个板块上,该板块以故意传播假新闻和宣传“忽悠新闻”(即以互联网谣言为乐的一种做法)著称。这篇帖子的标题是“风暴前的平静”,这显然是指美国军方领导人的一次聚会,因为特朗普总统也将其称为“风暴前的平静”。第一条消息说:

HRC(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的引渡已在进行中,昨天开始生效,与几个国家合作,以防止越境逃亡。已获批准,对她护照的标记将于10/30@12:01分生效。预计会发生大规模的反抗组织骚乱和更多人逃离美国。这项行动由海军陆战队(US M)主导,国民警卫队(NG)将集结待命。验证本条消息:随便找一个国民警卫队成员,问他10月30日晚上是否需要在大多数主要城市执勤。

几个小时后发布的第二条消息是:。

知更鸟
希拉里已经被截下了,但还没有被捕。
胡玛·阿贝丁在哪里?跟着胡玛。
这和俄罗斯没有关系(目前还没有)。
为什么总统身边有很多将军?
什么是军事情报?
为什么要绕过三个字母的机构?(指CIA、FBI——译注)
最高法院有什么案例允许使用军情局对付国会召集和批准的机构?
谁对我们的军事部门有最高指挥权,即便在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除非是战时并且获得90%授权? 
采取军事行动的规定是什么? 
AW在哪里举行?为什么要举行?
总统不会上电视向全国发表讲话。
总统必须把自己孤立起来,以防止负面舆论。
总统知道第一步是清除犯罪流氓分子,这对自由和通过立法至关重要。
谁能接触到一切机密?
你相信希拉里、索罗斯,奥巴马等比特朗普更有权力吗?幻想。
谁控制了总统办公室(原文如此),谁就控制了这片伟大的土地。
他们从来不相信他们(民主党和共和党)会失去控制权。
这不是一场共和党对民主党的战斗。
为什么索罗斯最近把他所有的钱都捐出去了?
他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资金都放在一个共和党候选人身上? 
知更鸟 10.30.17
上帝保佑爱国者同胞。

然后在2017年11月1日,Q写道:

我的美国同胞们,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你们无疑会意识到,我们正在从邪恶的暴君手中夺回我们伟大的国家(自由的土地),这些暴君希望对我们造成伤害,并摧毁最后剩下的、仍在闪耀着光芒的避难所。根据美国总统的命令,我们已经启动了某些保障措施,以保障公众免受主要的影响,这将在11月3日波德斯塔先生(白宫幕僚长——译注)被捕后发生(11月4日行动)。……在此期间,我们将启动紧急广播系统(EMS),努力向所有公民提供直接信息(避免假新闻)。在这段时间内,希望对我们造成伤害的组织和/或人员将受到迅速的愤怒回击……某些法律已经被预先解除效用,以提供我们伟大的军队必要的权力来处理和进行这些行动(在国内和国外)。

Q后来宣称自己是一名掌握绝密信息的政府特工,他正致力于协助特朗普总统执行一项任务,即扳倒所谓的“深层政府”(即所谓参与秘密操纵或控制政府政策的文官政府领导人小圈子)。

Q公开分享这些信息都不可验证,而且他的帖子所用的语言都是网络常说的那种“面包屑”——含糊不清、语焉不详,只有经常逛互联网论坛留言板上的人才能理解(虽然它开始于4chan,但后来被转移到8chan,一个因发布“疑似虐童内容”而上了谷歌黑名单的网站)。当这些帖子被转移到更受欢迎的在线论坛Reddit上时,“匿名者Q”就获得了更广泛的阴谋论者群体,后者帮助了他把这些帖子传播到Facebook、YouTube和其他主流网站上,并允许阴谋论发起人通过广告、募捐和销售Q相关产品来实现他们的宣传盈利。

Q是谁?

人们称“Q”帖子的幕后推手为“清理门户爱国者Q”,他一直保持匿名。虽然Q最初的帖子似乎是明显地试图嘲笑一些特朗普支持者的信仰(它们似乎是以4Chan网友的典型风格写的),但许多“匿名者Q”的支持者认为Q是一名高级军事官员,可能是小约翰·肯尼迪(支持者认为肯尼迪并没有死),甚至是唐纳德·特朗普本人。

NBC新闻提供了间接证据,证明Q是一位名叫科尔曼·罗杰斯(Coleman Rogers)的“匿名者Q”支持者,但是罗杰斯公开否认他是“Q”帖子的作者。

“匿名者Q”的追随者相信什么?

“匿名者Q”的理论核心是所谓的"#TheStorm"。这是一个围绕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10月5日发表的一个语焉不详的评论而建立的说法。

“也许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当时特朗普对记者说。“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我们在这个房间里有着世界上伟大的军事人员,我可以这样告诉你。而且我们将有一个了不起的夜晚。谢谢大家的到来。”有记者要求特朗普澄清自己所说的话:“什么风暴,总统先生?”“你会知道的,”总统说,“谢谢大家。”

从那时起,对即将到来的“风暴”是什么的消息众说纷纭,从民主党人的秘密恋童癖团伙到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

例如,根据“匿名者Q”的说法,穆勒并不是真正在调查特朗普政府的成员。相反,特别顾问正在与特朗普总统合作,起诉逮捕“许多高级官员”。正如“清理门户爱国者Q”所写的那样:

即使是一个无神论者也知道,而且必须足够聪明才知道,真的有撒但崇拜者,真的有邪教,而且“真邪恶”也是存在的,虚假信息也是真实存在的。媒体和娱乐业的工作就是让公众保持饱和的刺激,目的是让我们盲目和分心。这是大多数人不再看媒体的原因,因为这些事实对他们来说太难接受了。他们不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买下孩子,将他们作为祭品奸杀。这是很难接受的,但如果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我们是谁?如果我们选择视而不见,我们又是谁?邪恶是存在的,它存在于美国政府的最高层。不要天真地认为“这不可能发生在这里”,因为我向你保证,它发生了。

这次行动的重要性相当于一场超越政治的“正义与邪恶”之战。这是一场试图接管美国的“全球邪恶”。我们政府中有许多人积极地敬拜撒但、摩洛,并参与恋童癖、“属灵烹饪”等。大多数美国人不敢直视这个真相,但无论你的宗教观点如何,真正的邪恶确实存在。这不是一个玩笑,也绝对不是一个游戏。自特朗普宣誓就职以来,已经有数千名恋童癖和贩童者被捕。他们都在接受严密的调查,包括他们的资金和所属机构。

但那年11月并没有发生这样的大逮捕,三年里都没有这样的大逮捕。但与大多数其他阴谋论一样,“匿名者Q”的预测如果未能成真(他们的预测都没有成真),并没有人认为他们在散布假消息,甚至都不成其为怀疑的理由。相反,失败的预测会被忽略或修改,以支持不同但却同样荒谬的理论。

例如,当新冠疫情(COVID-19)袭来时,一些支持“匿名者Q”的基督徒最初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逮捕深层政府代理人秘密计划的掩护。但后来该运动改变了说法,开始认为这要么是中国制造的生物武器,要么是5G蜂窝通信技术传播的病毒。

什么是政治邪教?

虽然邪教通常被认为是宗教现象,但它们也可以是政治性的。什么是邪教的定义经常引起争论,但它们往往具有某些特征。1981年,精神病学家罗伯特·杰伊·利夫顿(Robert Jay Lifton)写了一篇关于“邪教形成”(Cult Formation)的文章,很有影响力。利夫顿指出邪教具备三个特征:

  • 第一,一个有魅力的领袖,随着原本可能支撑这个团体的一般原则失去力量,这个领袖会越来越成为崇拜的对象。那是一个活生生的领袖,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负责,他是群体中唯一最具决定性的一位,也是该团体权力和权威的来源。
  • 第二,一种(灌输或教育的过程,包括)强制说服或思想改造。例如,令该群体成员的行为不符合他们自己的最大利益,但却能促进群体及其领导者的利益。
  • 第三,领导者和统治小圈子对群体成员进行经济、性和其他方面的剥削。

利夫顿还指出了邪教的其他几个特征:环境控制(控制特定环境中的所有交流)、神秘操纵(将成员变成一颗棋子,为团体传播信息和实施计划)、消除存在性(即那些没有看到光明和接受真理的人就是与邪恶结合的人,已经受到了污染,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常常暗示这样的人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杰里米·E. 谢尔曼(Jeremy E. Sherman也指出:“定义邪教并不是根据其成员们所信仰的内容,而是根据它如何使成员将其信仰转化为永久的自我肯定、自我保护和自我炫耀的源泉,牺牲其他一切来维持其成员资格,而这一资格让他们永远受到激励、没有沮丧,肯定自我。”

美国政治邪教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已故阴谋论政治人物林登·拉罗奇(Lyndon LaRouche)领导的运动。其他的政治邪教,例如耶稣基督基督教教会(Church of Jesus Christ Christian,又称“雅利安国”)和基督教身份运动中的其他团体,这些运动结合了政治因素和宗教因素,并成为白人恐怖主义。虽然“匿名者Q”主要是一个政治邪教,但有证据表明,其分支正在蜕变为成熟的宗教邪教。

例如,加拿大研究人员马克·安德烈·阿根蒂诺(Marc-André Argentino) 最近强调,“运动中的一个派别一直在通过‘匿名者Q’发布的阴谋论帖子解释圣经”,致使“‘匿名者Q’阴谋论成了解释圣经本身的一个视角”。虽然这个特殊的群体是相对较小的新灵恩主义家庭教会群体,但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支持“匿名者Q”的基督徒将Q的预言解读为末世论预言的应验比比皆是。

“匿名者Q”的危险之处是什么?

去年,FBI首次将边缘阴谋论——特别是“匿名者Q”——认定为国内恐怖主义威胁。该机构的一份内部情报公告指出:“FBI评估这些阴谋论很可能会在现代信息市场上出现、传播和发展,偶尔会驱使团体和个人极端分子进行犯罪或暴力行为。”

虽然大多数人大概都是和平的,但据称一些“匿名者Q”的追随者参与了针对特朗普及其家人的恐怖威胁、在加州摧毁23000英亩土地的纵火案,以及与执法部门的武装对峙。阴谋论还蔓延到了欧洲,在德国发生了“匿名者Q”煽动的大规模谋杀案、针对手机信号基站的纵火案,以及在比利时、塞浦路斯、爱尔兰和荷兰对电信工作人员的袭击。

“匿名者Q”与20世纪80年代的撒但教恐慌有何关联?

2月,托比亚斯·R.(Tobias R.)在德国哈瑙市谋杀了10人。他在宣言中说,在美国的地下军事基地,一个性邪教正在蓬勃发展。他写道:“在其中一些人中,他们崇拜的是魔鬼本身。”……“他们虐待,折磨和杀害小孩子。”

在很多方面,“匿名者Q”现象是20世纪80年代起源于美国的撒但教虐待式敬拜(Satanic ritual abuse,简称SRA)恐慌的复兴。SRA理论相信一个由有钱有势的精英组成的全球网络正在绑架和养育儿童,以达到色情、性贩卖和撒但教献祭的目的。到1990年代初,基本上已经没有人相信SRA理论了,因为关于SRA的指控找不到事实根据。普遍性的指责是,SRA的倡导者(就像今天的“匿名者Q”倡导者一样)允许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来分散和淡化儿童性虐待的真实案例。

SRA带来的长期影响是破坏了家庭和名誉,并且也破坏了那些真正相信撒但存在之人(如基督徒)的名誉。

让SRA得以盛行的是对社会的焦虑,这也是“匿名者Q”现象的基础。杰弗里·S. 维克多(Jeffrey S. Victor)在1993年出版的《撒但教恐慌:当代传说的兴起》(Satanic Panic: The Creation of a Contemporary Legend)一书中解释说:

撒但教谣言的兴盛是群体焦虑的症状,比对一个秘密的、阴谋的绑架者和谋杀者的幻想担忧更深。这些谣言是以隐喻的形式发出的,并且借着合作得到传播,其中谈到了道德危机。这种道德危机,在人们的认知中,涉及到对美国社会道德秩序的信心丧失和对传统道德价值的迅速下降的认知。人们实质上是在说,“我们的世界正在崩溃,因为所有美好和体面的东西都受到了来自我们无法控制的邪恶力量的攻击。”

难道“匿名者Q”说的都不是真的吗?

阴谋论的一个常见的辩解是,这些“可能是真的”。但大多数人用“阴谋论”这个词指那些已经被证伪的理论(例如,“地平说”)或者没有合理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理论。

阴谋论的问题不在于它们可能是真的,而在于缺乏任何支持数据。与许多其他阴谋论一样,“匿名者Q”使用一个可信的场景——比如富人精英的性贩卖——并扭曲它,令它变成一个夸张到无法理解的情形。

例如,2008年,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因为与一名14岁女孩发生性关系而被定罪入狱,2019年7月再次被捕,罪名是组织卖淫和阴谋从事未成年人性贩卖。爱泼斯坦与众多权贵精英是朋友,包括比尔·克林顿、唐纳德·特朗普、伊丽莎白女王的儿子安德鲁王子。2002年,56岁的特朗普说:“我认识杰弗里15年了。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和他在一起很有趣。甚至有人说,他和我一样喜欢美女,而且大多是年轻美女。”《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B. 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说,在一次深入调查采访中,爱泼斯坦“声称自己对(有钱有势的)人有很多了解,其中一些可能具有破坏性或令人尴尬,包括他们所谓的性癖好和娱乐性吸毒的细节。”

不过,要核实上述事实所引发的阴谋论(例如,爱泼斯坦是被克林顿灭口等——译注)说法需要基于事实的调查,这可能既费时又成本高昂。由于大多数人既没有能力也没有付上时间的愿望去寻找这类说法的真相,所以他们采用了更简单的方法,即仅仅转贴一个匿名者发布在信誉不佳的留言板上未经核实的说法。

就像大多数其他阴谋论一样,“匿名者Q”选择性忽视那些自相矛盾的证据——如果面对这些证据就意味着必须放弃阴谋论的话。这是因为“匿名者Q”运动对保护儿童的兴趣远远不如他们对那些被他们视为政敌的人提出离谱和诽谤性说法(例如演员汤姆·汉克斯等名人因恋童癖被捕)的兴趣那么强烈。他们的兴趣不是寻找真相,而是进行误导,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实际的、已证实的儿童贩卖案件上引开。

基督徒为什么要关心这个政治邪教?

基督徒应该关心“匿名者Q”,因为它是一个已经渗入我们教会的撒但式运动。

虽然这个运动仍然是边缘化的,但很可能在你的教会或社交媒体圈子里有人已经相信了这些阴谋论,或者认为它是可信的、值得探讨的。我们应该关心这个邪教,因为许多信徒会或正在被这个运动的影响所左右。

“匿名者Q”运动经常诽谤人,雅各称之为魔鬼的行为(雅各书3:15-16)。“匿名者Q”经常贩卖谎言,耶稣说谎言都是出自撒但的。“匿名者Q”屡次说出来自撒但的谎言,分裂忠心、天真的基督徒。“匿名者Q”运动的倾向是称恶的为善,称善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赛亚书5:20)。作为撒但式运动,“匿名者Q”与基督教是不相容的。

与其因为它的边缘化而对它嗤之以鼻,不如努力保护那些会被这种谎言欺骗的人,而不是蔑视那些已经迷恋这些谎言的人,我们应该恳求他们回归信仰。对基督徒来说,现在对“匿名者Q”的恶魔影响发起反击既不太早也不太晚。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What Christians Should Know About QAnon.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美国
大选
阴谋论
匿名者Q
QAnon